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必湿的小说:地铁裙子被挤掉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 妇人胯下肥美多汁

张斌一直在钱锋的公司帮忙处理一些债务和一些上不了台面的烂账,久而久之,也被钱锋视为掌中宝。“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张斌将手中的报表一甩,扔在桌子上。身边的一群人噤声,缄默不语。“就他妈知道赔钱,养你们可不是为了给老子赔钱的!”

文学

张斌勃然大怒,恶狠狠的指着眼前低头垂立的几人。“大哥……”一个小弟怯生生的走进屋内,见架势不好,不敢出声。“有屁快放!”张斌不耐烦的瞪了一眼,口中的唾沫星子几乎喷到面前人的脸上。“大哥,咱们公司刚才来人要尾款,说如果还不支付的话,就暂时取消合作,并且,还要起诉咱们,赔偿损失。”“什么?”听到这里,张斌火气更甚。“你们他妈瞅瞅,现在怎么办?啊?你说?”张斌揪住面前一个身材瘦小的手下,这个人长得鼠头鼠脑。被张斌抓住,也只能尴尬的赔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笑,笑,笑你妈个头。”张斌一脚踢出,虽然没用多少力气,但毕竟张斌足够强壮,这一脚直直的踢在腹部,那人倒飞而出,撞倒墙上,“砰”的一声,失去了意识。这一举动,吓得众人惶恐不安,连忙低下头,想要

将脑袋塞进地面的砖缝里。“你说,怎么办?”张斌随手一指,刚进来的小弟只觉得浑身一哆嗦,吓得连忙后退。“大……大哥……”“大哥,要不这样。”身边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发言,张斌扭头一看,见是郭磊,气便消了一半。郭磊是张斌的手下之一,聪慧过人,经常有一些歪点子。“郭磊,你说。”张斌喝口茶水顺了顺气,用下巴示意郭磊继续。“大哥,您前妻……那不是,还有点钱吗?”“你什么意思?”张斌眉毛一挑,斜眼看向郭磊。他说的不错,前妻肖烟云最近混的不错,估计有一点闲散的钱,张斌盘算着,自从上次之后,也过了一段时间没有找过她,也是时候给点教训。“我的意思是,咱先想个办法,问她借一借,要是能借到最好,借不到的话……”郭磊故意卖了个关子,嘿嘿一笑。“接着说下去。”张斌有些不耐烦。“就绑架她,假装劫匪,管她敲诈一笔。”郭磊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这……”张斌有些犹豫,毕竟是违法的事,就算他再不耻,几次跟肖烟云找茬,但也不至于干出这种事吧?“大哥,您听我说呀。”郭磊见到张斌犹豫不决,连忙上前游说。“您看,咱肯定是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她要是软硬不吃,那就是她先不仁,俗话说的好,先礼后兵,我又不是说让您直接绑她,再说了,谁能想到,绑架她的人就是您呢。”“有点道理。”张斌点了点头,似乎有些赞同郭磊的说法。“你们先出去吧。”张斌看着面前如死尸一般的手下,到了关键时刻,一个屁都放不出来。“把那孙子也带出去。”几个人拖着方才被张斌踢晕的男人,离开了办公室。“郭磊,你留下。”张斌思虑了一阵,组织了下语言,摆出一个虚假的笑容,然后拨通了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号码。“喂?”肖烟云疑惑的接起了电话,上面是一串陌生的号码,礼貌的问道。“您是

位?”“呦,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张斌指了指电话,郭磊会意,点了点头,示意他这语气可以。自从那晚之后,两人关系变得水火不容,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出,只能装作低声下气的说话。“我是张斌啊,怎么,肖烟云,最近生意还好做吗?”“怎么又是你?”肖烟云一听到是他,声音骤然冷淡下来,变得不耐烦和厌恶。早知道是他,肖烟云就不会接了。“没什么事,就是……最近吧,公司运转的不是很好。”张斌将腿一翘,摆在桌子上,威风凛凛的摆起了龙门阵。“你看,咱俩吧,也算是夫妻一场,我今天打给你呢,主要是想问问你近况如何。”“我近况好,你是想要借钱吧?张斌我告诉你,你妄想!”肖烟云无情的打断张斌寒暄套话的念头。“这……”突然被识破,张斌还是有些尴尬的,愣愣的看了郭磊一眼。郭磊一脸的不知所措,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被识破了。”张斌握住手机,悄悄地跟着他说道。“接下去接下去,谈谈感情。”郭磊也是急匆匆的想好对策,打感情牌和肖烟云套近乎。“烟云啊……”张斌又重新调整好语气,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虚假。“你看,分开那么久了,我也挺想你的,你说,当初要不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咱俩至于分开吗?你现在就算给我台阶下,我也知道错了,你念在旧日的感情上,帮帮我,也不枉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三番五次的来找茬,这些东西就够让人忍受不了的吧?”肖烟云觉得张斌有些不可理喻。“那还不是因为你?”张斌瞬间火了。“你的意思,就是不借了?”想着没日没夜过来催款的客户,张斌心里就一阵烦躁,表情也愈发的暴戾起来。“不借,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以肖烟云的脾气,对于张斌的威胁,丝毫不惯着。“好,好……”张斌气的将手中的钢笔狠狠扔了出去,“肖

云,你非得做这么决绝是吧?行,我告诉你肖烟云,我过不好,你也别想好过,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