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大学就被男朋友天天做: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一直充当背景板的陆汴一听,淡淡扫了她一眼。

  苏秀竹却心疼起她来,“乔桥,你就是善良,还想给这逆子背黑锅,你这么好的女人,他却眼瞎看不见……”

  被亲妈认为眼瞎的陆汴抽了抽嘴角,“妈……”

  苏秀竹却伸手打断他的话,“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今后就好好跟乔桥过,争取明年让妈抱大胖孙子。”

  乔桥+陆汴:“……”

  苏秀竹抬头看看手表,将陆汴往乔桥那边

  一推,陆汴没有想到他妈会来这招,摔在了乔桥的大腿上。

  看着摔做一堆的小夫妻,苏秀竹眼睛一亮,“时间不早了,阿汴,赶紧带你媳妇回房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陆汴揉揉额角,无奈道:“妈……你好像很开心?”

  “我当然高兴了,你们夫妻俩不高兴么,好了,妈不打扰你们的好时光了,我要先走了,对了,乔桥,老太太一直惦记着你,知道你回国了,巴巴地等着你去看她呢,你们找个空闲时间回老宅看老太太。”

  苏秀竹说完,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陆汴将苏秀竹送进了电梯,低头看了眼乔桥,戏谑开口道:“媳妇儿,妈走了。”

  乔桥愣愣地看着他,没反应。

  陆汴唇角往上翘起一个弧度,瞥了眼乔桥挽在他胳膊的手臂。

  乔桥脸色一红,连忙将手抽回来,匆匆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陆汴笑了笑,跟了进去。

  *

  这栋房子里所有房间都是按照陆汴的喜好来装饰的,黑白灰风格,简约大气,然而唯一不足的是居然只有主卧有浴室。

  陆汴从浴室出来,看到惴惴不安的乔桥,不置可否地挑了下眉,“想什么呢?怎么入神?”

  乔桥抬头对上他完美的倒三角,脸色一红,“……哦,没什么?你洗好了啊。”

  陆汴一边擦着湿哒哒的头发,一边道:“去洗吧,我去客房睡。”

  陆汴说着,迈着大长腿走出卧室。

  乔桥走进浴室,浴室里还残留着陆汴霸道的气息,乔桥皱了皱鼻子,脱光衣服站在淋浴下开始擦身子。

  用热水清洗完身子,乔桥顿时感觉到小腹胀痛感增强,她翻了翻浴室里的储物柜,想找找有没有卫生巾放着,然而,没有!

  也是,这婚房都两年没人住了,怎么会准备这种东西。

  乔桥思索再三,她低头看了眼地上那堆已经湿透的衣服,没办法,只能咬牙先穿上了,先出去买必需品。

  走出浴室,乔桥抬眼就看到本该在客房的男人,正双手环臂坐在沙发上,那双神光逼人的丹凤眼直直落在她身上。

  乔桥顿时吓得“啊”一声尖叫,“你!你不是去客房睡吗?怎么还在这里?”

  陆汴放下手臂,看着穿着湿衣的乔桥,脸色微变道:“你要走?”

  乔桥知道他误会了,连忙摆手,“不是!就,我要出去买点东西。”

  陆汴自己都没注意到松了口气,问道:“要买什么?”

  乔桥捏着衣角,拧拧捏捏地盯着地板,小声道:“卫生巾。”

  陆汴随着她的目光,视线却落在她白皙的脚上,直直盯着,没有说话。

  乔桥没有注意到他在看什么,以为他没有听到,又重复了一遍,“我行李箱还在我朋友那里,只只有这一身衣服。”

  陆汴回神,起身道:“我去买吧。”

  楼下就有一家品牌超市,陆汴在里面逛了一会,在店员怪异的目光下,提着两大袋各种牌子的卫生巾上楼。

  乔桥接过两大购物袋的卫生巾,有些傻眼,陆汴在她怪异的目光下,平静道:“不知道你要什么牌子,所有的我都买了,你看看有没有你要的牌

  

  子。”

  乔桥一愣,真没看出来,这男人这么细心。

  她真诚道:“谢谢。”

  说着,提着购物袋进了浴室,收拾好自己,乔桥换上睡衣从浴室里出来,却见陆汴还站在卧室里。

  还好这次有心理准备了,没有受到惊吓,只是不解的看着他。

  陆汴看着乔桥清纯的面容,撇开了眼,“除了主卧,其他房间的床跟家具都不见了,估计是我妈叫人拖走的。”

  说完,他平静地越过她,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被单和枕头,铺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所以今晚我睡这里。”

  乔桥看着他的动作松了口气,也从柜子里拿出枕头和被单,铺在床上。

  一夜安然无恙。

  *

  第二天两人都起晚了,早晨都没吃就匆匆驱车赶往陆家老宅。

  开门的是陆家的老佣人梅姨。

  “大少爷跟大少奶奶来了。”梅姨的嗓门很大,整个陆家大宅都听见了,

  “乔桥来了。”沙发上的陆老太太朝乔桥招手。

  “奶奶!”乔桥甜甜喊道,坐在陆老太太身边。

  “奶奶。”陆汴跟在她身后朝陆老太太唤道。

  陆老太太头发花白,却面色红润,一身墨绿色旗袍,雍容优雅,她拉着乔桥坐在沙发上,“让我好好看看宝贝孙媳妇儿。”

  乔桥坐在她身边,陆老太太握住她的手,从头到脚将打量了一遍一年没有见的孙媳妇儿

  

  ,两眼笑眯眯,嘴里更是乐呵个不停,“阿汴就是个木头桩子,说他情商负数都不为过,老婆不在身边,就不知道自己去找,活该独守空房,害我都好久没看到孙媳妇了。”

  陆汴脸色微黑:“奶奶!”

  乔桥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奶奶,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就呆在国内不出去了,这以后啊,我一定抽空常常来看你,不关阿汴的事。”

  看,懂事乖巧,又体贴老公,乔桥都要被自己精湛的演技感动了。

  老太太欣慰地笑了笑,下一秒,陆老太太话锋一转,“乔桥,我同你妈

  说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既然这样,那你们是不是准备要个孩子了啊?”

  看着陆老太太一脸期盼的神情,乔桥一时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求救似的看向陆汴,然而陆汴却盯着手机处理文件,一言不发。

  陆老太太看着这对木桩子夫妻,真是操碎了心,“阿汴,我说话你听到没有,还有乔桥是怎么啦,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陆汴放下手机,捂着腹部,“妈,厨房里有没有吃的,我们一大早就赶过来了,早饭还没吃,这会胃有点不舒服。”

  “又胃疼!”陆老太太皱眉,立刻对苏秀竹道:“秀竹,快叫厨房做点清淡的蔬菜粥。”

  “奶奶,还是你最疼我。”陆汴卖惨成功,然后拉着乔桥的手指把玩,一副爱不释手夫妻恩爱的样子。

  见陆汴四两拨千斤就解决了孩子的问题,乔桥松了一口气。

  陆老太太:“乔桥你太瘦了,这几天就住在这边吧,让梅姨好好给你补补。”

  乔桥连忙道:“奶奶,我在网上连载的

  小说被改编了,我被邀请当编剧,过几天就要进剧组,而且梅姨厨艺太好了,我怕补过头,还要减肥。”

  “减什么啊真是。”陆老太太一脸不赞同,正欲劝说几句,谁知陆汴放开乔桥的手,绕到了乔桥身后,修长的大手往她腰上一握,刚好把那细腰圈在手里。

  因为凑的太近,他身上清冽的气息扑鼻而来,让乔桥不禁屏住了呼吸。

  一张俊美的男性脸庞过分抵到她面前,深邃的丹凤眼含情脉脉,声音低沉磁性说道:“我就喜欢媳妇这样的身材,穿衣显瘦,脱衣… …有肉!”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