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晚上在飞机上亲个够:要不要直接跟女朋友说我想她呢

寂静的空气在四人间弥漫开来。

  雷达看看江易行,又低头看看题目,尬笑了两声:“这题目……有点意思哈。”

  林谦树的脑海里此刻是一堆又一堆重复的文字飞舞着:江易行,解开了,这道题。

  要解出这道题,不但需要对函数知识有一个系统性的全面了解,还需要有灵活的思路。林谦树和官鸣都败在了后者上,谁曾想在场四人里最有思路的人居然是江易行。

  江易行见林谦树和官鸣依旧没有动作,不耐烦地再次拿起笔,在公式底下写了几行解题过程。他把笔重新还给林谦树:“现在总该会做了吧?”

  林谦树机械麻木地接过笔,像是传递荣誉证书一样传给了官鸣。

文学

  官鸣接过笔,深深地望了江易行一眼,埋头做起了题。

  竞赛教室里变得很安静,只有官鸣手中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

  有了江易行的图和前几步打底,官鸣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就把题解出来了。他把答案誊到书上,翻了一下过程略的参考答案,最终结果是正确的。

  看到官鸣合上书,雷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松了一口气。他赶紧出来打圆场:“走了走了,吃饭去了。”

  官鸣点点头,垂眸收拾好东西,别别扭扭地跟在三人身后离开了竞赛教室。

  解题花费的时间太久,四人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已是暮色四合,食堂已经打开紫外线灯开始消毒了。林谦树想了想,对三个学生道:“走吧,我请你们去外面吃。”

  四人去了学校拐角的炒面店,一人点了一盘炒面做晚饭。林谦树一边吃一边观察江易行,感觉弟弟身上实在是有太多的谜团。

  被如此强烈的视线关注着,江易行也不是没感受到。

  俗话说,只有魔法才能战胜魔法。于是江易行干脆放下筷子,冷着脸回望林谦树。

  两个人坐在炒面馆里面对面看着彼此,这样的场景奇怪程度是反射弧长如雷达也觉得异常的。他小心翼翼地问两人:“林哥、江哥……你俩有什么话想说吗?”

  林谦树迟疑道:“你……之前数学不好是装出来的吗?”

  一直埋头吃面的官鸣突然冷笑一声:“初二就会用海伦公式的初中生能有几个?”

  海伦公式是古希腊数学家海伦提出的一个能够计算三角形面积的公式,很强很有用,但不在初中的数学课本里。

  雷达摸了摸脑袋,小声问江易行:“江哥,海伦公式是海伦凯勒发明的吗?”

  短短一句话槽多无口,江易行瞥了雷达一眼,抬手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多读书。”

  给完脑瓜崩,江易行又看向官鸣,眉头蹙起:“你好像一直都对我很有意见,为什么?”

  听到江易行的问题,雷达和林谦树脑海中不约而同地刷过同一条弹幕:“你终于发现了!”

  “为什么?”官鸣也跟着皱起眉头,“你不知道吗?”

  看着江易行不解的眼神,官鸣透过他,好像能看到了很久之前的事。

  “从初二的时候开始说吧……”官鸣说。

  那是官鸣还在读初二的某个午休。午休之前,数学老师下发了晚上的练习作业,从小喜欢数学的他一拿到卷子就迫不及待地做了起来。他做得很快,毫无阻滞地就从第一题做到了最后一题。然而就是最后一题绊住了他的脚步,他苦思冥想了许久都得不到答案。

  那是一道求三角形面积的复杂几何题,官鸣一闭上眼睛就仿佛能感到无数个三角形绕着自己打转。

  那是闷热的午后,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都趴在桌子上睡熟了,窗外的蝉鸣混着教室顶上喧响的吊扇声,想不出答案的烦躁随着声音被无限放大,官鸣只能站起身去外面透透气。

  走到门边上的时候,官鸣的视线无意间朝门口的座位上一瞥,向前的脚步不由一滞。

  ——他看到靠窗的那个座位上,趴着的少年笔尖停在自己想不出的那道题旁边。少年的手边有一本打了没几页的草稿,此刻草稿纸上写着一串官鸣从前没见过的公式,一个数字写在公式下面,被用笔在外画了个圆圈。

  趴着的少年是江易行,一个官鸣从前印象中必要绕道而行的学生。但此时此刻的江易行趴在自己的课桌上安静地睡着了,看起来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

  鬼使神差的,官鸣记住了少年写在草稿上的公式。他悄无声息地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尝试着用这个公式代入题目中进行计算。

  几分钟后,看着满满一页演算过程后得出的与江易行一样的答案,一股复杂的情绪自官鸣心底缓缓升腾而起。

  晚上官鸣回家请教了家教,家教告诉他那是一个不属于课本上的求面积公式,超纲却好用。

  “这个公式是谁告诉你的?”家教感兴趣地问官鸣。

  官鸣脑海中无端浮现了少年清隽的背影。他含混道:“一个同学。”

  “哦,那你这个同学一定很擅长数学。”家教说。

  才不是呢。官鸣想,每一次数学老师表扬的名单里,江易行都不在其列,他大概只拿了很平庸的分数。

  那天的那道题最后班里只有官鸣一个人做对了,隔日数学老师在教室里大力表扬官鸣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去看江易行。

  江易行正托着腮隔窗看一只落在走廊里的麻雀,对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大发脾气毫不在意。

  官鸣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心底微微泛起了一层涟漪。

  他在想什么呢?官鸣不知道。

  自那天起,官鸣不由自主地开始在意起了江易行的一举一动,他把这种在意归咎为对找到数学同好的喜悦。他想能和江易行一起愉快地讨论三角形面积的三种求解方式。

  然而江易行依旧维持着来去如风的校霸做派,尽管没见他在学校里打架,但他身上隔三差五会添一些伤痕,并且冷冷的不好接近,学校里的所有人都传言他每天放了学便约一帮职高的学生在学校后面的花园里大战三百回合,一直打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那天写出海伦公式的睿智宛如昙花一现,甚至连官鸣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海伦托梦给自己解出来的题。

  于是那天午休,官鸣来了个故伎重演,再一次在江易行的草稿纸上看到了孤零零的压轴题正确答案。有一就有二,他接二连三地又撞见了好多次。

  ——江易行似乎跟数学练习卷有仇,明明哪道题都会做,偏偏要选择性地改出几个错误答案来。

  这个人,明明数学好得不行,却恶趣味地把自己的分数控制在平庸的水平线上。

  作为一个热爱数学的少年,官鸣因江易行这种玩弄数学的态度深深地愤怒了。

  这种愤怒在江易知到他们学校开精英学子报告会之后到达了顶峰——哥哥是那么优秀的数学系高材生,弟弟怎么就是这样个恃才傲物的混蛋?

  那天之后,官鸣单方面宣布和江易行成为了敌人。

  一直到今天。

  听着官鸣断断续续地讲述自己的回忆录,雷达的表情已经从一开始的地铁老头看手机演变成了瞪着眼睛张大嘴,满脸都写着“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就是这样。”官鸣徐徐吐了口气,再一次瞪了江易行一眼。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