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快一点 快一点 还要:男的那东西是不是很丑

电影院的欢爱h 不要,不要,求你,好痛,停下

宿朝之这样的状态又接连持续了几天,傅司言担心如果让他在这期间知道了情况, 怕是得现场给气死过去,只能耐着性子守口如瓶, 就这样看似风平浪静地熬过了这段的日子。

  直到宿朝之正式恢复了状态, 傅司言思来想去, 才把陆安生已经来过司言工作室的告诉了他。

文学

  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宿朝之明显愣了下神,被折磨得全身疲惫的状态让他连产生慌乱情绪的力气都没有了,缓缓地吁出了一口气, 疲惫又无奈:“倒是比我想象中来得快了很多。”

  有个问题在傅司言的脑海中盘踞了好几天, 这个时候终于迫不及待地开口问出:“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宿朝之沉默了片刻, 说:“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又是“到时候再说”,跟陆安生留下的那句“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简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傅司言动了动嘴角,到底还是忍不住吐槽道:“你们两个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宿朝之没再说话, 将外套往身上一批,匆匆地出了门, 直奔城公寓。

  两边的距离明明不算太远, 但是这一路却像是度过了无数个世纪, 宿朝之在心里翻来覆去地设想了无数个见面时候的情景, 也考虑了数个可以解释的说明模版, 最后在楼下的大门外定定地站了许久, 才终于迈步走了进去。

  结果最后推门而入,万万没想到的是留给他的只有一间空空如也的屋子,并没有在里面看到那个想象中的身影。

  宿朝之心头不由一跳, 有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甚至来不及换拖鞋就直接冲了进去,就这样没头没尾地在本就不大的公寓里找了几个来回之后,正觉得心情愈发发沉,终于在餐厅的桌子上发现了留下的字条。

  上面是属于陆安生很熟悉的字迹,短短一句话——出趟门,等我回来。

  宿朝之的视线久久地停留在最后的四个字上,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后,只感觉强打起来的精神又彻底地松懈了下来,才刚刚稍微缓过一点的身子再次泛起了浓烈的疲惫感,也来不及考虑饥饿的感觉,身心俱疲地走进了主卧,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宿朝之睡得很沉,迷迷糊糊间一个接一个的梦境从脑海中浮现。

  依稀间他想起了和凤凰初遇的那天,百鸟朝凤,单是一眼就惊为了天人;他想起了昔日里两人在竹林中抚琴吹箫的闲适生活;他想起了人妖大战那天决心以神驯剑时的坚定;他想起了无数轮回之后忽然间记起往昔记忆时的痛惜……最后画面一转,他看到凤凰站在他的面前,直勾勾地看着他说,黑龙,我做过的决定从来没有人可以改变,包括你。

  仿佛一盆冷水从头顶脚下,通体冰凉的感觉太过清晰刻骨,宿朝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豁然地从床上惊坐了起来。

  有阵阵冷风从敞开的窗棂漏入,从身上拂过的时候,吹得全身上下的那层薄汗愈发的生凉。

  宿朝之从梦境中惊醒之后依旧有些恍惚,定定地看着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起的天色,走神片刻后有什么从脑海中一闪而过,让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昨天晚上,他明明没有开窗。

  这样的意识下让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多想,直接从床头柜上抓过衣服往身上一批,当即推门而出。

  迎面扑来的阵阵饭香将他彻底拉回了现实。

  厨房里的那个身影来回忙碌着,一如平日里每一天所看到的那个画面。

  陆安生刚做完一碗汤,端出厨房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走廊口的那个男人,朝他微微一笑:“本来想让你多睡一会,看样子,还是吵醒你了?”

  “不,是我自己醒的。”宿朝之应着,视线却是久久地停留在陆安生的脸上。

  跟傅司言所说的完全不同,陆安生的一举一动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半点异常的样子,但也正是因为太过平常,搁在此情此景下反而让人愈发的捉摸不定。

  陆安生仿佛完全没有留意到宿朝之的探究,淡声交待道:“醒了就快去洗漱吧,饭菜马上就可以吃了。”

  宿朝之第一次发现是这样摸不透陆安生的心思,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在这件事上本就是他理亏,陆安生眼下还算平静的态度多少让他松了口气,乖乖地转身走进卫生间洗漱去了。

  今天的菜肴很丰盛,看得出来是花了一番的心思。

  坐在餐桌旁的两个人久久没有说话,实在耐不住了,宿朝之终于开始寻找话题:“这几天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安生自然无比地单独选择了那个他想回答的问题:“早上到的,发现你在睡觉,就先去买菜了。”

  说完留意到宿朝之似乎还要再问什么,语调平静地说道:“先吃饭。”

  宿朝之:“……嗯。”

  果然就算面上表现得再过自然,某个心结已经注定地在两人之间落成。

  吃完饭后,眼见陆安生又平静至极地准备去收拾碗筷,宿朝之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地伸手拦住了他,将人直接拽进了自己的怀里,直勾勾地垂眸看去:“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吗?”

  在这样的注视下,陆安生无波无澜的眸色间终于闪过了一丝涟漪。

  片刻后他忽然踮起脚尖,深深地吻上了对方的唇:“有,我很想你。”

  事后的发展如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两人的心里都烧着一团的火,所有的举动都充满了简单粗暴的意味,对于对方的眷恋和不舍将所有的情绪调动到了最高点,窗外无比明媚的阳光都无法盖住这样灼热的热情。

  忘记了是第几次的宣泄,只是到情绪经过一个点的爆发之后终于缓解了内心疯狂冲撞着的那个声音,紧紧依偎着的两人将对方用力地搂着,仿佛恨不得彻底地融入彼此的身体,永不分离。

  浓重的呼吸交缠在一起,起起伏伏地从耳边擦过,片刻后,陆安生支着发软的腰身坐了起来,轻轻地啃过宿朝之的耳垂,低语过耳:“你刚才不是想知道,这几天,我去哪了吗?”

  很轻的声音,像呓语,像叹息,却有字字清晰。

  过耳的瞬间让宿朝之心头微微一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凤凰之力从周围笼起,将他的四肢紧紧地禁锢在了床上,一动都无法多动一下。

  陆安生的凤眸微微眯起了几分,就这样居高临下地俯身可他,嘴角是没有什么温度的笑意:“没用的,你体内的所有力量都是属于我的,以你的□□凡胎,根本不可能反抗我的意愿。”

  宿朝之直勾勾地看着他,不好的预感愈发浓重:“你想做什么?”

  这样的表情里带着一丝难得的慌乱,落入陆安生的眼里,让他只觉得心头狠狠地揪了一下,不可避免地感到有些难过。他微微侧了侧头避开了宿朝之的注视,定定地看着空白的墙面,继续说道:“我这几天,又去了一趟文城山。”

  宿朝之的身子微微一震。

  陆安生反倒被这样的反应逗得一乐:“放心吧,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也想明白了很多。在以往的几百年里,是我一心想要让你复活,却是忘记了,有时候活着的那个或许才是最痛苦的。”

  活着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

  宿朝之呼吸微微一滞,陷入了彻底的沉默。

  “好在这趟的文城山之行,让我找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成全你,也能成全我。”陆安生说到这里笑了笑,视线微垂,伸手勾起宿朝之的下颌微微往上一带,被迫地让视线重新碰撞。

  他直勾勾地看着宿朝之,一字一顿地道:“黑龙,就算你不愿意独身做妖,也休想等我彻底忘记你后撒手人寰。既然两边都有自己的底线,倒不如各退一步。今天,我就在这里舍弃掉一身妖骨,陪你做这一世无病无忧的逍遥凡人。”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