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弓起身体迎接:绝对湿度 by可有可无

电影院里他的手指让她潮湿 吃完香肠该吃我的大香肠了吧

老王一咧嘴,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这样啊,你看你脚才刚好点,我帮你一块找吧。”“啊?这,这多不好意思,不用……”“有啥不好意思的,咱们农村人个个都是热心肠。”话虽如此,老王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他之所以要帮助赵小敏一块找耳环,其实就是为了留个好印象,想着以后能占占便宜。

文学

毕竟王福山平时在村里作为作福,没少欺负过他这些平头小老百姓。见他这样坚持,赵小敏只好作罢,两人开始在山上寻找起来。差枪走火,好不容易歇下去的火气。这时候感受到xiong口那惊人的柔软,**瞬间再次升起。尤其是王萌萌今天还穿的已经低领的T恤,老王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两团软rou在自己的xiong膛前挤压的就快变形,大片的雪白被挤出了领口,泛着丝丝的光泽。老王下面那坨再一次抬起了头。怕让王萌萌感觉到异样,老王连忙挪开一点。这小丫头发育的也太好了,再这么抱下去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萌萌,告诉师父,谁欺负你了,师父去帮你报仇!”老王说道。王萌萌摇了摇头,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锁。“丫头,我是你师父,有什么话你还不能告诉我?”老王继续说道。听了这话,王萌萌在mo了mo眼泪,哽咽地说:“师父,我觉得我好像得了很严重的病!”一听这话,老王也是紧张了起来,担忧的问道,“萌萌,告诉师父,你哪里不舒服?”王萌萌红着脸犹豫了一下,这才指了指自己的下面。“就是这儿,可痒了,难受的很。”老王顺着方向一看,王萌萌正指着自己的腿间,那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隐约可以看出来一个三角轮廓。王萌萌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似的,又开口说道,“师父,今天梅子姐教我骑自行车,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我骑上自行车一蹬一蹭的时候,下面那里就很痒很难受,而且……而且好像还有黏糊糊的东西流出来,但是,又不像师父那里的脓水……”昨天王萌萌才帮老王挤出下面的脓,今天自己下面就不对劲了,也难怪她会以为自己也是生了什么病。本来老王还担心王萌萌是哪里不舒服,听到这话倒是放松了不少,心里还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喉咙更加发gan了。这小妮子真是单纯的厉害,她这哪是什么病,看来是到来情动的年纪了。这山里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骑自行车难免一颠一颠,大腿根儿在车坐上一蹭一蹭,结果蹭出感觉了!瞧着王萌萌又怕又着急的模样,老王很想告诉她实话,可这种尴尬的话题,他又不知道要怎么跟她开口。尤其是他现在这个状态,跟王萌萌讨论那个地方,老王怕自己看着王萌萌发育完好的身段,会控制不了心里的那头恶魔。老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傻丫头解释。而王萌萌看着老王欲言又止的模样,更加着急担心了。柔软的小手抓着老王粗糙的大手,焦急地说,“师父,你快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得了很严重的病啊?”“萌萌别担心,这,这不是生病。”老王吞了吞唾沫星子,艰难的说道,他很想借这个机会跟王萌萌好好普及一下两xing的知识,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看到老王吞吞吐吐的样子,王萌萌脸上的神情更加悲伤了,“师父,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这就是生病了,而且是女孩才会有的病,梅子姐已经都跟我说了。”看着王萌萌就要哭出来了,老王哭笑不得,这傻丫头,肯定是让人给骗了。“你梅子姐怎么跟你说的?”p;看着小丫头动情又迷离的神色,老王只觉得下面就跟要炸了似的。要不是那最后一道道德伦理的底线禁锢着他,他真想将这个傻丫头吃抹gan净!“那你还要师父继续帮你治治吗?”“嗯……师父,你继续帮我治治吧!”王萌萌像是在等待享受似的闭上了眼睛。老王得到了指令,停留在那草莓图案上的大掌才缓缓动了起来,像是在揉面一般,不时揉按着草莓图案下的柔软。王萌萌不知道是不是太舒服了,原本紧紧并拢的双腿忽然微微张开了一些。这让老王的四根手指直接卡在了两腿之间!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