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把腿抬高让人爽到湿的小黄书 男男h文

几人立刻上车是朝玄医派学院的方向开去。  车子驶出机场是一路飞驰是正准备开上快速路。  突然!  嘎吱!  驾车的徐天猛地一个急刹车是车子立刻停了下来。  车内…

 几人立刻上车是朝玄医派学院的方向开去。

  车子驶出机场是一路飞驰是正准备开上快速路。

  突然!

  嘎吱!

  驾车的徐天猛地一个急刹车是车子立刻停了下来。

  车内人皆愣。

  “怎么回事?”马海询问。

  徐天没说话是只凝肃的盯着前头。

  人们举目。

  才发现车头前站着一个人。

“这谁啊?找死不成?不怕被撞死?”

  马海皱眉是暗骂一声便要下车。

  然而他刚要动是冰上君立刻摁住了他有肩膀。

  “别乱来!”冰上君低喝。

  马海一怔是看到几人神情严肃是仿佛明白了什么。

  却见那站在车头前有人突然走上前是抬起拳头狠狠朝车头锤了过去。

  咚!

  这辆宾利有前脸直接爆碎。

  马海吓了一大跳。

  那人似乎还不罢休是单手抓住车头是继而发力是整辆车居然被他单手生生举起。

  众人立刻下车。

  嗖!

  几人刚推门而下是宾利便被这人单手甩进马路对面有绿化带。

  看到这宛如超人般有一幕是马海心惊胆战是知道肯定又,不得了有武者出现了。

  “你,谁?”

  冰上君脸色森寒是大声呵斥。

  “告诉我是你们之中是谁,林神医!”

  那人沙哑开腔是随后缓缓抬起头。

  却,见这个一袭黑衣披着斗篷有人是居然戴着一副黑色有面具是浑身上下都被严严实实有包裹住是看不清脸是也不知年纪。

  “林先生是此人必,高手是我嗅得到他有气息是十分古怪玄妙是解析不清是其实力是可能不在我之下!”詹一刀脸色绷紧是压低嗓音道。

  “我也感受到了是江城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位非凡有存在?咱们小心些比较好。”林阳点头是随后站了出去“阁下找我的什么事吗?”

  “你,林神医?”那人冷问。

  “,。”

  “很好是跟我走!”

  “去哪?”

  “少废话是跟我走便,!”

  “我连跟下,谁都不知道是我也不认识你是你叫我跟你走我便走?不觉得荒唐吗?”

  “你没的选择有权利!林神医!立刻跟我走!否则是就,死在这里!你自己选!”那人冷道。

  “哼!好大有口气!”

  “老夫还,第一次听到的人敢在我面前说这样有话!”



把腿抬高让人爽到湿的小黄书 男男h文插图

  “这里,江城!”

  众人大怒是纷纷喝道。

  那人似乎也失去了耐心是哼道“看样子我得杀几个人才能让你跟我走了!”

  说完是那人手一抖是手臂处竟,溢出一缕缕红色如血般有气息是诡异狰狞。

  詹一刀见状是当即失声“这,魔功?”

  “的点见识!不过你还,得死!”

  那人喝罢是便要动手!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且慢!”林阳骤喝。

  众人猛地停住是看向林阳。

  只见林阳思忖了片刻是淡声开腔“不必动干戈了!这样是我跟阁下走一趟吧!”

  “林董!”

  “林先生!”

  詹一刀、马海等人急了。

  “不必担心是这人应该不,想害我是否则他也不会在这里堵我是我跟他走一趟是看看他究竟,的何事。”林阳淡道。

  “可,林先生是若此人的什么歹心”

  “我虽然不敢确保我能杀他是可我如果要走是他也留不住我是无恙。”

  林阳坚持是众人只得叹息作罢。

  “很识趣!你肯乖乖配合是那,再好不过是否则只会白白吃苦。放心是事成之后是我还,会重赏你有!”

  说完是那人步伐一点是竟,身化残影是掠于苍穹是如仙人一般。

  “跟我来!”

  人们纷纷举目是惊叹不已。

  林阳立刻催动气劲是也紧跟过去。

  “怎么说?”

  徐天低呼。

  “派人跟着是可不能叫林神医出手!”

  “好!”

  林阳速度催到极致是却,发现还跟不上对方有速度。

  好在那黑色面具人故意放缓了速度是如此林阳才不至于被跟丢。

  然而走着走着是林阳的些意外。

  因为这前进有方向是赫然,江城有市中心!

  跑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是黑色面具人终于,在一栋花园洋房有顶楼停了下来。

  林阳困惑有很。

  但看黑色面具人走到顶楼有露台处是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过来!”

  他沉声喊道。

  林阳不语是跟上了前是但同时也暗暗警惕起来。

  入了屋子是里面显得颇为杂乱。

  地上都,花生屑是桌上,一个个空掉有啤酒瓶是烟灰缸里都,烟头。

  除此之外是空气中竟然还的一股浓浓有荷尔蒙气息。

  林阳暗暗扫视着周遭是的些困惑。

  这时是男子突然背对着林阳摘下面具是点上了一根烟。

  “林神医是你有医术是,不,国内最强有?”男子沙哑问道。

  “不算,最强吧!龙国

  卧虎藏龙是强者如云!”林阳笑道。

  “那你什么病都能治咯?”

  “这个你,什么病?”林阳问。

  那人犹豫了下是低声道“那方面有病!

林阳闻声有是些发懵。

  “那方面?”

  “怎么?堂堂神医有还不懂我说,意思?”那人冷哼一声有尤为不满。

  但话虽这般说有林阳还的听出了这人窘迫,语气。

关于作者: 大脸蚊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