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啊好快好烫我要来了小龙女:嗯啊 不要激情调教

小东西还敢说我不行 第一百零三章 旖旎的浴室

 咖啡厅密闭隔间。

  陆轻璧面对赵冲融,心情复杂,这个人给自己侄子当父亲十八年,为的就是他哥的那点血脉,结果错养了一只白眼狼,白眼狼还欺负他的亲侄子。

  他从现在的赵冲融身上,看到更多的是责任,其次是父爱。

文学

  也对,段凯那傻逼玩意儿,亲生父母才爱得起来。赵冲融再认真当爹,再满腔爱意,面对段凯的冷脸和嘲讽,慢慢地消磨到只剩下责任了。

  能扛起这份责任,不被任何人发现破绽,已经相当伟大了。

  陆轻璧磨了磨牙,不管沈渠需不需要,现实就是段凯挥霍了沈渠应有的东西。赵冲融被段凯弄得心灰意冷,还能纯粹地像当初对待段凯一样对待沈渠吗?

  人生有几个十八年?

  赵冲融见陆轻璧看着他不说话,主动开口道:“是因为小凯和沈渠的事情吧?”

  “嗯,”陆轻璧道,“我准备教训他。”

  赵冲融噎了一下,他跟段悦已经离婚了,本打算将婚内积蓄留给段凯,最近他改变主意了,如果段凯不诚心取得沈渠的谅解,那么他的财产将赠给沈渠补偿。

  不知道段凯会做出什么选择,但是赵冲融不得不承认他的无能为力,他对段凯的教育问题已经束手无策了。

  “作为他的父亲,我肯定希望有更加和平更有效的解决方式,既然你约我来——”

  “来谈谈段凯。”陆轻璧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姿态闲适,“赵工没怀疑过段凯不是你亲生儿子么?他长得跟你不像,脾气秉性天差地别。”

  赵冲融不打算说出私事,便打断他:“他是跟我不太像,也一直由段悦教导,我工作太忙,忽略了小凯的教育问题,所以责任在我。对于被小凯伤害到的沈渠同学,我很抱歉,将尽我所能补偿。”

  店员送上两杯美式,赵冲融喝了一口,皱了皱眉。

  陆轻璧:“段凯和沈渠之间的事,你知道多少?”

  赵冲融:“差不多知道。段凯做的事后果可轻可重,我不会因为沈渠侥幸只受轻伤,就偏帮小凯。”

  算你讲理,陆轻璧笑了下,拿起咖啡端在手里并不喝,好心提醒:“十八年前的西南山村,医疗条件有多简陋,相信你很清楚,段悦临时生产,还有四百五的近视,你说她第一时间看清楚儿子长什么样了?”

  赵冲融手腕一松,半杯咖啡洒了出来,他稳住手腕,惊骇地看着陆轻璧,连擦都忘记了。段悦后来做过一个近视手术,平时不戴眼镜。陆轻璧能说得这么清楚,定然是做过详尽的调查了。

  调查,那他还调查出什么了?

  陆轻璧点到即止,替赵冲融要了一条湿毛巾,然后起身离开。

  “等等!”赵冲融叫住他,“你究竟想说什么?”

  陆轻璧顶了顶后槽牙:“很明显,我想挑拨离间啊。万一呢,那段凯还怎么有资本欺负我老婆?”

  说完,不管赵冲融什么脸色,他从前台拎起给沈渠点的热奶茶,单手揣兜施施然离开。

  指尖捻着几缕赵冲融的头发,是刚才给他毛巾时趁机薅的。

  赵冲融浑然不觉,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和质询中。

  陆轻璧若非调查出了什么,不会无缘无故找他说这些。证明这个离间计非常简单,却令人心生胆怯。

  刘叔在咖啡店外等了十分钟,陆轻璧就出来了。

  “回去接沈渠正好。”陆轻璧在奶茶放好,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短信。

  -陆杨:都处理好了。

  陆轻璧回了个“嗯”。

  陆杨是专门给陆家处理一些棘手事物的负责人,办事非常利落。

  陆轻璧让他把那间医院沈渠的出生记录隐藏了起来。

  李燕和沈海当初可能在医院有认识的人,已经做过一次手脚,把沈渠的生日改后。

  陆轻璧干脆就替他们抹得干干净净。

  几日后,不出意外,赵冲融会拿到段悦和段凯无血缘的亲子鉴定。段家会开始找他们的亲生儿子。

  但是……想找一定要给他们找到吗?

  就像他跟赵冲融说的,他的目的是让段凯失去一切。而沈渠要不要拿回这一切,决定权不在段家,不在赵冲融,而在于他自己。

  陆轻璧走到教室后门,看着那个专心致志做作业的背影道:“回家了,沈渠。”

  “好。”沈渠点点头,将总复习书一合,半卷着捏在手里,便出来了。

  “这么快。”陆轻璧揶揄,“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回来?没有我做不下题?”

  沈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可以这么想。”

  陆轻璧:“那就是事实了。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学习,跟你考同一个大学,咱们搬到校外去住,双宿双栖。”

  “要点脸。”沈渠嘴上说着,心里一动,这段日子以来,他和陆轻璧同吃同住同上课,少有分别。陆轻璧连开线上会议都会在晚自习先回去两小时,然后再折返回来接他。

  沈渠习惯了形影不离,在陆轻璧每一次离开时,都下意识等待他回来接他。

  而这跟小说里不一样,他不用久等无果,打电话询问杨珂陆轻璧会不会回来吃晚饭。

  他的每一次等待都有结果,陆轻璧往往比他预想得更早出现,然后耐心地等沈渠把一题写完,或者一张卷子做完。

  某人好像在暗中弥补小说里的遗憾。

  渐渐地,沈渠就不想陆轻璧等他了,只要陆轻璧出现,他立马跟他走。

  陆轻璧站在沈渠后面看了一眼,发现他刚才在写作文,题目是榜样与丰碑,他故意撩闲:“写什么榜样呢,是不是你老公?”

  沈渠:“你是不是开会被人拍马屁了?”

  陆轻璧不服:“你身边最优秀的不是我吗?首富可是要出现在各大中小学生的议论文素材库里的。”

  沈渠忍笑:“一般议论文素材库,比较青睐于收录白手起家大起大落的传奇人物。”

  陆轻璧作为小说主角,超级富二代,事业一帆风顺,客观条件没有任何短板,光环强盛到写进议论文被教师驳斥纸醉金迷。

  “时势造英雄”的主题,倒是可以拉他出来给学渣凑字数。

  陆轻璧更适合出现在财经杂志环球人物,以及……地摊文学,八卦他的私生活。

  陆轻璧搜肠刮肚,灵光一闪:“谁说不能收录,我一首富天天被逼着钻研学术,提升学历,论证‘终身学习’,必有我一席之地。”

  沈渠被说服了,“也对。”

  陆轻璧“咳”了声,差点忘了正事:“榜样你要是不以老公例子,还能以谁啊,父亲吗?”

  “说起来,我们都没有前十八年的记忆,霍美合昨天突然从旧物堆里翻出我的作文本,里面有一篇《我的父亲》,她非说我在里面扭曲了我爸的形象,等我爸回来告状。”陆轻璧随口胡扯,“我多冤枉,你有没有写过这种作文?”

  沈渠想了下:“不记得了。”

  陆轻璧:“那你会怎么写?你希望有什么样的父亲?”

  沈渠笑了下,“如果是小学的我,可能会写——父亲是一片汪洋大海,而我是缓缓流过的小渠。我勇敢闯过高山险滩,因为海会接纳每一条河流……”

  他说着说着,声音低下来,笑道,“小时候应该会这样写吧。”

  陆轻璧眼神晦涩不明,可惜沈海名不副实,不配做这样一片大海。

  陆轻璧紧紧握住沈渠的手:“上次我爸出差不在,这周末去我家吧。”

  霍美合早就盼着陆轻璧带人回家。

  沈渠顿时紧张起来,把沈海抛之脑后:“那我要准备什么?霍阿姨喜欢什么礼物?”

  陆轻璧:“亲我一口告诉你。”

  时间还早,他们没有选择坐车,而是散步回家,保持足够的运动量。

  此时已经进了小区,景观树遮住了头顶的路灯,投下一片阴翳。

  沈渠看了下四周,飞快抬头在陆轻璧脸颊上亲了一口。

  “告诉我吧。”

  陆轻璧眯起眼睛,感受那一秒软糯的触感,他心底一片柔软,对认真的沈渠无可抵抗。

  “我妈最喜欢我,你记得把我捎上就行。”

  霍美合还喜欢翡翠,这个爱好他爸满足就行了。

  沈渠知道陆轻璧没说真话,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霍美合喜欢的东西,大概率是他现在买不起的。

  陆轻璧道:“要是嫌空手,就带上作业,给我妈表演一个现场提分。”

  沈渠:“……”他就知道白亲了。

  可他为什么还是亲了?

  ……

  赵冲融在咖啡厅坐了很久,明明还是子虚乌有,脑海里却忍不住浮现出一幕幕画面。

  末了,他站起来,僵硬地走出去。

  翌日,赵冲融回了一趟段家,本来只想在段凯房间找根他的头发,结果一进门,就发现段凯今天又没去上课。

  段凯懒洋洋地躺在花园里晒太阳,戴着墨镜盖着薄被。额头上的纱布终于拆掉,露出一道结痂的伤疤。

  赵冲融看着他,有一瞬间的心软。

  段悦捧着两杯果汁出来,“你伤口没好,不准喝酒,容易留疤。”

  段凯坐起来抱怨:“就只会要求我,也没见你们追究加害者的责任。”

  段悦没好气道:“我要是不在家我都不知道你天天晚上跑出去喝酒,身体不要了?”

  段凯:“妈,你管太多了。”

  段悦:“以后都不许跟那群人出去。”

  段凯顿时不满,他妈什么时候跟他爸一样了,居然管起他的交友来。他的交友圈被陆轻璧打掉了一半,剩下的都是真心实意的兄弟。

  但是段悦不这么认为,酒肉朋友不值得浪费时间深交,全是一群无所事事的富二代,会把段凯带得越来越废。

  段凯口不择言:“妈,你是不是离婚后生活太空虚了,报复性地管我啊,你还是再找一个吧。”

  “段凯!”段悦被气得脑门发紧,她离婚结婚都是因为段凯,居然被亲儿子这么评价。

  赵冲融过去拍拍段悦的背,示意她让开,然后一把将段凯从躺椅上拉下来,摘掉他的墨镜,扔到一旁:“今天没课?”

  段凯:“请假了。”

  “为什么请假?”

  “……呃。”段凯支吾。

  赵冲融:“去上课。”

  段凯瞪着眼睛看赵冲融,故意捂着脑袋的伤疤,但是这次段悦没有帮他说话。

  他怒气冲冲地瞪着两人一会儿,大步往外走。

  赵冲融对段悦道:“你进去休息吧。”

  段悦有些头疼,便也不管他了。

  桌上扔着段凯换下来的纱布,只留有一点血迹,赵冲融用纸巾把它包起来,叹了口气。

  两天后。

  赵冲融拿到报告的时候,冷静了三秒,便拆开了。

  段悦恰好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语气着急:“小凯两天没回家了,也不接电话,我上次是不是对他太凶了?你说他会去哪?”

  赵冲融翻开报告:“卡还在刷吗?”

  段悦顿了下:“有。”

  赵冲融目光在那一行字上面掠过,良久,道:“那你把卡停了。”

  段悦:“……小凯就是心里不服气,断他卡不得真的离家出走……”

  赵冲融:“段悦,现在找个地方坐下,打开你的邮箱。”

  “什么事啊?”段悦烦躁地点开邮箱,十秒之后炸了,声音尖锐,“怎么,你在怀疑我给你哥戴绿帽子?赵冲融,你后悔了是不是?”

  赵冲融没说话,这回过了许久,那边都没声音。

  大概十分钟后,段悦狠狠把手机砸了。

  段悦是个为自己孩子打算良多的人,为此她可以蒙上眼睛自欺欺人,但不包括段凯不是她亲生的这件事。

  召集一帮狐朋狗友,包下整个KTV两天一夜的段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贬低段颍、陆轻璧之流,说这些人霸占家产,在外人面前衣冠楚楚,精英模样,私下不知玩得多开,比如陆轻璧和那个沈渠。

  疯狂销金之后,段凯撑着酒意刷卡。

  “对不起,这张卡不能用。”

  一连刷了三张都是这样,段凯的酒醒了。

  不止他,连他的一群狐朋狗友都醒了,面面相觑。

  段凯解除手机飞行模式,看见段悦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关心他在哪,不要喝酒。

  最后一条是:“回来。”

  段凯冷笑了一声,这样就想逼他回去,做梦。

  他转向后面一群人:“谁过来刷个卡。”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