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男朋友在宿舍抱着我做:男朋友舌头伸进去好爽

安瑾年拿着支票,第一时间去了银行,把支票上的三十万转存到卡里,然后回医院刷卡交了母亲的手术费。

  把这一切办好,回到病房,发现母亲安敏珍正靠在床头坐着,看见她回来,即刻喊着:“瑾年…..”

  “妈,你坐着别动。”

  瑾年赶紧跑上前去,伸手扶着母亲,一脸的担忧:“妈,你吃早餐了吗?我去食堂看看……”

  “迎蓝已经帮我送了早餐过来了,她等不到你就先回去了。”

  安敏珍抓住瑾年的手,发现冰冷一片,当即惊呼:“瑾年,你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凉?”

  “妈,没事,外边下雨了,我雨伞忘公交车上了,淋了点生雨。”

  “那赶紧去换衣服,淋了生雨要生病的,感冒就不好了。”

  安敏珍催促着女儿,她已经病成这样了,宝贝女儿可不能再生病了。

  瑾年点头,感受到母亲的关心和爱护,即使浑身都冷成冰块了,她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有妈,哪里都是家,即使是在这三人床的病房里,她也能找到家的温暖。

  瑾年在洗手间换衣服时,听到病房里有医生询问母亲的声音,她加快速度换衣服,偏衣服湿透贴在身上,换起来没那么快。

  等她换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魏医生都已经跟安敏珍说完话了。

  “安小姐,你母亲的手术安排在后天上午十点钟,手术前要做一些准备,等下我让护士拿给你,你这两天都准备好…….”

  “瑾年,我不要做手术,我们家也没钱做手术。”

  魏医生一离开,安敏珍就拉着女儿的手着急的说:“瑾年,我们回去吧,妈这病…….治不好的。”

  “妈,你说什么呢?哪有治不好的病,你这又不是绝症。”瑾年赶紧安慰着情绪

  激动的母亲。

  “我知道不是绝症,可是……做手术要很多钱,我们家哪里有钱啊?”

  安敏珍摇着头,她是一家之主,家里的经济情况她还不清楚么?

  “妈,我前两天去银行申请贷款了。”

  安瑾年赶紧说:“银行给我们批了三十万的贷款,足够你手术和手术后的恢复治疗了。”

  “三十万的贷款?哪家银行会贷给你?”

  安敏珍显然不相信:“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你又不是什么大明星,银行怎么可能批你几十万的贷款。”

  “是迎蓝的表叔帮的忙。”

  瑾年赶紧撒谎:“迎蓝的表叔是银行的,而且就在信贷部上班。”

  “就算是这样,那

  贷三十万也太多了,我们什么时候还得清啊?”

  安敏珍摇着头:“不,我不要做手术,我要回去,我不能拖累你,我要去找医生要求出院……”

  “妈,你这说的什么话?”

  瑾年即刻喊着手忙脚乱要下床的母亲,非常生气的说:“你就这么看不起你女儿么?她这一辈子三十万都赚不到么?”

  “……”安敏珍愣愣的站在那,望着女儿,目光一下子愧疚的黯淡下去,却是没在说话了。

  女儿聪明能干她是知道的,如果她不生这个病……

  中午的时候,安瑾年去食堂买了饭菜回来。

  母女俩一人坐床上,一人坐床边凳子上,和隔壁床的刘大姐一起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电视。

  “哇塞,快看,易云深和顾瑾瑜昨天订婚了。”隔壁床的刘大姐突然震惊出声。

  安瑾年和安敏珍闻声稍微怔了下,然后几乎同时看向电视屏幕。

  电视屏幕上,一对俊男靓女正站在被玫瑰花和百合花包围着的心形礼台上,完全是郎才女貌的代名词。

  瑾年握住筷子的手紧了紧,有些担忧的看向安敏珍。

  果然,安敏珍的脸色在瞬间苍白,握着勺子的手也不停的颤抖起来。

  而她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盯着那个英俊不凡的男人身旁漂亮高贵的女子…….

  那是她的另外一个女儿,瑾瑜!

  宾客云集的大厅,主持人在介绍着俩人的爱情史,完毕后把话筒递给礼台上瑾瑜身边的年轻男子。

  电视屏幕里,男人身着笔挺的西服站在那,俊美的容颜棱角分明,漆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浑身上下透着优雅与高贵。

  主持人把话筒递给男人,男人接过话筒,另外一只手搭上瑾瑜的肩膀,看着台下的宾客宣布:

  “我承诺,会照顾瑾瑜一生!”

  一瞬间,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而站在男人身边的瑾瑜,已经因为激动流下幸福的泪水。

  下一秒,电视屏幕转换成新闻播报画面,主持人在笑着恭喜‘易云深和顾瑾瑜’订婚,同时调侃今夜多少易云深的爱慕者豪门梦碎。

  “何止是梦碎啊,简直是稀碎啊。”

  刘大姐在一边笑呵呵的感叹着:“谁能想到滨城四少的首少易云深这么年轻就订婚了呢?”

  原来他是滨城首富易建林之子易云深啊!

  还是什么滨城首少,难怪顾家那么紧张,瑾瑜把第一晚看得那么重了。

  恐怕也是担心那首少发现她不是女孩

  

  解除婚约吧?

  瑾年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收回来,看到楞着的安敏珍,赶紧轻呼喊了声:“妈——”

  安敏珍从沉思着回过神来,手上的筷子直接抖落在地,整个人浑身也在发抖。

  瑾年轻叹一声,起身捡了筷子去洗手间洗了,待她出来,安敏珍已经躺下了。

  “妈,你还没完饭呢。”瑾年端过饭碗在病床边坐下来:“妈,我喂你吃。”

  “瑾年,我没胃口,我想睡会儿……”

  瑾年看着这样的母亲,想说什么,可最终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她知道母亲想念瑾瑜,可瑾瑜压根就不认她,他们在三医院住院一周了,瑾瑜一次都不曾来探望过。

  母亲马上就做手术了,无论如何,她都得再找一次瑾瑜,让她在母亲手术前来探望一下,了了母亲的心愿。

  只是,滨城之大,她刚来滨城一周,而且大多在医院里守着母亲,对滨城并不熟悉,除了知道顾家,她不知道还可以去哪里找顾瑾瑜。

  而顾家不能再去,因为顾远程已经明确的勒令她不许在滨城停留了,而且她也不能让顾远程和罗云雪知道她为了安敏珍私下里找

  

  顾瑾瑜一事。

  走出医院,瑾年给几年前搬来滨城的好友夏迎蓝打电话:“我想打听顾瑾瑜的行踪,你那边能帮我查到吗?”

  “你找她干嘛?”迎蓝在电话那边低声的问。

  “我想了了我妈的心愿,”瑾年低声的道:“她明天手术……医生说凶多吉少。”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打听顾瑾瑜的行踪,不过她是滨大的学生,明天滨大举办校庆,她肯定会来参加……”

  滨大?就是滨城大学,也算是滨城的招牌大学。

关于作者: 小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