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教官好长又粗又硬h拿黄瓜自慰h污文(苏倩)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文学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

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

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

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

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

“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苏倩一愣,瞥了一眼许文,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许文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苏倩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倩倩,你和阿杰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许文问道。

苏倩反应过来,“现在还年轻,先挣钱,以后再生也不迟。”

“该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许文故意道。

苏倩脸一红,还真被表叔说准了,每次两三分钟,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许文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叔,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许文。

在渴望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咙干涩的说了句。

“倩倩,我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可到了这一步,苏倩反而犹豫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一阵开门声响起。

苏倩大惊失色,嘱咐许文自己穿衣服,然后跑到了厨房。

许文有些失落,关键时刻表侄子回来了,不过转念一想,从今天表侄媳妇儿的反应来看,以后有的是机会。

想着,他就打算出去,可刚走出来,就听见厨房传来苏倩娇滴滴的声音。

“别弄人家了,表叔还在呢,要弄也回房间弄啊。”

吴杰轻声笑道:“没关系,咱们动静小点,反正表叔也看不见。”

听到这话,许文激动了。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摸索着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

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厨房里面,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故意对着那边喊了一声。

“阿杰回来了吧,过来陪叔吹吹牛。”

吴杰此刻刚好把苏倩的裙摆撩到腰部,嘿笑一声,“表叔,我在帮倩倩做饭呢,等会儿就陪您哈。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