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仙武之坏蛋系统 小仙男:美人师尊沦陷记(np)向日葵

无力承受他的撞击h 想吃你身上那两颗樱桃动漫

而身后有大公司的, 多半已经和节目组打好关系,有专门的化妆师帮他们上妆,并且会为他们整理衣服。

  “我先出去了。”江砚在有些拥挤的化妆间里很不自在,并且有些艺人没有地方换衣服, 加上又是男生,直接脱了上衣在化妆间里换打歌服。

  一个个毫不避讳,却晃的本就弯的江砚眼睛疼, 总觉得自己是占了别人便宜的。

文学

  尚桐点头, 化妆师正在为他上唇彩, 所以他没说话,只是用鼻子发音嗯了声。

  江砚快速的闪出化妆间, 楼道里也是站满了人,江砚小心的避开脚下的包和腿,终于到了一个不算拥挤的走廊拐角。

  手机短信声响起,是节目组的导演知道江砚来了,让其跟着他们一起在工作人员席位观看选手表演。

  江砚简单回复了一句, 就收起了手机,正思索着如何走到拍摄场地,因为节目组租下的厂房,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学员日后的舞台、宿舍、练习室都在这儿,巨大且弯弯绕绕,江砚后悔没朝工作人员要一张地图。

  突然听见一道小声的叫喊声,“先生,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江砚闻声望去,才发现角落里坐着一位少年,少年褐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额前,手中摆弄着一根眼线笔,对着小镜子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看向江砚的目光中带上腼腆,“我不会画眼线,先生你能帮我吗?”

  “你可以去找化妆师或者其他人。”江砚想也没想便拒绝了,随后想要帮少年找到人。

  却在看见各自都很忙碌,自顾不暇的艺人之后,默默的在失落的少年面前蹲了下来,“我也不是太会这东西,要是没画好,你可别怪我。”

  少年见眼前这位先生愿意帮忙,展露出笑容,连忙将东西递给江砚,“不会的。”说罢少年就闭上了眼睛。

  江砚也算是看了不少人化妆的,有模有样的学着他们的手法,描来描去总算画完了两道眼线。

  “别睁眼,待会儿晕染了。”江砚阻止了想要睁开眼睛看镜子的少年,轻轻的吹气,让眼线液快些干。

  “好了,睁眼吧。”江砚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突然发现自己对化妆还是有些天赋的。

  少年瞪大眼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去换衣服了,先生。”少年抱着怀中的背包,朝走廊尽头的卫生间跑去,还不忘扭头对江砚道,“谢谢先生。”

  江砚点头示意后,转身准备寻拍摄现场的路,却一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尚桐,尚桐已经换好了衣服,妆容也很精致,有些微乱的头发能看出换衣服时的匆忙。

  “这么快。”江砚有些惊讶,走过去将尚桐滑落的头发挂在耳后,有些为难的道,“去第一现场吗?我好像有些摸不着路。”

  “江哥……”尚桐目光从跑入卫生间的少年身上移开,想说什么,最后只化为了叹息,“走吧,我知道路。”

  到了场地,江砚就和尚桐分开,和导演组坐在了一起,其中不乏一些艺人带来的经纪人或者生活助理,但大多看见江砚都得恭敬的叫一声江哥。

  对于如何拍摄和怎么拍摄江砚是不感兴趣的,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选手们一个个入场。

  最开始是选座位,而后是才艺节目表演,再由导师分班教导。

  当尚桐出场的时候,台下人响起一片惊呼,在场没有人不认识尚桐的,就连有些导师都和尚桐合作过。

  拍摄进展到了半夜,尚桐的出现无疑给大家打了兴奋剂,江砚也来了精神。

  一首原创歌曲加上舞蹈彻底击退了众人的瞌睡虫。

  尚桐的实力无疑是A班选手,江砚也看见了林哲瀚,林哲瀚虽舞蹈不如尚桐,却凭借着空灵的歌喉,也杀入了A班。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下一个出场的是何方神圣之时,一位软软的少年探出了脑袋,像小兔子般受惊的看向镜头和大家。

  “大家好,我叫苗抚,是个人练习生。”苗抚一双眼睛圆溜溜的望着大家,在导师的引导下开始了表演。

  苗抚的唱跳无疑和有专门公司系统训练过的艺人没有办法比较的,可就是他身上青涩单纯的气质是那些日复一日机械化劳作的艺人身上没有的。

  在镜头后面看给人眼前一亮,凭借着特别的感觉,苗抚卡线滑入了A班。

  在众人欢呼的时候,他还是蒙蒙愣愣的,无意间看见导演组处的江砚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对江砚招手。

  江砚为了不让其尴尬,回应了他。

  坐在尚桐身边的是林哲瀚,林哲瀚凑近道,“尚桐前辈,那位是你们公司的新练习生吗?还是江哥私下里收的?”

  “不知道。”尚桐的态度很冷漠,本就因为疲惫而冷着的脸更加冰冷,惹的那些想要上来和尚桐打招呼的艺人纷纷望而却畏。

  尚桐目光停留在江砚的身上,正在和导演组说笑的江砚准确的感受到身上的视线,回望过去后发现是尚桐,朝他弯了眼睛笑了下。

  本来还冷着脸,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小人,立马蔫巴了下去,软软的对江砚点头。

  大概到了太阳升起之时,一百位学员的才艺表演才结束,每个人都充满了疲惫,跟随工作人员的指导,拿着行李前往了所在的宿舍。

  宿舍是按照班级分类的,每间宿舍四个人,洗浴办公睡觉的地方都在一个屋子里,颇有点大学宿舍的意味。

  节目的宗旨是来到这儿,不论你是多大的咖位,在这儿都是新的学员,和大家是一样的起点。

  学员不可以学与外界联系,也不可以点外卖,只可以在食堂就餐。

  但江砚不是学员,他想着熬了一晚上,尚桐肯定饿了,当即点了包子和粥,顺带着也给其他三位室友带了些。

  敲开寝室的门,开门的是尚桐,尚桐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身上的白色短袖被水晕染开了一个个深色的印记。

  看见来的人是江砚,愣了一下,小声叫了句,“哥。”

  “从下飞机就没吃东西,就算是铁打的胃也该饿了,我点的外卖,不算你违规。”江砚举起手中的包装袋笑道。

  闻声而来的还有其他俩位室友,没想到林哲瀚和那位叫苗抚的少年和尚桐住在了一起。

  “江哥,你来给我们送东西吃啊!我都快要饿扁了。”

  林哲瀚上前不客气的接下了江砚手中的东西,赶忙放在桌子上拆开,惊叹道,“煎包哎,虽然热量很高,但辛劳了一晚上,还是可以吃些的。”

  “先生?”苗抚穿着短裤短袖,细胳膊细腿的,还以为江砚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你叫苗抚吧。”江砚伸出手道,“我叫江砚,尚桐的经纪人。”

  苗抚立马不自在的起来,有些生涩的握住了江砚的手,连忙道,“你好,你好。”

  尚桐目光从两人手上略过,“哥,一起进来吃些吧。”

  江砚倒是不太饿,因为工作人员身上总会带些小零食,他一边聊天一边也蹭吃了不少。

  于是江砚就搬着板凳坐在旁边,目光环视了寝室一圈,“四人一个宿舍,你们还有一个人呢?”

  “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就三人。”尚桐优雅的擦了嘴,只简单吃了几口便停下来了,林哲瀚也一样,吃太多碳水会浮肿,在镜头下可就不是胖这么简单了。

  就苗抚一个人还在吃,他还有些纳闷,为什么其他人不吃了,还是江砚制止了他,告诉他上镜需要控制饮食,苗抚才恍然大悟。

  少年们用完了早餐,个个都爬上床补觉去了,而江砚也要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毕竟他也跟着熬了一夜。

  就在江砚替他们收拾好食物残渣,准备离开之时,尚桐从上铺爬了下来,跟着江砚走到了门口。

  整个厂房都陷入了睡眠,安静了下来,尚桐觉得终于有和江砚独处的时间了,“哥,你也早些回去休息。”

  “我知道的,我看了行程表,下午你得去上声乐课,早点休息。”江砚拍了下尚桐的肩膀,示意他回去吧。

  自从当了经纪人,他才发现艺人的生活真的很辛苦,不停的进行枯燥乏味的训练,来增强肌肉记忆力。

  在这个明星爱豆更换加速的时代,若是止步不前,只会被后浪淹没,所以每个人都拼命的向前跑,拼命的和时间赛跑。

  江砚的房间是和工作人员在一层楼,只不过它是单独一间,回到房间的江砚快速的洗漱了一番,就爬上了床。

  有时真的不是他不想跟着艺人走,而是跟随着那些年轻的艺人的工作作息,他估计得早几年退休。

  江砚一觉睡到了下午,昏昏沉沉的爬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社交软件,看看在他睡觉的期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在整个经纪和助理团队像一个庞大的机器般,即使江砚短暂的离开它也能井然有序的运转下去。

  去食堂简单的吃了些东西,路过训练室的时候江砚停下了脚步,每个班的练习生的课程都是不一样的,江砚一路走过去,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慨。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