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真人性做爰:我被同学日出水了

“见过摄政王。”沈慕慕见他周身散发着冷意,后退了一步,免得他的低气压伤害到自己。

  “在做什么。”骆止晁沉声问道。

  “我为父皇调理膳食,列了个单子,有些不懂得地方,特意问问沈小姐。”容城瑾恭声开口。

  而后怕骆止晁怪罪沈慕慕,又开口解释:“沈小姐也是受我所托,在这里耽搁了一下,还望摄政王不要怪罪。”

  骆止晁没有说话,眼神落在沈慕慕身上,见她今日一身水蓝色的衣裙,衬的她面色越发娇艳,裙摆层层叠叠蓬蓬着,到显得她的腰越发的纤细柔弱,盈盈一握。

  喉咙滚动了一下,骆止晁低低咳了一声,随后开口,一本正经的训斥:

  “沈小姐总归是女子,你这般明目张胆的同她独处,是将平日里夫子教你的礼节都忘记了么。”

  容城瑾被他训了一顿,内心很是过意不去,也就不再叨扰沈慕慕,谢过了之后便离开了。

  沈慕慕见他走了之后,也打算离开,却不想骆止晁竟没有放她走的意思。

  “王爷方才还说男女之间不能明目张胆的独处,这会王爷与我独处,不怕旁人误会了?”

  沈慕慕说完这话的时候,一边的蓝昭便不由得心里一紧,暗道她命不久矣。

  却不想自家主子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惊讶,不过转而却也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只要眼前这位沈小姐在,自家主子好像是没有什么底线的。

  “哦?难不成沈小姐对本王还有别的心思么。”

  此话一出,不光是蓝昭,就连沈慕慕都被震了一下,好在她前世同骆止晁生活了那么久。

  多少了解骆止晁这个人的脾性,知道他清冷的性子里是带着那么一丝丝的邪魅的。

  “没有。”沈慕慕又后退一步,嘴角抽了一下。

  骆止晁被她的反应逗得也低低的笑了几声,方才心中那团郁结也散了,便收了逗弄她的心思,正色道:

  “你的手好了么。”

  听他问起来,沈慕慕伸出自己的手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多亏了王爷的药,现在已经完好无损了。”

  骆止晁看了她的手指一眼,果真已经看不出来什么伤口了,淡淡的夸赞了一句:

  “不错,还算听话”

  随后又抬脚走在前面:

  “走吧,作为奖励,送你出去。”

  沈慕慕本想拒绝,但一想自己不认识路,也只能暂且忍下,乖乖跟上去。

  出了宫,沈府的马车就在门口,沈慕慕往前走了几步,却又停下来,转身对骆止晁谢了一礼:

  “多谢摄政王相送。”

  “是你应得的奖励。”

  骆止晁回了一句,目光中含带笑意,沈慕慕脸上一红,没再说什么,转身快步上了马车。

  沈府马车走远,而骆止晁依旧负手站在原地看着它离去的方向,手中的玉扇一下一下的上下敲打着,昭示着此物主人现在甚是愉悦的心情。

  “早些回去吧,府上的事情想必准备的已经差不多了。”收了闲散,骆止晁抬脚往回走路。

  蓝昭快步跟上,面色也不似方才的轻松,多了几分担忧:

  “王爷当真要这么做么,属下可以易容成王爷的模样。”

  “怎么,你是想早点死,还是觉得比我能耐?”骆止晁一句话噎住了蓝昭。

  果然,他家主子温柔和耐心都是只对沈小姐一人的。

  从宫里头回来,沈慕慕便浑身疲软的躺在床上,舒服的哼哼了几声。

  “小姐今个怎么累成这样。”白若见她累成这样,有些心疼的给她熬了一碗桃花羹。

  沈慕慕自小便喜欢吃这些甜甜的东西。

  喝了桃花羹,她觉得越发的困,翻了个身眯着眼睛就睡过去了,直到第二日日上三竿才醒过来。

  吃过了午饭,沈慕慕写了个纸条交给梨棠:

  “还是老样子,每个药店抓一样药,能多买就多买一点。”

  她一个人独居,虽然出入方便了,可是她需要用到药草的地方还是很多,总是这样一家一家的买,不是长久之计。

  若是能有自己的医馆就好了,沈慕慕心想,这样一来她不光行事方便许多,也有了自己的钱财收入,不用每个月巴巴的等着朝廷的俸禄了。

  梨棠这一去,直到傍晚才回来,沈慕慕差点着急的派人去找她,却见她一脸急色的回来了。

  “小姐,不好了,外面出事了。”

  沈慕慕看了她一眼:“总是大惊小怪,如今好歹也算是郡主府的大丫鬟了,还这么惊慌。”

  “摄政王今日去大理寺,回来的路上遇刺了。”

  梨棠的话,让沈慕慕瞬间变了脸色,她上前抓住梨棠的手:

  “什么时候的事情,摄政王现在怎么样了。”

  因为太过心急,她没注意把梨棠的手都握紫了。

  “上午的事情了,奴婢下午出去听说宫里头的御医去了好几拨,到现在都没救醒呢,京城里头贴了皇榜了。”

  沈慕慕听后,抬脚便往外走,走到一半却又掉头回来:“快去给我拿一身男装来。”

  换好了男装,沈慕慕将一头乌发梳成一个利落的马尾,带上药箱就出门了。

  顺着生前的记忆,她来到了摄政王府门口,摄政王府今日的守卫格外森严。

  “我要见摄政王,你进去通

  报一声。”她对着门外的小厮吩咐了一句。

  那小厮看他一身郎中的打扮,转身进去了,没多久,便见王府的赵管家出来了。

  赵管家上下打量了沈慕慕一番,见她年纪轻轻,想来也是为了皇榜上的赏金来的,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赵管家!你既然肯出来见我,就说明摄政王还未脱离危险,既然如此,为何不让我试一下。”

  沈慕慕急声开口,情急之下失口叫出了他的名字,却也来不及解释了。

  “赵管家,人命关天,我今日放话在这里,不管救不救成,我都不要赏金。”

  那赵管家听她这样说,动容了一下,终究还是让她进去了。

  沈慕慕一路快步来到了骆止晁的房门口,恍惚有几分隔世的感觉。

  推门的动作,竟有些犹豫了。

  上一世骆止晁被她害了,虽不知结局如何,却也能想象出来,容城轩那种禽兽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她不知道,这一次,自己给他带来的究竟是好运还是厄运。

  深吸一口气,沈慕慕还是推门进去,屋子里站了好多御医,都束手无策的站在一边。

  沈慕慕庆幸自己今日男装示人,这里面的好几个御医,在给皇上治病的时候,她都曾见过。

  “让开,我来看看。”

  沈慕慕放下药箱,快步走到床边,骆止晁身上那明晃晃的血迹,刺的她有些晕眩。

  “人都退后,把窗打开。”

  沈慕慕伸手在骆止晁鼻息上探了探脉,见他呼吸已经很微弱了,急声开口吩咐。

  他身上受了好几处伤,胸口的位置还中了一箭,正是这一箭,才导致了他现在昏迷不醒。

  “赵管家,准备好止血的药,我要把箭取出来。”沈慕慕查看一番之后,迅速做出决定。

  “万万不可,这只箭离王爷的心脏特别近,若是生拔,很容易伤到心脏,瞬间丧命啊!”

  有御医上前阻止。

  沈慕慕没有理会那些人,反而是把目光看向赵青云:

  “赵管家,摄政王身上的箭,就算现在不取出来,照着他现在流血的速度,不出一个时辰,也会丧命,与其等死,不如采取主动。”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