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雨肆意。

  顾兮辞浑身湿透,犹如孤魂野般在雨幕里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进了一家24小时的便利店,却被拒之门外。店员眼带轻蔑地看着一身落魄的她,生怕她把沾满了泥污的鞋子踩进店里。

  她浑身发抖地蜷缩在店外的屋檐下,不知不觉间,慢慢地红了眼睛。

  爸爸弟弟失踪,林宜兰威胁,最爱的人对她恨之入骨。身无分文,落魄时想要一杯热水暖身,都得不到。

  她不止一次想问,是不是因为她做错了事,所以从五年前开始,这个世界就一度对她充满了恶意?

  冷不丁地,店里的玻璃门被推开,一阵脚步声响起。

  她下意识地以为是来驱赶自己的,自嘲一笑,撑着手慢慢地站了起来,头都没

  

  回地说了声。

  “放心吧,我这就走。”

  身后有人听到她的声音,迟疑地往前走了几步,试探着问了句。

  “你是……兮兮,顾兮辞?”

  顾兮辞更觉

  得那声音熟悉,刚想转身去看,忽然感觉眼前一阵眩晕,整个世界都渐渐变得昏暗起来。

  下一秒,她的身体忽然失去控制,朝着台阶下重重地摔了下去。

  “兮兮!”

  ……

  仿佛在一场漫长的噩梦里挣扎,顾兮辞在良久之后,幽幽地醒了过来。

  一抹娴静从容的身影正立在窗前,听到声音转过头。见她醒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

  “兮兮,你醒了?”

  中年女人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我找人把你带回来,本来想给你洗个热水澡。但你一直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袖口不放,死活不让碰。”

  “兮兮,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怎么能瘦成这样?”

  顾兮辞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中年女人,仿若大梦初醒,眼眶迅红了一圈。

  是陆聿臻的母亲,当年那个把她视如己出,疼爱入骨的陆妈妈!

  下一秒,她忽然甩开陆妈妈的手,不发一言,掀开被子起身就走。

  她没脸见她!

  陆妈妈却先一步按住了她的手。

  “兮兮,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见到你,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你走吗?”

  陆妈妈叹息一声,瞧着她瘦骨嶙峋的样子,也心疼地红了眼。

  “放心。你不想说的,我不问。但你就不想知道,这些年,我们家阿臻是怎么过的吗?”

  “想。”顾兮辞忽然想也不想地反手握住陆妈妈的手,鼻头一酸,“我想!”

  这些年,无数个夜晚,她都在一遍遍地想。

  想他的改变,想他身边有了谁,想他到底有多恨她。

  …….

  陆妈妈有心脏病。

  七年前,顾兮辞在还不认识陆聿臻的时候,在街头救了陆妈妈。

  七年后,陆妈妈再度把无家可归的顾兮辞带回了家。

  顾兮辞洗了澡,换上陆妈妈送来的干净裙子,小心地藏起了满是针孔的胳膊,坐在餐桌前,低头一口一口往嘴里塞东西。

  陆妈妈静静地看着她,想起八卦新闻里说,她是因为和男人厮-混被抛弃后才回的沣城,怎么都不愿意相信。

  她想问,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走到门前,指着门外的台阶看向顾兮辞。

  “兮兮,在你和阿臻分手的那晚,你知道都发生了什么吗?”

  顾兮辞吃东西的动作一顿。

  陆妈妈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那是阿臻有生以来,最失意也是最痛苦的一晚。”

  陆妈妈看向庭院里爬满围墙的紫藤蔷薇,

  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五年前那晚,自己儿子的样子。

  “你那晚打电话给他,说是要和他私奔之后,他高兴得连饭都没吃,就连夜催促我收拾行李,说要一起离开沣城。”

  “事实上,在你打电话的前三天,陆家那边就有人来要把他带走。他是陆家人,身上有陆家人的秘密。二十三岁后,就必须回到陆家想办法保住秘密。”

  顾兮辞微微蹙了蹙眉,似乎也想起来,出事当晚陆聿臻确实在电话里说过,一起私奔后,他要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她。

  可惜,她没等到。

  “那晚阿臻跟我说,离开沣城前,他要把自己身上不能对外的秘密告诉你,然后由你决定,是一起回陆家,还是过你们自己的生活。”

  “回陆家,他就放弃自己在陆家所有的继承权保住你。离开,他也愿意承受不能为陆家保住秘密的后果。可你……”

  陆妈妈说着回头看了眼顾兮辞。

  “那天晚上,他冒着大雨失魂落魄地回来,告诉我他被你甩了。他当时就坐在这个台阶上,一瓶瓶地喝酒,醉了睡,醒了继续喝。我知道他心里难受,就随他去了。”

  “可我后来醒来,见他倒在台

  阶上,浑身都是血,他一边往自己的身上割刀子,一边不停地问我,他为什么都感觉不到疼?”

  时隔多年,那种触目惊心的场面,陆妈妈依然记得清楚。

  她当时吓坏了,坚持要送陆聿臻去医院,一边劝他不要想不开。

  陆聿臻却拉住她的手,红着眼摇了摇头,低低地笑了。

  “妈,我不是自杀,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疼不疼?您不知道,顾兮辞甩了我,我也睡了别人。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嘭。

  陆妈妈的话刚说完,顾兮辞忽然毫无征兆地打翻了跟前的碗。

  “陆妈妈,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她捧着脸蹲在地上,痛苦地呜咽着,不停地在道歉。

  “对不起,陆妈妈,我真的对不起,是我负了他,是我!”

  顾兮辞扶着桌角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地经过陆妈妈的身边,一阵风似地冲向门外。

  “兮兮。”

  陆妈妈着急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

  “陆妈妈不知道你是不是无辜的。但若是你有苦衷,阿臻他一定会帮你的,你信我。”

  顾兮辞听到了,身下的脚步更快,头也不回地往外冲,一路出了庭院。

  却压根没留意到一辆黑色宾利正转过拐角,朝着她的方向开了过来。

  她一侧头,瞬间就对上了一双森寒的眼睛,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凝固了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车子朝她冲了过来——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