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无套双飞娇嫩闺蜜和女朋友|农村支教玩学生小说肉肉多的软文(张淑芬)

临走的时候麻刘告诉老马,如果老马将来有一天出去了一定要去找他,他要好好请老马吃一顿,以谢谢老马在监狱的那段日子对他的照顾。可老马出狱以后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去找麻刘,现在如果不是张淑芬这事情,老马也是不会去找麻刘的。老马从按摩店出来之后便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便把自己的墨镜摘了,还对着出租车的后视镜精心打扮了一番。

文学

很快,老马便到了麻刘留给他的地址,城中村五道街一十五号。“咚咚咚。”老马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咚咚咚。”“谁啊?”连续敲了几次之后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才从里面响起。“麻刘兄弟在吗?是我,我是老马啊。”老马站在门口说道。一听是老马的声音,麻刘在屋子里赶紧利索的收拾了一下,打开门看见真的是老马,麻刘一下子给了老马一个大拥抱。“诶呀,马哥,你可算是出来找兄弟了,这些日子没少在监狱里受苦吧?”麻刘抱着老马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随后老马和麻刘两人便是简单寒暄了两句,随后老马便把话题切到了正题上,看着麻刘说道:“麻刘老弟,这次我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麻刘也是个爽快人,一听老马来找自己是有事情,便也恢复正经模样,说道:“马哥,当初在监狱里你没少照顾我,兄弟我说过,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需要我做什么,你就直说吧?”“那好,兄弟你这么爽快,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想让你帮我跟踪一个人。”“谁?是欠了你钱没有还吗?”由于职业习惯,麻刘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不是,那人我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和他的照片,不知道兄弟能不能帮我找到这个人?”老马说着便把张淑芬发给他的孙耀光的照片拿出来给麻刘看了一眼。麻刘看了一眼之后,面露难色,说道:“马哥,你这就有点儿为难兄弟了,你说你要是知道这个人住在哪儿或者在哪儿上班还好说,可现在就一个名字和一张照片,咱们市可是有好几百万人呢,你这让兄弟上哪儿去给你找这么个人出来啊。”“兄弟,你以前不是专门替人要账的嘛,做你们这行的肯定有你们特殊的方法,我相信你肯定能找出这人来的,你放心,这事我不会亏了你的。”说着,老马便把自己做按摩师这几个月攒下的一万多块钱放在了麻刘的面前,为了张淑芬,老马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看着老马突然拿出一摞钱放在自己面前,麻刘立马就有些不高兴了,把钱推了回去,说道:“马哥,你这就是看不起兄弟我了,你能来找我帮忙,兄弟我高兴的很,要是谈钱就真的俗气了。”麻刘对老马是真的没话说,他这人最看重的就是情义,这些还要从当初在监狱里老马救了他那一次说起,不过那些就扯远了。见老马这次是真的遇见了难处,麻刘把钱给老马推了回去,说道:“马哥,你这个忙兄弟帮定了,就算是大海捞针,只要他还在咱们市里,兄弟我一定把他给你找出来!”麻刘算是当着老马的面立下了军令状,老马这时也才算是放下了心,来之前他还一直在担心,自己虽然和麻刘在监狱里是好兄弟。但是麻刘已经出来好几年了,自己这个时候来找他能不能找到是一回事,他会不会帮自己才是关键。现在看来老马当时的在心里想的那些都是多心了。谈完正事之后,两个老熟人见面自然是免不了要喝上一两杯的,麻刘硬是留着老马在家里吃了晚饭,出去买了两斤猪头肉回来下酒。期间麻刘问过老马找那人做什么,但是老马并没有告诉麻刘,只是让他先找,等找到人了再告诉他。之后的几天老马就一直在按摩店里等消息,张淑芬那边也联系过几次,孙耀光那天晚上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只是让人给张淑芬送了一张离婚协议书。那离婚协议书上面写着的全是张淑芬的不对,说她没有带给孙耀光家的感觉,整天板着个够臭脸也不会打扮。最重要的是在张淑芬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孙耀光在离婚协议书上面是张淑芬自愿离婚,并且自愿放弃所有财产净身出户。所有的条款都把张淑芬描述成了导致这场离婚的罪人,张淑芬是又气又好笑,真当自己是傻子吗,当场就把协议书撕了个粉碎!这日,老马刚接待完了一位女性顾客,坐下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老板便又在外面招呼着老马出去接待客人。老马放下手中的茶杯,去到门口的时候,看见王丽正站在大厅里等着自己。老马一看是王丽,心里便明白了个大概,知道这王丽是来做什么,随即便捂着肚子,伸出手在空中胡乱的摸索着。说道:“哎哟喂老板,我这肚子突然疼的厉害,我得先去一趟厕所,不然得拉裤裆里了,你还是让别人接到一下顾客吧。”说着,老马的五官都快拧在了一起,两条腿也自然夹紧了屁股,像是肚子里真的在翻江倒海一般。“我说你快点儿啊老马,人家可是点名要你按摩的,钱我都收了。”老板没有理会老马的话,自顾自的在柜台上喊道。老马摸索着躲进了厕所,现在她可不想被王丽那女人缠上,现在来找自己说不定是来算账的,那天自己为了救张淑芬把她给出卖了,这要是跟着王丽出去了,万一被她找人打了可怎么办。“咚咚咚”老马刚刚躲进厕所里没几分钟,老板就不耐烦的在卫生间门口使劲儿敲门。“老马,我说你拉屎呢还是在拉金子呢,用的着这么久嘛,你赶快出来,我那儿有两片止腹泻的药,我让文文给你拿去了,你先吃了把这位顾客给我伺候好了。我今天可算是遇见富婆了,就是之前包工你的那个美女,这不刚刚一进来就拿出一千块点名要你按摩,这可是你交好运的时候呐,你这么一把年纪了要是有富婆能看上你,那可是你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麻利点儿赶快出来。”老板忍不住站在门口调侃了老马两句,他当然知道没有谁会看上一个瞎子。老马本想在厕所里多耗点儿时间,但是老板好像和老马干上了似的,非要等到老马出来跟着王丽走了才肯离开,毕竟这可是一千块钱,不能让到手的钱都飞了。老马无奈,只好从厕所里出来,把李文文拿给他的止腹泻的药揣在了兜里,在老板的牵引下重新回到了大厅。“美丽的女士,我们的金牌按摩师马师傅给你带来了,现在您可以带他走了。”老板客气的对王丽说道。老马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金牌按摩师了。“马师傅,跟我走吧!”虽然不情愿,但老马还是跟着王丽走了,临走的时候老板还不忘嘱咐一定要把王丽伺候好了,毕竟这样有一个这样大方的回头客,是谁都喜欢的。“王丽,你到底想怎么样?”老马坐上王丽的车后便有些紧张的注意着四周的环境,只要王丽一往人少的地方开,老马就抓着车门随时准备跳车。毕竟自己现在也是五十多岁的人,要是王丽真找几个人来打他,他还不一定能打得过。“老马,你别紧张呀,我找你出来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有点儿想念你的按摩了。”王丽看着老马有些紧张的神情,说道。老马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王丽没有带她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之前她们去过的那间酒店,还是同样的房间。“马师傅,进来这里面是不是感觉很熟悉啊?喏,那天你可是在那张床上弄的人家好舒服呢~”王丽关上门走到老马的身后,忽然从后面抱住老马冲着那张床努了努嘴。王丽贴上来的一瞬间,那对柔软便已经引入了老马的身体里面,这几日为了张淑芬的事情,老马几乎都没有怎么对别的女顾客动过心思。“王丽,你把我弄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就直说吧,反正我是不可能帮你去害小芬的,我劝你也不要再继续想着害别人了,那毕竟是你的闺蜜。”老马此时一脸正气的说道。“放心,自从上次过后我早就和孙耀光撇清关系了,我也知道我那样对小芬不对,所以我现在一直在求她原谅,不过我今天找你来都不是为了这些事情,我就是单纯的想找你按摩,就像那天我们俩那天一样。”说话间,王丽已经将手摸进了老马的裤裆,因为经常在按摩店工作的缘故,老马的裤子并没有皮带,就只有一根松紧带。王丽很轻松的就将手伸了进去挑逗着老马,与此同时王丽还不停的刮蹭着老马的后背。老马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那玩意儿很不争气的站了起来。“王丽,我不是那样的人,你……”“别说话,老娘我现在就想要你。”老马的话说到一半,王丽便已经来到老马身前伸出舌尖堵住老马的嘴。一瞬间老马竟有了一股触电的感觉,浑身打了个寒颤。“还说不是那样的人,我怎么感觉那里变得越来越大了呢。”王丽媚笑着蹲下了身子,将老马的裤子扒了下来,张开杏口凑了过去。“嘶~”几天没有享受过的老马,这时候被王丽突然来了这么一下,那感觉简直比冲上云霄还要爽。在王丽的连续撩拨下,老马最终还是卸下了防备被王丽拉着躺在了床上,随后不知道她从哪儿弄来了一杯冰水和一杯热水。至于要干什么老马自然是在清楚不过。“嘶~”王丽含着一口冰水凑了过来。“嘶~”不一会儿便换上了一口热水,不停的这样冷热交替着……老马早些年的时候就听说过在南方的莞城就流行着这么一种玩儿法,只是从来没有亲身尝试过。王丽现在一冷一热的弄的老马心里痒酥酥的,特别是那里的神经末梢,将无数的兴奋神经元传进了大脑皮层。“妈的,想不到王丽的功夫这么好,真是要爽死老子了。”老马喘着粗气在心里想到。在冰火的双重刺激下,老马感觉自己快要到达云端了,直接双手按在了王丽的脑袋上……“呜呜……”王丽此时嘴里还含着一些热水,又被老马这么快速的运动,只能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连续运动了几十下之后,老马的一声低吼,火山完全爆发。王丽来不及躲开,最终只能全部收下。老马发泄完了之后便松开了王丽,瘫软在床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嗯哼~”见老马松开了自己,王丽不但没有离开去处理一下,反而眼神迷离的看着老马,随后坐在了老马的胸口上,让那旖旎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刚刚发泄过一次的老马这时候已经清醒了很多,看着王丽现在这样子,老马不禁心里起了疑惑。和王丽好过几次,也没见王丽像现在这样,即使是喝下了药之后,王丽也没有这样,只想要老马尽快要她而已。可今天的王丽却一反常态,似乎一心只想要自己舒服,却一点儿也不想让自己要她的意思。“亲爱的,现在你的面前有个可爱的东西,你要不要试试亲吻一下。”王丽指着自己那里对老马淫笑道。老马吞咽了一下口水,虽然刚刚才发泄过一次,可男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特别是当一些特殊的东西在眼前晃荡不停的刺激着自己的时候。老马被这么一挑逗,刚刚想的那些便全被忘在了脑后,伸出舌头便怼了上去。“啊~”一股湿热紧接着涌进了老马的嘴里。很快,两人便又交织了在一起,不过这一次老马比起之前更加的主动,直接把王丽推倒在了床上,从后面狠狠的……“啊~啊~老马用力~”王丽丝毫不掩饰自己此时内心的情绪,这呻吟无疑是最好的催情的药剂,老马顿时也感觉干劲儿十足。一个多小时候两人双双达到了顶点,身下的被子早已经布满了战斗遗留的痕迹。连续战斗过后的老马累的瘫倒在了床上,毕竟自己年岁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王丽这妮子又是个十足的骚货,这一个小时可算是把老马折磨了够,几乎是把所有的招式都给用上了。“老马,我现在求你一件事情好不好?”王丽躺在老马身旁轻轻抚摸着老马胸膛说道。“说吧,什么事儿。”经过两次激战之后,老马此时也对放下了一些戒心。“你能不能帮我去求求小芬,让她不要生我的气了,以后我和她还是好闺蜜。”“什么,你让我去帮你求情?”“嗯,还有你们那天拍下来的视频也让她拿出来删了好不好,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以后只要你有需要了,我可以随时来伺候你,我的技术你刚刚肯定体会到了吧。”王丽说着又一次摸上了老马那里。老马想不通王丽这是什么操作,想要张淑芬的原谅那就得自己去给她认错道歉啊,现在让他去算怎么回事,难不成这王丽又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算计着她们俩?老马心里如是想着,但是脸上却未做任何表现。“你要是真想让小芬原谅你的话,我一个外人也说不上什么话,不过你可以将功补过,你告诉我她老公是干什么的,在哪儿上班,说不定你和小芬的关系还有的救。”老马趁机向王丽打听了孙耀光的去处,毕竟孙耀光能找她来搜集张淑芬的出轨证据,他们之间肯定是有联系的。王丽一听这话,一下子便把老马给推开了,似乎有些生气似的说道:“你不要提他,他利用我来陷害小芬,害的我们姐妹俩现在关系变成这样,我恨死他了,已经和他断绝了一切联系,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了。”王丽这话听起来不像是假的,出乎了老马的意料,这几天王丽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居然性情会如此大变。老马张口想问,不过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先不说王丽和他的关系还没有熟络到这个地步,而且他也不想帮这个忙,所以犯不着操那份心。当即冷了声音摇摇头说:“我倒是想要帮忙,不过我和小芬也不是很熟,她不过是来我这里按摩了几次,我哪说得上话。”老马摸索着起身慢腾腾的穿起衣服来。“你干嘛?”王丽看见老马起身想走,心里有些慌乱,伸手一拉扯住了老马。“你松手,你扯着我我怎么去找人?”老马表面上这样说,心里却打定了主意不会去找张淑芬说这事,这种事情谁说谁是傻瓜。王丽一听他会去找人,转怒为笑,站起身也不嫌弃老马脸上的褶子,激动的抱着他亲了一口。老马不想多呆,匆匆的赶了回去,刚上楼就正巧看到李文文穿着一套连体衣低着脑袋在门口来回的踱步,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他摸摸搜搜的过去,故意朝着李文文身上撞去,随后脚下一个不稳,双手搭在李文文的胸前倒了下去,将李文文压在身下。老马的脸正好埋进李文文的饱满上,一眼看去就是平坦的小腹,再往下看,老马差一点流出来鼻血。李文文竟然是没穿内衣,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那里的美景。“师傅,师傅,你,你没事吧,真对不起,我没看见你来。”李文文看着身上的老马,加上老马呼出的灼热气体一浪浪的喷在胸口上面,身子竟然一软使不上力气。这一幕老马看的真切,刚刚才消停一会的宝贝又开始变得不老实。他挣扎着从李文文的胸前爬起来,哎呦一声重新倒了下去,那大东西刚刚好的碰在了李文文的那里。隔着薄薄的布料,李文文感觉到那里有一团硕大的火热灼得她微微颤了颤,瞬间就有了反应,连同着老马的裤子也湿了一小块。“哎哟!我,我脚伤了,文文,对不起啊,我爬不起来了。”老马故意用一个可怜兮兮的声音颤抖着说了一句,像是挺害怕一样。“没,没事,我来帮你。”李文文本来有些恼火,可一想到老马是个瞎子,这件事情纯属意外,也就没有责怪的意思,勉强挪动着身子从老马的身下出来,转身去扶地上的老马。老马被李文文搀扶着,一步步朝按摩房走去。进了房间,李文文细心的蹲下身帮老马检查脚伤。“师傅,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找一点药来。”李文文说话间完全没有注意到老马的一双眼睛正从上往下直勾勾的盯着她。“不用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我教你一个缓解疼痛的按摩手法,可以增加你顾客的粘性,保准找了你就不会想要别人了。”“真的吗?”李文文刚刚在门口就是为了找老马练习一下按摩手法的,这会听说有新东西可以学自然是喜出望外的。“当然了,不过你得先让我看一下你现在熟练到什么地步了,我也好根据实际情况指点。”老马三下两下脱得只剩下裤衩往按摩椅上一躺。李文文刚要答应,就被老马那伟岸的地方刺激的说不出话来。她今早上没来得及穿内衣,加上刚刚被刺激的有了反应,现在只觉得布料卡在了那里面,一走动就勒一下,那一阵阵酥麻麻的触感让李文文双手都有些没有力气。“文文,你可要专心一点,按摩的时候没有力气可不行的!要这样!”老马捉住李文文纤滑细嫩的往下按去,正好擦过老马那里。“我,我……”李文文没有想到老马的那个地方竟然那么硕大坚硬,脑子里面竟然幻想那个东西放进去的场面。啊,不行,太大了,会被撑破的!李文文甩甩脑袋,可是还是忍不住的盯着老马那个地方看。她一只手忍不住伸向自己的双腿间……“恩,哼……”李文文手底下的动作越来越大,捂着嘴再也忍不住叫了一声。老马浑身已经燥热不堪,听到那一声音更是恨不能马上就可以将她扑倒。可是李文文没有暗示,老马怕闹出事情来,只好转念说道:“文文,有的时候你也会接待女性顾客,对待女性顾客其实也有一种特殊手法的,要不然我现在教你?”“啊!好,好呀。”李文文眼看就要达到巅峰,但是看到老马起身,只能抽回手无奈的躺在了按摩椅上。“好,我现在就要开始了,你可以闭上眼睛。”老马摸摸搜搜的沿着李文文的小腿一路往上,轻轻的将手搭在李文文那处边缘,轻轻的按了起来,时不时的划过那里,轻轻的揉搓。顿时一阵阵的酥麻感让李文文那里一阵痒痒,身子也忍不住弓起。虽然她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可是平日子也看过小电影,自己也用手试过,现在被老马一按,底下瞬间有了反应,顺着老马的手腕……“师傅,我,我……”李文文难堪的很,一张脸羞得通红,支支吾吾的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没事,这都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不丢人。”老马这样说着,一双眼睛早已经看的通红,喉咙发干,牵过李文文的手再次放在了自己那里。李文文躺在按摩椅上,沉醉在老马的特殊手法中,那感觉像是在云霄飞着。她呼吸急促,浑身燥热,双眼迷离的看着那里,结合上次老马教她的手法,双手也动了起来。两个人的声音压抑着,却在这片不大的空间里面回荡开来,老马看着那一片旖旎,有种冲进去的冲动……老马刚有想法,外面就响起几声急促的叫唤。“文文,文文。”李文文顿时清醒过来,一个激灵从按摩椅子上爬起,慌乱的穿好了衣服。天啊,刚刚是怎么回事?自己差一点就沦陷了,李文文懊恼不已,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感觉这辈子的脸都被丢光了。可是当她抬头见到老马把那里收回裤子里面的时候,却又莫名的有了一丝失落。随着喊声越来越近,老马慌乱中拉开门将已经整理好的李文文推了出去,自己猫腰蹲在按摩台下翻找起来。门打开,老板站在门边疑惑的打量了屋内一眼,惊讶的问李文文:“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我……”李文文张口却不知道要怎么说,正发愁,老马从按摩台下钻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卷卫生纸。“可算是找到了,我眼睛看不到,也记不得具体的位置了,摸了好一会,文文哪,是不是耽误了好久了啊!”老马双手在空中乱挥,摸着墙走到门边将手里的卫生纸举起来。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