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涨奶难受小叔子来帮忙:吃两只大白兔奶尖

见穆亦琛不说话,林业疑惑地问:“三爷,您提他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大事。”

  “额…那是有什么小事吗?”

  穆亦琛瞥向他,“他今天威胁了我的女人。”

  林业两腿颤了下,忙说道:“三爷,我这就去处理。”

  “嗯。”

  林业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把他们的对话全都听到的穆子昊,好奇地凑过来问:“爸爸,林助理能处理好他吗?”

  “能。”

  穆子昊“哦哦”了声,没过一会儿,又感叹了起来:“好想和妈妈一起睡觉觉啊!”

  穆亦琛额头划过几道黑线,一脚把他从沙发上踢了下去。

  ……

  南城富人区,袁家。

  刚刚接了一通电话后,袁家一家之主袁樘,气得拎起一根木棍,把袁枫拎过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袁太太和好几个佣人一块拉着也没能拉开。

  直到袁枫的两条小腿都被打骨折了,袁樘才丢下木棍。

  袁太太吓得差点旧病复发,抱着袁枫哭,不解地埋怨:“你好端端的干什么打他?”

  袁樘冷冷地哼了声,“你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要不是林助理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他胆子竟然这么大,连三爷的女人也敢调戏!今天我要是不打断他的腿,明天我们全家都得完蛋!”

  他气得胸口起伏,作势要拿起木棍再抽袁枫一顿。

  袁太太忙挡在袁枫身前。

  袁枫疼得龇牙咧嘴的,气闷地吼道:“什么三爷的女人?我都已经一个月没玩过女人了!”

  “臭小子,还跟跟我狡辩!”

  “我真的没有!”都到这份上了,袁枫干脆都说了,“我就是喜欢上一个女人,今天才知道她有丈夫孩子了,其他的女人我一个都没碰过!”

  他还正郁闷着呢。

  袁樘倒抽了一口寒气,吼道:“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女人!人家是三爷的老婆,哪儿是你这小子能肖想的!”

  袁枫两眼一睁,“叶北月?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是三爷的女人?”

  “就是她!亏人家以前还救过你妈妈,你这小子不懂得回报人家也就算了,还骚扰人家!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接下来又是好一会儿的臭骂。

  被打骨折的袁枫,在两腿上都缠上石膏之后,就被禁足在家里了。

  袁樘和袁太太忧心忡忡了一晚上,才商量好对策——资助叶北月创业。

  ……

  第二天上午。

  叶北

  月正给一名客人针灸。

  客人是一位三十岁的女白领,天天低头工作,脊椎和腰椎都有严重的问题。

  叶北月正认真地给她扎针呢,余光里忽然就出现一抹高大的身影。

  

  她愣愣地回头。

  还没来及说什么,客人就发出了花痴的叫声。

  叶北月意识到她整个后背都是光溜溜的,当即瞪向穆亦琛,“快出去。”

  她推了他一把。

  穆亦琛瞥了那女客人一眼,神色如常,平静地对叶北月说:“有位自称是袁太太的人,给你打了电话。”

  袁枫他妈?

  叶北月当即朝柜台那边走。

  穆亦琛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要跟上去。

  却被女客人给叫住了。

  她冲穆亦琛挤了挤眼睛,故意把声音放嗲,“帅哥,我腰上的针好像歪了,你能帮我扶正吗?”

  穆亦琛抬眼瞧向她,目光深暗透着冷漠。

  接收到他视线的女客人吓得哆嗦了下,顿时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穆亦琛勾了勾唇角,“我是有家室的人,给你扎针的叶医生是我老婆。”

  说完,他跨步走出了这里。

  女客人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暗暗喘气。

  太可怕了,这个世上怎么会有气场这么强大的男人?

  ……

  叶北月来到柜台这边就把座机电话拿了起来。

  电话还没有挂断,她礼貌地问:“袁太太,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医生,我是想跟你说,我现在身体恢复得特别好。上次去医院做检查,医生都说我跟

  正常人的身体一样了呢,真的特别谢谢你……”

  她语速很快又诚恳,好像还有点紧张,然后跟叶北月道谢了整整十分钟。

  叶北月不得不打断她一下,“袁太太,您要不喝口水吧。”

  “不用不用,我现在身体好得很。”她又呼了口气,然后对叶北月说:“叶医生,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刚刚听说,你有要扩张医馆的打算,这是真的吗?”

  叶北月老实回答:“是的。”

  “那正好,我手里有一笔闲钱,正想找地方投资呢,我给你投吧。”

  额,“袁太太,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缺投资的钱。”

  “哎呀,我手里头有五百万,我都不知道怎么花了。”

  叶北月暗暗吞了口口水。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啊。

  “叶医生,你放心,我只要千分之一的分红就行了,我不贪的。”

  叶北月严重怀疑这位袁太太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可是这事换谁谁不动心呐?

  叶北月想了想,说道:“袁太太,我们抽个时间坐下来一起商量一下投资的事情吧。”

  到时候顺便把和袁枫的误会讲一下。

  不过看袁太太这么热情,估计不会计较这点小事。

  她说完,袁太太就答应了。然后她们约在今晚七点钟,在城区的一家咖啡店里碰面。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已经到六点钟了。

  叶北月伸了个懒腰,叫穆亦琛带俩孩子先回去。

  她打算一个人去见袁太太。

  就是还没走出医馆,大腿就被人给抱住了。

  穆小宝仗着自己脸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她,并奶声奶气地叫她:“妈妈,你要去哪儿呀?”

  “小宝乖,先跟爸爸哥哥回去,我要去见一个朋友。”

  她嘟起小嘴,巴巴地说道:“我要和妈妈一起去见。”

  叶北月再硬的心肠也被她这模样给弄软了。

  笑了笑,她把她抱到怀里,揪了揪她的小脸蛋儿说道:“好,妈妈就带你一起去见。”

  她脱口而出的妈妈,让穆亦琛不由得停下脚步。

  看着她温柔的侧脸,他的眼底也浮出了魅惑的笑容。

  然后叶北月头也不转地抱着穆小宝走了,一句话也没给他留。

  倒是趴在她肩膀上的穆小宝,冲他和穆子昊挤了好几下眼睛。

  穆子昊羡慕死了,有些嫉妒地念叨:“我也想跟妈妈在一起。”

  穆亦琛眯起眼角,神色幽深。

  是得想个办法了。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