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两根吃不下撕裂:对象早上起来吸奶

粉嫩 蜜肉紧紧夹住 好长好硬h

现在想来,事情就是和老马想的差不多了,镇海帮的帮主并没有死成。好不容易才盼来的一个希望,现在也突然之间破灭掉,老马的心头不得不说非常难受。只是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无益,老马叹了口气之后,匆匆出门准备彻底离开这条巷子。只不过他才刚刚走到屋外,突然之间看着面前伸出来一只手,他匆匆的抬头一看却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是这个中年男人。

文学

“别说话,快给我进屋!”这中年男人低声说了一句,扯着老马进屋之后碰的一声将门关上,这才像是送了几口气一般瘫软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老马低头一看顿时看到这中年男人现在已经浑身湿透,背上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是不是镇海帮的帮主没死成?”老马虽然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可是却还是有些不死心,问了句。那中年男人在地上喘好几口粗气之后,沉默了良久这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一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老马,那眼神当中竟然带着几分希冀,说道:“死是没死,不过现在已经半死不活!”“怎么会这样?要么死了要么没死,你这半死不活又是怎么回事?”老马有些大惑不解,他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这事情怎么闹成了如今这一副僵局。“我也不知道,听说他中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毒,不过好像又吃了一点解药,就是因为解药的剂量太少,所以他现在躺在床上动也动不得,只剩下一张嘴还能说话!”那中年男人脸上现出一抹疑惑,无奈的摇摇头。“这么说来的话!”老马在脑子里面回想了一下,失去了半天,终于摸着了一些眉目。如果他想的没有错的话,那除非是那个人轻吻了那女孩之后,又喝了那女人的血,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半死不活,死也没死,只是吊着一条命。“怎么,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那中年男人目光一亮,瞪大着眼睛望着老马问。“没什么,不过我倒是想问一问,刚才那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老马此时此刻觉得任何人都不能相信,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心里面到底是算的什么小九九?他时至今日也说不清楚。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世界上能相信的也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其余的人……老马这么一想,顿时语气变得更加坚定了,接着又问了一句:“你们两个又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也看到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受他要挟,只要那个人没有死,这些人就一天天的得势,把我们这一伙人欺压的没有任何尊严可言!”“所以呢?”老马突然之间就有些看不大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帮他到底有几分真心?“你别误会,我们私怨归私怨,但是老先生吩咐我做的事情我绝对不敢怠慢!”“哦,那我就再冒一次险!”老马在心里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既然那个人现在还没有完全死透,那老马何不来一个顺水推舟呢?现在那些人一定在四处找解药,一定在四处找名医,那老马岂不是就是最好的名医吗?“真的,你真的愿意再冒一次险吧,那样的话最好不过了,只要那个人一死,我发誓绝对会拥簇你成为新的帮主!”“到时候再说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陈峰,先生以后可以直接叫我老陈!”“老陈,我要你想办法把我引荐给帮主,放心,我杀人有我自己的一套办法,绝对不会露出任何蛛丝马迹让你受到牵连!”老马眯了眯眼睛,那眼睛里面闪过一抹凶光,眉头的皱纹被他拧着的眉头给扯的更加深邃。老陈点点头,说:“行,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办,你等我消息吧,不过这个地方不可以再来了,这里已经不安全,到时候我们再另找一个地方联络,或者干脆直接通过互联网联系。”“没问题!”老马说完之后转身就走,脚下生风,一眨眼睛就走出了这条巷子,随手拦了辆的士,又换乘了好几辆公交车,这才找了一家路边的小旅馆歇着。现在就看老陈的了,只要他能带来好消息,老马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让那个人死透!好消息总是来得特别早,老马第二天起床还未来得及吃早餐,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快点,现在到人民中路路口来等我,我会开车到那里去接你,今天上午已经安排好了见面时间,这一次希望你不要失手!”“行!”挂断电话,老马匆匆收拾了一番,这才仓皇出门。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老马见到郑海帮帮主的时候是在他的卧室。一张硕大的床上躺着一个只剩出气没有进气的男人,老马甚至都觉得即便是他不出手干预,恐怕这个男人也撑不过几天。不过那种都要有一定的时效性,只要身体完全熬过之后,就可以适应到时候就可以恢复生机。所以如果再等下去的话,万一这个人真的熬过去了,那到时候老马后悔莫及。“这就是你带来的医生?真的有办法可以治好我们帮主?”问话的是昨天跟在老陈后面的那个男人,他此刻满脸疑惑的围绕着老马走了一圈,咂吧咂吧嘴巴问道。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