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湿的短文很粗 长得不行:我想吃你的大白兔和小红豆是

这时候林荫说道:“我知道的姐夫,可是我喜欢你,我想要做你的女人,我不要做你的小姨子,姐夫,我真的喜欢你!”

我的心在颤抖,林荫的话让我感动又无措,她的火热又让我有种接受她的冲动,可最终我还是忍耐下来了,我结结巴巴的说:“小荫,我……”

林荫再次打断我,她似乎不想给我说话的机会,道:“姐夫,求你了,要了我吧,我好爱你!”

文学

这一刻我就感觉心里的火焰蔓延到了全身,一瞬间将我的理智淹没了,我翻身压在林荫身上,低头想要亲吻她。

林荫也似乎做好了准备,她闭着眼睛,双手搂住我的腰,我低头看着她,月光下她是那样的美丽,仿佛童话里的精灵,那美丽的五官,精致身段,都深深让我迷恋。

但是当我要亲吻下去的时候,我停下了,看着林荫那副等着我弄她的表情,我心生不忍,最终只是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我亲吻她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我苦笑一声,这个小丫头果然只是嘴上说的,心里一定很害怕,毕竟,每个女孩对第一次都会有点畏惧的。

我终究还是下不去手,翻身重新躺在她身边,我抱着她,静静看着她的俏脸,而林荫见我没有继续,就睁开眼睛,无辜又气恼的看着我。

我笑道:“小荫,姐夫不能这么做,姐夫把你当妹妹,不能伤害你。”

林荫却不断摇头,道:“我是自愿的,我想要将一起都给姐夫,我爱你,我就是想要将第一次给你,姐夫,我想要陪你一生一世,一辈子不离开你!”

我非常感动,紧紧地抱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想着自己前世一定拯救了地球,不然怎么会有林荫这样好的女孩死心塌地的爱我呢。

可越是感动,我越是没法对她下手,我抱着她想了想,道:“可以,姐夫答应你,可现在不行,等以后可以吗?”

林荫以为我是骗她的,嘟着小嘴摇头说:“不要!我现在就要姐夫!”

说着,她还在我怀里扭来扭去的抗议,这可要了我的命了,我急忙抱紧她,道:“是真的,我也喜欢你,也想和你在一起,但姐夫心里还有顾虑,给我点时间行吗?”

林荫见我说的诚恳,想了想,突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让我相信也行,但今晚我要谁在这,你也脱了衣服,抱着我睡。”

我苦笑不已,要是那样我一定睡不着,可是看林荫那嘟着小嘴的模样,我知道不答应她今晚就更睡不成了,就只好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了。”

说完我就将睡衣裤都脱掉了,剩下内裤本想不脱的,可是林荫却红着脸道:“不行,必须脱掉,这样才公平,我就什么都没穿!”

我觉得自己的小姨子对她的魅力完全没有概念,不然也不会这么坚持了,我真怕自己抵抗不了她的魅力,半夜做了禽兽。

但看林荫坚持着,我只能照做,想到之前都被林荫握住了,她也知道我那里起立了,就也没那么尴尬了,但躺下后我就为难了。

我抱着她,这么近距离接触,我的压力可想而知,我一只手被她当成了枕头,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

我尽力弓着身子,怕碰到她,但这丫头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不断靠近我。

开始我能感觉到林荫心跳的很厉害,似乎她和我这么近距离接触,也很紧张,但是很快她就放松下来了,抱着我慢慢睡过去。

月光下我看着她的俏脸,心里也慢慢变得平静了,虽然依旧起立的状态,但我能控制心里的躁动了。

微微一笑,我再次亲了她额头一下,心里说了句晚安,感受着她皮肤的炙热,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午夜静谧,我睡得很香甜。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一夜无梦,但是第二天早早醒来,我浑身舒坦。

不过这时候我发现林荫这丫头竟然半边身子都压在我身上,睡得很沉,很没形象!

我心里感觉很美好,看着她精致的侧脸,感受着她的呼吸,我发现自己心里慢慢就升起一团火焰。

每天早上都是例行的起立,今天被林荫刺激的更加凶猛了,我知道自己顶着她,只能慢慢的挪动身子,可刚挪了几下,林荫就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我之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俏脸一下就红了,似乎昨晚她的勇气被这一觉消磨殆尽了。

我看她脸红,为了不至于我俩都尴尬,就笑着调侃道:“小懒猪还不回去,再晚点就要被莹莹发现了!”

林荫似乎才想起莹莹是和她同屋,脸红红的起身,可刚起身就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这下脸红的更彻底了。

她娇艳如花的跳下床,手捂着哪里都觉得不自在的样子,那笨拙的模样更加的诱人了。

我知道这丫头脸皮薄,昨晚不知道鼓起多大勇气进来的,就转过头去不看她。

但是很快我感觉脸上被柔软印了一下,却是林荫吧嗒亲了我一口,然后推着我的脑袋不让我转过去不让我看她,道:“姐夫不可以忘了昨晚的约定哦!我等着做姐夫的新娘!”

我笑着点头:“当然,姐夫答应你!”

林荫很满意,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才离开。

听到关门声,我伸手摸了一下脸颊,感受着上面还残留着的温度,我暗暗想着自己虽然没做禽兽,还禽兽不如了一回,但结局终究是好的。

我看了一眼时间,是早上四点多,刚想重新躺下再睡一会,突然房门竟然又开了,我以为林荫又回来了,可是我看到竟然是莹莹。

“莹莹,你……小荫回去了?”我苦笑一声,我知道这丫头一定知道林荫昨晚是在我这睡的。

果然,就看莹莹蓬松着头发,堵着小嘴,看上去十分可爱,眼睛里尽是笑意。

她说道:“成阳哥,你们昨晚?”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