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我要尿你里面不准流出来:摆动柳腰主动顶撞迎合

 第章 未发育 稚嫩 他们的樱桃 兮兮要吃肉

如今提前动手,孙期乐是希望老皇帝直接解决了楚家的。

  于是今天他和三皇子在三皇子府等消息。

  等来等去,等到了一个晴天霹雳。

文学

  老皇帝竟然下旨为长公主和楚家小儿子赐婚!

  安插的眼线记忆力好,一字不落的将赐婚圣旨复述了一遍,恨不得将长公主夸到天上去,连带着楚尧的评价都好听极了。

  “怎么会这样?”三皇子闻人钰惊疑不定,联姻之后还怎么动楚家。

  若是两人培养了感情,那岂不是更动不得了!

  可以说三皇子将老皇帝的心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知道楚家势大了,他如今压不下去就只能制衡,时间不等人,他也希望闻人西能锁住楚尧,进而牵制住楚家。

  老皇帝对此很有信心,不提别的,闻人西的美貌气质无人能出其右,除非楚尧有难言之隐,否则动心是迟早的事。

  正月十八是个好日子,刚过了元宵节,年尾巴的味道还很浓,加上赐婚的圣旨,楚家好好热闹了一次。

  原本愁眉苦脸的楚父听了楚尧半夜的诉衷肠,这会儿心里只有儿子即将得偿所愿的痛快。

  “明日陪你母亲去白龙寺上个香,我和你大哥得去营地练兵了。”楚父擦着银枪,嘱咐楚尧。

  “儿子省的。”

  雪还未化尽,城内的道路还算平坦,出了城上山的路崎岖不说还泥泞不堪,顶着头顶没什么温度的太阳,楚尧裹紧了披风。

  寺院前没什么人,该求菩萨保佑的早添了香油钱,楚家甚少过来,这次楚母来,也是为了楚尧的婚事。

  “我去和大师请教一下佛经,你自便,中午便在这用了斋饭罢。”

  “是,母亲。”楚尧目送美妇人跟着小沙弥消失在拐角。

  寺里景致布的不错,不提灵不灵,景色好也能吸引高门贵妇与小姐们来逛逛。

  楚尧打发走了跟在他身边介绍的小沙弥,寻了处安静亭子,隔着半壁假山隐隐约约能望见几枝梅花。

  枝头含苞,一点红色,在苍翠假山与未融的白雪间霎是显眼。

  静候了片刻,假山后走出来一位冰雪似的人儿。

  除了脸颊,全身只有一点脖颈露在外面,走动见披风光影摇曳,雪白狐毛簇拥在脸颊和下颌处,贵气逼人。

  矜贵的紧。

  楚尧站起来迎了几步,“楚家楚尧给长公主殿下请安。”

  “楚公子免礼。”

  虚扶楚尧的手掌修长细腻,掌心一点红,如雪中红梅,光是看着就能想象握在手里把玩的感受。

  楚尧快速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怕唐突到人。

  却不知闻人西收回袖中的手悄悄握紧了,恍惚间以为有火苗跳跃在指尖,不然怎么会有灼烧的热感?

  眼见着两人要落座,闻人西身后跟着的绿漪快速上前,在圆木凳上垫了层厚厚的垫子。

  以往的常规操作,如今当着楚尧的面做出来,闻人西莫名耳热。

  “绿漪,你先下去吧。”

  绿漪抬眼看了眼她的殿下,作了个揖告退,“是。”

  本来闻人西心里有很多打算,可是那么多的想法,都在见到楚尧的一瞬间消失了。

  眼下十分想寻个话头,本不是笨嘴拙舌的人,此刻竟不知从哪谈起。

  “殿下近来身体可好?”

  身体……

  闻人西的脸色瞬间白了,他竟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他并不是女儿身。

  他长长的睫毛垂下颤动,连肩膀都有些微抖动,楚尧以为他冷极了,想也不想便上前要拥住人。

  闻人西心里有鬼,往后躲了一下,楚尧也清醒了一些。

  “抱歉,草民以为殿下冷了,不然今天就到这里,后面有什么事情尽管写信给我。”

  “不用,私下里你不用称草民。”闻人西直白道,“我不喜欢。”

  楚尧从善如流,他刚好也不想。

  “外面冷,殿下还是早些回去。”

  “我们才说了几句话,我就这样令你不喜?”

  “殿下哪里的话,我对殿下一见倾心,做什么都甘愿。”楚尧剑眉星目,正色说起这些话时,虔诚的像是礼佛,令人很难质疑他。

  楚尧本想含蓄些,只是他的西西的表现实在是太明显了,他便也不想浪费时间,“这里风大,殿下不如随我去个避风的地方。”

  闻人西的脚不受控制的跟上了楚尧。

  “我们去哪儿?”

  “一处岩壁,很适合独处。”楚尧一直往前走,同时注意着闻人西脚下,怕他滑倒。

  小坑小坎的地方他便伸出手,握住闻人西的,几次之后,两人的手紧紧交握,再没有松开。

  闻人西看着眼前高大的背影,心里酸涩,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却是以女儿身的身份。

  楚尧停步时,闻人西没停住,光洁的额头磕在了楚尧的下巴处。

  带着水光的眼睛委屈的看着人,小巧鼻尖透着一抹红,控诉着身前的人。

  楚尧再忍不住,拉了人进岩洞,外界的风声都消失,将人裹进自己的黑色大氅,两人长长的发尾在洞外随风缠绕。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