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老婆3人行小黄安|呃 啊 胎头 出来了痛 用力我和理发店少妇作爱

 叶燃眼光向来不错,几年前的裙子放在现在看也毫不过时。酒红色的吊带短裙,绸缎光滑,既显身段又显肤白。这些年弄月的身材保持得不错,裙子穿上去依旧合身,她看着镜子,突然想起唐嘉莉说的话。

  廖岐杉。

  可能吗?弄月不知道。

  廖岐杉不仅是她的上司,还是她的学长,他大了她几届,她入学那年他刚好毕业。好巧不巧错开了四年时间,是以认识之后廖岐杉并不清楚她与叶燃那段全校皆知的感情史,一直以来,他都当她是一名普通校友在照顾。

文学

  隔着一层校友关系,弄月从没因为廖岐杉对自己的格外关照起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只是最近流言愈演愈烈,她再问心无愧也得忖度着拉开和廖岐杉之间的距离,这顿饭就是一个契机。

  ……虽然有点贵。

  弄月忍下查看账户余额的冲动,拦车前往潮海路。六七点的周五,路上堵车,她赶到时迟了两分钟。

  廖岐杉已经到了。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

  廖岐杉露出善解人意的笑:“没事,你也不算迟到。”

  弄月微怔,隐隐觉出今晚的廖岐杉与平常细微的不同。他打了领结,换了手表,上了袖扣,便是发型,也梳得一丝不苟。相比之下,穿着几年前的旧裙子、只涂了唇釉的自己,显得有些失礼。

  “裙子很漂亮。”

  “嗯?谢谢。”弄月回神,笑了笑,“学长今天也很帅。”

  弄月入座,俩人就着工作聊开了话题,抛开着装上的正式,和在公司食堂就餐时的相处状态别无二致。

  主菜上桌之后,正巧聊到工作压力,廖岐杉适时关心道:“这几天我看你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心不在焉?有吗?”弄月自己都没发现,“学长,你该不会是套我话吧。”

  “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就是注意到你这两天总是在发呆,状态看着好像不太好。”

  发呆……

  弄月随便一想就想到了原因,不愿多谈,她笑,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如果可以,我不介意学长你给我放个带薪假调整一下状态。”

  “你知道最近部里缺人。”廖岐杉点到为止。

  弄月做了个苦脸,擦擦嘴,“我去个洗手间。”

  “好。”

  卫生间里弥漫一股清爽的皂香,弄月对着镜子理了理裙子,一阵恍惚,又忆起过往。

  那年圣诞晚会,她第一次穿上这条裙子,上台作了两分钟的表演嘉宾。

  下台后,叶燃沉着一张脸拉她出了学校。

  西大附近最不缺的就是宾馆。但叶燃还是拉着她去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付钱时她心疼得要命,恨不得替他垫付。

  可她没有,因为叶燃会生气。

  在一起之后,叶燃就没有让她出过一分钱,在这件事上,他出奇的执拗。

  那天晚上,叶燃一反往常的热情,如果不是她及时拦下,说不定他真能徒手撕烂她身上这条裙子。

  但与他这股蛮力相悖的,却是他进入她时的温柔。

  弄月的第一次一点也不疼,只有满足和愉悦。她从未与叶燃这般亲近过,她享受于此,恨不得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晚。

  不过很快,她就后悔了。

  因为叶燃精力太过旺盛,她根本拼不过,折腾到最后只有讨饶的份。

  直到后半夜战事停歇,弄月才慢慢回过味来,比起热情,叶燃更多的情绪是生气。

  “以后不许再穿这条裙子。”

  他说这句话时特别强硬,不再是那副冷漠清高的模样,弄月连连点头说好,莫名喜欢这样生动的他。

  可要说他为什么生气,她却没有了多余的心思去追究原因。

  因为她真的太累了。

 弄月回到座位,面前多了一杯浅黄色的起泡酒。

  和廖岐杉道了声谢,见他笑如春风,双手交握,一副有话要说的架势,最开始的那种奇怪感受又卷土重来,弄月蹙眉,突然有些害怕接下来他要对自己说的话,她急急开口:“其实,这个地方我来过。”

  廖岐杉酝酿了几分钟的情绪被打断,他一僵,很快恢复如常,“是和朋友来的?”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问这朋友是男是女。

  也不怪廖岐杉会有这样的疑问。这家法餐主打浪漫氛围,有口皆碑,不少人会选择在这里向心仪的对象告白,亦是情侣很好的约会场所。为了今晚,他做足了功课,就连告白用的礼物,都是弄月常用牌子的手表。

  她手上的那块表已经很旧了。

  弄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弯唇道:“和唐嘉莉一起来的,那时候我们还未成年,酒都不允许被上桌。”

  说着说着,她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下去。

  就是那天晚上,她遇到了叶燃。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的巧合做铺垫,她后来也不至于那么死心塌地,非他不可。

  可惜没有如果。

  听到是唐嘉莉,廖岐杉知道这是她最好的朋友,他松了一口气,“现在你成年了,酒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弄月诙谐一笑:“那我可不敢多喝,这里的酒都太贵了。”

  说着,弄月举杯抿了一口起泡酒,她眯了眯眼,正欲夸赞口感不错,目光不经意扫过斜对角方向,却是蓦然怔住。

  叶燃。

  ……

  暌违四年,叶燃看上去更英俊了,鼻梁上的眼镜恰到好处地弱化了他眉眼间的清冷犀利,身材也没唐嘉莉恶意揣测那般变肥走样,依旧宽肩长腿,随意一站就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

  最主要的,是他的身边还陪同着一名漂亮女伴。

  俩人挨得挺近。

  弄月不得不承认,西州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

  高跟鞋刚好甩到叶燃脚边的那次,隔了一周他就主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如今更是巧,四年不见的人一回来就能上演偶遇情节,这得是多么匪夷所思的概率?

  叶燃和别人说话时总会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此时他便专注于与身边女伴交谈,根本就没有分神瞧过来的意思。

  刚入喉的清甜倏尔变得苦涩难咽,眼看着他们就要经过自己这桌,弄月下意识低下了头。

  她不愿让他看到自己。

  尤其是,她身上还穿着他亲自挑选的裙子的情况下。

  “弄月,你怎么了?是这酒不合口味吗?”

  来不及阻止,廖岐杉的一声关切冒出来,同时叫停了两个人的动作。

  就算没有抬头,弄月也能从余光中看到旁边人的顿足。

  她暗暗恼了一分,硬着头皮回道:“……有点被呛到了。”

  声音很小。

  廖岐杉体贴地给她递了张纸。

  她头也不抬地接过,好像真的被呛到了喉咙,耳根都是红的。

  身边的女伴不解叶燃为什么要停下,随后又很敏锐地注意到了他垂眸看向弄月的目光。她侧头附耳,小声地问了一句:“是你认识的人吗?”

  弄月的听觉从未如此灵敏过,她心一紧,手也跟着攥成了拳头。

  叶燃的视线从那张纸巾上刮过,他重新迈开步伐,面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声音冷得可以冻地三尺。

  他说:“不认识。”

 一顿饭下来,弄月吃得魂不守舍。

  也许和叶燃的无声对峙对弄月来说无比漫长,但在旁人眼里,不过眨眼之间。廖岐杉坐在她的对面,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没了兴致。

  明明,在喝那口酒之前还好好的。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暂时打消了告白的念头。

  本来计划泡汤就已足够让人失落,而让廖岐杉更崩溃的,是接下来弄月抢着付钱的举措。这简直就是将他的一切心思摁在了遍布荆棘的崖底摩擦——她不喜欢他,甚至想要借着一顿饭来和他撇清关系。

  廖岐杉沉下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心急。一直以来他都以学长自居,从未越过雷池半步,弄月会因为流言退怯也实属正常。他接下来需要做的,不应该是直接逼她,而是要潜移默化地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才对。

  “是我定的地方,这回怎么说也应该是我来请客。下次你再请回来吧,地点换你定。”

  再这么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

  但弄月这会儿被叶燃的那句“不认识”给弄得心烦气躁,她只想一个人静静,一时间既是懒得思考,又是不想废话,便胡乱应了下来。

  廖岐杉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我送你回去吧。”

  刚才光顾着注意弄月,他没有喝酒。

  弄月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没有拒绝,“那就麻烦学长了。”

  一路上,弄月和廖岐杉没有半句交流。

  廖岐杉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弄月干脆就是在发呆。她歪着头,眼皮微微耷着,满脑子都是叶燃的那句“不认识”。

  这人哪里是王八蛋啊?

  他根本就是乌龟王八蛋!

  弄月愈想,愈发觉得自己这四年来的挣扎就跟笑话似的滑稽。她怎么就栽在这个人身上了呢?当初的教训还不够吃?他值得她念念不忘吗——

  他值得吗?

  回想起过往种种,以及今日所见,郎才女貌,多登对。

  弄月叹了一声气,心想,人都说不认识自己了,身边也有了新人,他一直都在往前看,是她恋旧,作茧自缚……现在也是时候放下了。

  叶燃再值得,也不能让她丢了自己。

  ……只是这么想着,她的心是疼的。

  总觉得,好不甘心啊。

  ……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

  弄月解了安全带,“谢谢学长送我回来。”

  “回去好好休息,看你刚才也没吃多少东西。”

  “嗯,好。”弄月将车门打开一条缝,“那我就先……”

  一语未了,廖岐杉叫住她:“弄月。”

  弄月看他,“怎么了?”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