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用手指在里面扣到求饶|长途汽车撕下内裤小雪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黑牡丹)

在黑牡丹车上的时候,老马心里紧张的厉害,接连拨了十几通电话,却发现那电话根本就没人接听。信息发了一个一个,还是没有人。这一次老马的担心变得前所未有的厉害,一颗心就像是悬在半空当中,心惊肉跳的很。黑牡丹的车子路上开的飞快,她和老马并排坐着,所以老马的这些小举动她全部都看在眼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之间就有些可怜起老马,一双手竟然无意识的朝着他伸了过去,轻轻的覆在他手上面。老马的手上突然之间多了一双手,不由得心里面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力挣脱,有些仓皇不安的看着窗外。

文学

黑牡丹对他的心思他一直都知道,但是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老马不能得罪黑牡丹,可也不想就这么让黑牡丹得逞。“行了行了,不要再矫情了!我刚才只不过是可怜你,所以才想安慰你几句,你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黑牡丹语气冰冷的说了声,突然之间就喊了一声停下。那车子顿时由于震惯性往前晃了晃,老马不小心往前栽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却突然之间瞥到在外面的高塔上面似乎有一个人。那高塔大概有十几米,但是从这个地方看上去的话,却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那高塔上面的人是个女人,而且还穿着裙子。那抹熟悉的身影让老马突然之间就觉得有些难受不已。站在高塔上面的人,的确就是张淑芬。看样子这回黑牡丹说的没错了,那张淑芳真的很有可能已经被张绍成别逼到了绝处,要不是现在来的及时的话,老马根本就想象不到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老马在第一时间冲下车,直接朝着那个高台跑去。黑牡丹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也直接冲了过去,几个人全部都朝着那个高台跑。眼见着就要到跟前了,马车突然之间瞥见对面有一群人直接朝这边跑了过来。虽然隔的距离比较远,可是老马还是看清楚了,对面走过来的那个人就是张绍成。不好了,对面的人距离高塔比较近,他们从这里跑过去的话时间上来不及。老马一想到这里一颗心顿时提心吊胆,几乎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直接狂奔而去,手脚并用的顺着那高塔往上爬。这高塔是一个铁制的架子,从这底下往上爬的话,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但好在老马全身的肌肉发达再往上攀爬的时候,虽然比别人慢了一拍,可也没有落下多少。可以下,张绍成的人却已经到了高台上面了。老马一咬牙,双腿一蹬,深吸了一口气往上爬。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老马和对面的那个人同时到了高台之上,眼下张淑芬的身影就在距离他们不到5米远的高台架子边。“淑芬!”老马动情的喊了一声,匆匆的爬起来朝着张淑芬那里跑过去。只不过对面的那个人这时候也急匆匆的爬了起来,紧紧的跟在老马身后往前冲。眼见着就要到张淑芬跟前,老马的后腿突然之间就被人拖了一下,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后面的人超过了老马,直接朝着张淑芬那边狂追而去。老马爬起身,眼见着这个人已经快要追上张淑芬了,可是没想到诡异的一幕竟然发生了。那张淑芬的时候突然之间生出来黑色的翅膀,紧接着张淑芬的双手轻轻一扬间,她竟然就像小鸟一样的滑行了出去。张淑芬就那样消失在夜色里面,像一只小鸟一样。老马爬起身就那样看着张淑芬突然消失了,他有些呆滞,不明所以,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张淑芬的确是脱险了。直到他旁边的那些人大声哄了起来,老马这才突然之间翻然省悟,张淑芬已经妥协了,他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呆下去。老马转身,想要离开,那后面却突然之间传来一声喝问:“不知道马师傅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马师傅是来这里看风景的?你到底和张淑芬什么关系?”张绍成这时候已经从高塔下面爬了上来,此刻已经将老马堵住,他旁边的那些人也全部都围了过来。老马没有想到自己过来救人,却反倒是成了别人眼中的肉中刺,这下可好,人没有救成,反道自己是要落入别人的圈套里面了。这黑牡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是要帮我还是害我?老马嘀咕了一声,站起身来,笑着朝着张绍成走过去:“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张先生在这里啊,不知道张先生来这里有什么事情?我来这里就是和一个朋友约会,可是这个朋友竟然走了!你刚刚也看到了,那个人像是鸟儿一样的飞走了!”“我问你和张淑芬到底什么关系?”张绍成的脸色一沉,带着身后的人急匆匆的跑到老马跟前,脸色十分凝重的质问。“张先生说笑了,什么张淑芬?”老马疑惑的看了看刚刚张淑芬飞下去的地方,突然之间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这里的风太大了,要是在这里再呆着的话,恐怕会被吹出感冒来!”老马匆匆转身就要走,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却突然之间给抓住了手腕。张绍成身后的一个保镖此刻正站在他身后,他的手十分宽大,手上的力气很足,几乎要将老马实施的拽紧。他这一回要是想走的话根本就没法走,只好微微的笑了笑,尴尬的站在原地。“我说马先生,还是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愿意跟我走一趟,我这里有张30万的金卡就给你了!”张绍成笑得开心,可是那一双眼睛里面却透着森寒。这回不行!这一趟是绝对不能去了,这一去的话,恐怕想要再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可是眼下对方人多势众,黑牡丹的人却还不知道到底在哪里,老马一个人想要逃生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办到。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的厉害,恨不得自己也像是张淑芬一样生了一对翅膀可以直接飞离开。“你们几个把马先生给我带回去,他现在也累了,他现在恐怕是走不动了,你们几个把他给我背下去!”张绍成冷冷哼一声,脸上的神色却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了。他手底下面的人顿时将老马围困住,将他五花大绑,硬生生的将他扛了起来……老马就那样笔直的站着,也不管这些人怎么样弄,他就一直都笔直的站着,这些人扛着他从高台上面下去的时候几乎不稳,好几次都差一点掉下来。不过老马此时此刻已经心灰意冷,所以根本就管不到那么多,只是闭着眼睛。就在他以为这一次快要死定了的时候,突然之间黑牡丹的声音却直接传了过来。“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竟然把我的人给绑起来了!”黑牡丹的声音清亮,像是夜空当中突然之间闪过来的一道惊雷。张绍成以及他手里下面的人顿时间全部都停了下来,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人都停了下来。“哟,我说原来是谁呢?原来是您大驾光临啊!阿呸,怎么用大家光临这个词啊?这里也不是我的地盘对不对?”张绍成突然之间哈哈的大笑起来,他冷哼了一声招呼手下说道:“你们说嫂子要我们做事情,我们该不该听他的?”张绍成手底下的人不敢说话,倒是黑牡丹却哈哈的大笑起来。“真是没有想到,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着把我的人绑了,难道还想请我去吃饭吗?你现在马上放人,你要是今天不放人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黑牡丹的语气阴森冷冷的说完之后,就连老马也感觉到旁边一阵阵阴森的感觉。顿时两边的人有些僵持不下,黑牡丹,吓了一声冷喝道:“去,把马师傅给我请过来,今天晚上我可还要他给我按摩!”黑牡丹的话一出,他手里下面的人顿时全部朝着张绍成他们围困过来。这些人全部将他们围困起来之后,那么此时此刻站在中间,他站在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黑牡丹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来。顿时两边的人开始交手,老马站在那里只觉得全身疼的厉害。这些人交手的时候一个个的撞击,都快要把老马的身体给直接撞散了。就在老马有些六神无主的时候,他突然之间感觉到有一只手,一支光滑细嫩的女人的手,突然之间就在他的身后滑了一下,将他身上的绳子弄开,紧接着拉着他的手便开始奔跑。老马一抬头,这才看见这人竟然是黑牡丹。“你不是说带我来救张淑芬吗?怎么现在反倒成了你救我。”老马有些生气用力一甩,直接从黑牡丹的手中挣脱开来。去不了,黑牡丹直接转生,一巴掌抽了过来。顿时,老马只觉得脸上一疼,耳朵嗡嗡作响,再抬头去看的时候,就发现黑牡丹的脸色阴沉得厉害。“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还不走,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走了!”黑牡丹翻了翻白眼,伸手扯住老马的胳膊,几乎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狂奔。不知道为什么,老马跟在黑牡丹身后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脚步轻飘飘的,好像突然之间回到了从前。他记得年轻的时候就曾经和人这样奔跑过,只不过那事到底是什么时候呢?老马恐怕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终于停了下来,黑牡丹终于在一辆车旁停下来,然后麻利的钻进车里。她的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老太太能做出来的事情。老马上车端坐在后座上,他抬起头来轻轻瞥了一眼,却突然之间发现在黑牡丹的耳后跟竟然有一块皮肤微微的皱了起来。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马的心头不由得开始狂跳起来,他突然之间就想起了从前师傅和他说过的假面之术。这黑牡丹不简单,她的脸上明明是带了一张面皮,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老马重重地吸了口气,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果然没错,那些皮肤虽然贴合的完美无缺,可是刚才不知道是谁在她的脸上刮了一下还是怎么样,那块皮肤微微的皱了起来。可是老马虽然知道了这一切,此时此刻心绪却变得更加凝重起来了。眼下如果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的话,黑牡丹一定会和他反目,到时候会杀人灭口也说不定。不行!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岔子。老马闭上眼睛,装作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一切,只是心里面却盘算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黑牡丹的车技也很好,车速飞快,一个眨眼之间,那车子竟然已经飞出去了老远。老马最终还是忍不住,微微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却突然之间看到后视镜当中的黑牡丹诡异的笑了一下。这一笑十分恐怖,就给老马看了也觉得心里面有些难受。这黑牡丹开着车子载着老马行了大概有20多分钟之后,突然之间嗤的一声停了下来。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