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我和合租女的双飞经历: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浪妇浓精小说 捆绑美女带强制口球

 这也意味着,不用通过什么魔法教育,也不需要什么魔法鉴定,亚拉在去法师塔之前,他的天赋已经决定了他的成就下限是初阶法师。

  在魔法时代,亚拉这种天赋者就是死在法师塔,也不会放弃成为法师的机会的。

  可是亚拉放弃了。

文学

  因为亚拉的母亲的身体不太好,需要人照顾。

  如果在魔法时代,最初几年这么熬熬也就过去了,等亚拉成为初阶法师以后,多得是地方愿意聘雇他,那时候无论成为冒险者还是小贵族家的顾问法师,都可以得到大笔的金钱,妥善照顾自己的亲人。

  但到了这个时代,不要说初阶法师,中阶法师在法师塔外都找不到工作,而法师塔内,无法成为高阶法师就没有前途可言,只能一辈子当助理领死工资,还被限制了行动自由,轻易无法离开法师塔。

  相形之下,以亚拉去过法师塔的资历,足够找到一份魔法教师的工作,钱虽然比在法师塔少了一些,但至少随时照顾到家里,也比较容易找到对象。

  亚拉在权衡之下,只好选择了放弃心心念念的法师理想。

  事实上,在这个时代,平民中拥有中下天赋的法师预备役多半如此,愿意留在法师塔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家里实在没钱或者没爹没妈对外面世界没有留恋再也不准备离开法师塔的孤儿,另一种是家里有闲钱的贵族的子弟,他们不需要工作,才会选择继续进修,拿个好看的法师资格。

  当然,要说甘心肯定是不甘心的,所以亚拉对法师还有些执念,他只好将希望转移到学生身上,希望能够培养出几个法师人才来。

  可这群臭小鬼实在是——(屏蔽)

  亚拉先生觉得自己不在教育人类,而在教育一群猴子。

  不过也确实太早了!

  即使是魔法时代,进行“魔法萌发”的年龄是十二岁——正好是冥想课开始减少的三年级——在此之前,孩童的魔法潜力不固定,连法师塔的探测水晶也无法确定天赋值。

  而且无论有没有天赋,太小的孩子的理解能力也有限,不明白魔力是什么,再加上耐力差,坐不住,更别说花一天的时间集中注意力寻找虚无缥缈的魔法元素了。

  亚拉先生只好用暴力手段,强迫这群小鬼们坐下来冥想。

  就算这样,平时的冥想课也有一半的学生在打瞌睡。

  也因此,亚拉先生对新的魔法教育试点并不看好。

  虽然新开的“魔力基站”很厉害,他作为曾经的法师预备役也心情激动,可交给他班上那群皮猴子用,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群死小鬼纯粹是将饭塞进他们嘴里了,还要哄着他们吞下去,仅仅是生活在魔力富集区域,大概作用和精灵语言课请了两个精灵当老师差不多,提高非常有限。

  所以亚拉拿到这个叫做《方块冥想法》的入门冥想办法的时候,只简单看了看。

  他觉得确实是“入门级”。

  其实冥想法的核心没有变,依然是集中注意力,将周围的魔法元素吸引过来转化为自己的魔力而已,至于将这些魔法元素拼成S字,还是拼成B字,根本没有意义,还要耗费多余的魔力。

  而且冥想时间也太短了!

  完成一次“冥想成功”连一分钟都不到,正常的冥想最少也需要半个小时才有作用。

  这群没耐心的小鬼恐怕完成一次就当作冥想结束了!

  于是亚拉先生拿出了十成的注意力来。

  他虎视眈眈的盯着学生们,就看哪个想要偷懒。

  也正如亚拉先生所担心的,一局“冥想”很快就结束了,他看着离他最近的那个孩子面前的方框绽放出烟花。

  他正准备过去提醒对方继续,却见那孩子迫不及待的点开了下一局。

  还算像话。

  亚拉先生暗中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他孩童。

  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这群一天到晚打瞌睡开小差的熊孩子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没有一个偷懒的,都专心致志的盯着眼前的小框框,甚至连班上最调皮的几个刺头都没有走神……不,他们甚至比其他孩子还认真一些!

  亚拉在旁边看着,发现他们积攒魔力的速度是班上最快的。

  这冥想法那么有用?

  竟然能降服这群小魔头?!

  亚拉在空中画出了方块冥想法的启动符文。

  他昨天只试着进行了一局,觉得没什么意义就没有继续了,这次看孩子们那么专心,他准备深究一下。

  这一深究,就是整整一节课。

  下课铃响了上课铃再响,整个教室无动于衷,连亚拉先生都沉迷在搬砖中,几乎在讲台上化身了方砖,直到下节课的怀特先生走进教室,亚拉先生才“惊醒”过来。

  亚拉先生看着怀特先生惊讶的表情,觉得很羞愧。

  “抱歉,我……”

  “哈哈哈,没关系!我昨天好奇的看了看,也沉迷了一晚上呢!”怀特先生豪爽的笑道。

  “你也?”亚拉先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可是你不是负责不是数学科目吗?”

  “数学老师就不可以冥想了?而且,这个冥想法的数学模式可是工坊主人特别推荐给我们这些数学爱好者玩的呢!”怀特先生抬起下巴道。

  其实安格尔的原话是“只有数学天才能玩”,怀特才被引诱进去的。

  亚拉先生却第一次听说:“数学模式?”

  “你没试过吗?可好玩啦!”怀特说道,并且在空中画了个符文。

  作为一个数学老师,他的起手比魔法老师还干脆,看得出玩了很多遍了。

  而在怀特的冥想法中,果然有个“数学模式”的选项,只见他熟练的打开这个模式,和普通模式类似的方块从空中落了下来,只是这些方块上都有些数字。

  亚拉看见先掉下来的是一个Z,然后是一个L。

  但怀特却没有将L塞到Z的下面,而是并列放置着,留出了一个空缺。

  亚拉作为强迫症觉得很难受:“啊,你刚刚错过了。”

  “没有,在这个模式裡,必须一串数字相加到10,才能消除。”怀特说道,这时候一个方块落下来,他眼睛一亮:“啊,来了!”

  他迅速的控制着方块落到了L的上面,按照普通模式,这样乱搭的方块并没有达成消除的条件,但这里正像是怀特说的,竖条和横条都呈现十字架的消失了。

  “怎么样,很有挑战性吧?”怀特说道。

  “啊……”

  亚拉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串数字是什么,更别说加起来了。

  他觉得在怀特先生面前,自己也是只猴子。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