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双龙撕裂灌满 传达室老头的艳福

  “1938年,讲老上海的我方地下党,国军地下党,汉奸,日军,洋人,之间相互斗争的故事,原来的小说叫《永不消逝的电波》,是个短篇,几万字,我六年前就把它的改编权买下来了,但原来的故事,太单调,人物也不够饱满,我去年花了一年,把剧本琢磨出来了,这不,准备开弄了!”

        “哦哦,一听就知道,是你喜欢玩的。年代感有了,复杂度有了。”

        “哈哈哈哈!”

        姜浩哈哈大笑,然后才说:“我需要一个既有现代女性的精致感,洋气,又带着点儿那个年代特有的那种纯真的味道的女演员,演故事里的一个交际花,国军的地下人员。我这思来想去,想不到合适的!刚才忽然有人提议,高晶晶是不是合适?我一想,嗳,没跑儿了,就她了!结果我这前脚让人给她的经纪公司打电话,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分钟,你就知道了!”

        彭向明笑笑,想了想,说:“成!角色挺好!但你做好思想准备,她可不是什么演技特别好的演员,你要找她拍戏,就得做好……”

        话还说着,身边的高晶晶已经有些哭笑不得地拍了他一下。

        这人真是!哪里有这么说话的!

        那是姜浩啊!

        国内数得上的大导演了!

        人家那片子,要卖座的,要拿奖的,都有。

        虽然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彭向明有了《无间道》和《功夫》在手,不但总票房已经碾压他,口碑也是毫不逊色,但考虑到人家的资历、知名度,也都在那里摆着,他依然是足以跟彭向明并驾齐驱的顶级大导演。

        他的片子要找演员,圈子里能抢破头!

        好不容易人家主动想起来要找我去演个角色,听上去好像还是个很有戏的重要角色,你居然还主动爆我的短!

        然而电话那头,姜浩却说:“没关系,只要人物的感觉对了,演技什么的,那算个屁!稍微教教就会了!”

        一如既往的姜氏聊天风格。

        天底下就没什么他瞧得起的事情。

        “那行!那你打发人去跟她的经纪人聊呗,她这里肯定没问题!”

        事情就这么三言两语的被定下来,姜浩还一再叮嘱,等他的剧组开拍了,让彭向明一定要抽出几天的时间来,去给他客串个角色。

        彭向明一口应下。

        等挂断了电话,彭向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巧了,宋红的手机居然响起来,她赶紧走到一边接起来,说完了之后回来,见高晶晶再次要走,她笑着说:“我经纪人打来的,她说……姜导那边也给咱们公司打电话了,想让我也去演个角色。”

        这话说完,大家都愣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彭向明的手机又响了。

        居然是姜浩。

        他把电话接起来,姜浩说:“刚才忘了说了,齐元的档期还有吧?给我留着?”

        彭向明愣了一下。

        卧槽,老姜这是要把我的女朋友们一网打尽吗?

        但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不是老姜要把她们一网打尽,而是最近两年,在大银幕也好,小荧屏也好,自己的女朋友们,正在陆续绽放各自的魅力,并成为国内影视圈女演员中最红的一波!

        选这个,或选那个,有很大变数,依故事要求,和姜浩心中的所谓“人物感觉”而定,但几个里头会被选中一两个,乃至两三个,却是很大概率的事情!

        她们,都已经红了!

  “呼……慢点慢点,让我再飞一会儿,别坐那么快……”

        深夜,别墅二楼的大卧室。

        又是一次三个人的游戏。

        不管是宋红过来找柳米选剧本也好,还是柳米故意把她叫过来的也好,总之,她来了,且留下了,意思就很明显了。

        齐元气得不行,也只能回去独守空房。

        别看她跟柳米之间的关系,最近半年似乎正在越来越和谐,但该争的时候,两个人互相下起手来,也是丝毫都不见手软的。

        只是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也算是渐渐摸清了彼此之间,以及和彭向明之间的各自的底线,基本上不可能会再像此前那样彻底撕破脸罢了!

        宋红是职业舞蹈演员出身,柳米也有相当的舞蹈的底子。

        她俩的配合打起来,甚至比戴小菲加高晶晶还刺激。

        关键是花样多。

        一折腾就是一个多钟头,等到完事儿了,三个人都很满足,但也都累瘫了。

        没人愿意再爬起来去洗澡,就这么肢体交缠地瘫在床上。

        歇了好一阵子,彭向明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她俩却一边一个,隔着彭向明又聊起天来,“我去拧个毛巾,给他擦擦吧?”

        这是宋红。

        “你歇着吧,刚才你最累,让我再歇一会儿,我去弄。”

        柳米说。

        “不用,我去吧!”

        宋红坚持。

        彭向明迷迷糊糊睁开眼,一手一个,抓了抓,得到了某种满足,感慨了一句,“米米最近还行,小红你再增点肥。”

        说完了,不等人说话,居然打起呼噜来。

        俩女孩看了他一阵子,见他愣是睡着了,对视一眼,失笑。

        宋红忽然说:“你说,我要是不接的话,是不是有点可惜呀!那可是姜浩的电影!搁在过去,我想都不敢想他会找我演戏!”

        柳米说:“没事儿,没什么可惜的,既然他说不让你接,那你就听他的,推了吧!他说的是有道理的,一个本子女军官,其实就是奔着你能拍打戏去的。”

        “关键是戏份还很少,就是个纯粹的打手,到最后剪出来,很可能就是一段戏,就没了,演了的话,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像他说的,增加不了辨识度,也增加不了美誉度,反倒很可能因此一下子把你的形象给定呆板了。而且……”

        她想了想,“本子的女打手,啧,不演也好!”

        宋红仍有些犹豫。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有决断的人。

        一边是姜浩新片的诱惑,一边是彭向明的建议,她更难决断。

        这个时候,柳米看她一眼,忽然伸手,越过彭向明的胸口,摸上她的脸,在她诧异地看过来的时候,柔情似水地说:“你呀,你就信我的,他比咱俩都聪明,他的判断肯定没错的。再说了,他馋你呢!肯定为你考虑着呢,你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心里肯定有一盘棋!”

        “你看,自从你过来,这不就说红就红了?你再看看我,我比他高一届,我从大二大三就出来接戏了,后来还上过好几部不错的戏,但我怎么红的?从他的《射雕英雄传》!你再看看齐元,怎么红的?之前她接过别的戏呀,为什么不红?你再想想,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对他死心塌地的?就图他长得好看?”

        宋红闻言,似有顿悟。

        柳米看见她的表情微变,已经把她的心理活动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当下满意地笑了笑,“你别觉得我说话功利,不是我要功利的!是这个世界就这样!”

        顿了顿,她叹口气,“要说爱情,我是真的爱他呀!但是呢,不瞒你说,我考虑过离开他的!就在去年,还考虑过!之前更是想过不知道多少回!你想想,凭什么呀!大家都是人,我又不丑,我又不缺钱,你知道的,我家里不缺钱,那我凭什么忍受他那么花心啊!”

        宋红终于来了点兴趣,主动开口,“那你……为什么没离开他?”

        柳米想了想,失笑,回答说:“馋!”

        “馋?”宋红讶异。

        柳米又笑,点点头,“就是馋!”

        顿了顿,她解释,“其实吧,换谁不行啊?就凭我,论长相,论有钱,我想找个帅哥还不容易?但是翻来覆去的想,如果我找了别人,那个男人要么就是没什么本事,只有一张脸,那我管得住,他也肯定能怕我,不敢出去瞎浪,可是跟个那样的男人,有什么意思呢?他能带给我什么呢?”

        “那我要是找个有点能耐的……跟你说实话,男人这种东西,只要有点能耐,就没有老实的!我早都看透了!所以……既要男人有本事,又要男人老实,怎么可能呢?反正就我见到的身边的例子,没可能的!那既然如此,我上哪里去找一个像他这样,能让我那么爱他,他又……那么牛逼的男人呢?是吧?”

        “而且……你说也邪门,我就是那么馋他那个‘我很牛逼’的劲儿!”

        宋红笑笑,恍惚若有所悟。

        柳米却又伸手在彭向明胸口画起圈圈来,过了一阵子,叹了口气,她说:“你就听我的,以后呀,咱俩就做伴儿,你这一辈子,就算以后你老了,他不喜欢你了,我也给你兜底了!我保证你这一辈子,要什么有什么,比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过的都幸福,好不好?”

        宋红缓缓地点了点头。

        柳米笑起来,忽然,她探起身子,伸手过去,在宋红胸口抓了一把,见宋红露出一抹囧色,她松开手,却认真地说:“你这两年,放心接戏,好好拍戏,他这边有什么合适的资源,我一定帮你多要!你呢,就听他的,稍微增增肥,咱们做演员的,都偏瘦,所以他现在喜欢稍微胖一点儿的。”

        “我今年上半年,会出去接一部戏,下半年要拍《射雕英雄传》的第二部和第三部,要套拍,大概年底,或者明年初,我有一部电影,他编剧投资的,徐精卫执导,拍完那部戏,我就歇业,歇一年,给他生个孩子!”

        听她说起这方面的计划和安排,宋红听得很认真,忽然听到最后一句,愣了一下,但柳米已经继续说道:“不生孩子不行的!你看安敏之,她都四十啦,你别看她看上去年轻,再年轻也四十啦!她还能比得过咱们?我大概统计过,他过去安敏之那边睡觉,一年也就二十回,到头了!但是他身边所有的女人,有一个算一个,也包括我,跟齐元,谁捞到那种大宅子了?”

        “只有她!快四个亿呢!我从小我们家那么有钱,我都没住过价值四个亿的宅子!而且那个院子……你肯定还没去过,我也没去过,但我看过照片,她自己晒的,我都眼馋!而且,那院子是直接过户给她的!懂不懂?”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虽然嘴上不说,但他其实很看重孩子的!”

        “要不然的话,吴冰,还有一个陆媛媛,那多嫩呀,跟他的时候都不知道成年了没有,为什么才一人送一套两三百平的大平层就交待了,撑死了两三千万,却唯独给安敏之送四个亿的大院子?”

        宋红听得震惊不已。

        她现在是没有“在群”的,因为没人拉她进去,但安敏之作为马里亚纳的掌门人,最近买了一套价值四个亿的四合院这件事,她还是听说过的,只是此前并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些弯弯绕。

        忽然就莫名感觉跟宫斗戏有点像了。

        而自己似乎参与进去了似的。

        “但是你也别急!听我的安排就好了!我今年二十五,计划明年下半年给他怀个孩子,也就是后年生,21年,然后我带半年孩子,就可以交给保姆,我就可以复出了!反正有他在,我不怕,随时都能复出!其实不复出也无所谓!演员嘛,也就是那么回事吧,红过了,也就明白了!其实也就是为了钱而已!”

        她忽然问:“你比我小一岁吧?我94年的。”

        宋红点头,“那小一岁,我95年的。”

        她2012年的时候,十七岁,考进了燕京舞蹈学院,2015年,二十岁,转而报考华夏戏剧学院表演系成功,转到华夏戏剧学院上学,2016年,大一下学期,就接了《三国》里的貂蝉了,到了年底,就因为这个角色而爆红。

        但转到2017年开始,却接连糊了小两年,最近半年,自从把经纪约转到安之艺,并且彭向明摆平了佟勇之后,才开始触底反弹。

        所以,她虽然只比柳米小一岁,跟彭向明、齐元同龄,出道时间更是能往前推好几年,但其实到今年夏天,她才会正式毕业。

        “嗯。”柳米点点头,“那正好!明年我怀孕期间,你帮我好好陪他,我还准备再拉一个人进来,到时候可以你们俩陪他,等我把生孩子这事儿处理完了,21年……就算我22年彻底复出呗?到时候你才……二十七,是吧?二十七周岁!到时候,你想办法也怀上一个!一点都不晚!”

        “啊?”

        前面的,宋红听着惊诧,且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下子就参与到了某项大计谋里一样,虽然有被人当成了工具人去支配一般的微微耻辱感,但彼此像眼下这样的亲密相处以来,她也不得不承认,论心机,论手腕,论聪慧,甚至是论跟彭向明之间的感情,自己的确是被对方给吃得死死的。

        所以,虽有那么一点耻辱感,也是有限。更多的还是认命。

        甚至有些“什么事情都有人管、有人帮自己拿主意”的幸福感。

        但到了后面这一段,她却是一下子就听得愣住了。

        怎么说着说着……让我生孩子?

        我要生孩子?

        她近乎下意识地,扭头看向酣睡着的彭向明。

        床头灯一边一个,但都没有直接照到睡在床中间的他脸上。

        他睡得很熟。

        两边的灯光交错,在他脸上晕染着、雕刻着、勾勒着。

        那是一张英俊之极的脸。

        “我……我……我也要生孩子吗?”

        天可怜见,直到一分钟之前,她过去的这二十四年的人生中,还从来都没有哪怕一次,想到过将来要怀孕生孩子这件事!

        但是现在,对面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女孩,却已经替自己做出了决定!

        而且,她不但决定自己要生孩子,还决定了孩子的爸爸是彭向明,甚至……还直接给自己规定了怀孕的精确时间!

        我要在2022年怀孕?

        她惊诧莫名,迟疑不定。

        “怎么?你还不愿意?”

        柳米的眉毛挑了挑。

        “啊?不、不是……我……我……”

        柳米笑,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彭向明的胸口,“他才刚出道不到三年,告诉你,他现在资产几十亿!三年,几十亿!等你怀孕生孩子那个时候……三年后,四年后?你猜,他的资产会不会翻番?他再出两三张专辑,你猜会不会卖疯?再拍两部电影,你猜会不会再创个票房的新纪录,比如六十亿什么的?他旗下还有那么多歌手呢?他还养着一大帮导演,给他拍电视剧呢?你知道就你演的那个《大侠霍元甲》,它的续集不是叫《陈真》吗?你猜多少钱一集卖的?”

        “告诉你,六千万!一集!二十集的电视剧而已,马里亚纳卖了十二个亿!《大侠霍元甲》当初虽然便宜了一点,但也是四千万一集卖掉的!加一起四十集,你们当初套拍的不是吗?总投资才多少钱?卖了二十个亿呀!你说他赚了多少?”

        “给他生个孩子意味着什么,你不明白?怎么?我都同意了,你可以生,你反倒还不同意?”

        “呃,我……我没有……”

        “忘了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安敏之都四十岁了,一套院子,四个亿!”

        “呃……”

        “还不怕悄悄告诉你!安敏之手里可是有公司股份的!马里亚纳,她手里有1.5%!她是除了彭向明之外,唯一的一个股东!也就是说,你那个《大侠霍元甲》也好,后续的《陈真》也好,或者是齐元那部《来自星星的你》,我那部《射雕英雄传》,还有什么《无间道》、什么《功夫》,包括他马上要拍的这一部《盗梦空间》,所有这些,只要是马里亚纳投资的电影电视剧,别管分账之后能赚多少钱,她都能直接就分走1.5%!……眼馋吗?”

        “呃……”

        宋红听得心动神摇,说不出话来。

        “你帮我算算,就《大侠霍元甲》跟《陈真》好了,四十集,总投资不到八千万,卖了二十个亿,咱们取整,按二十亿算,在这么大一笔钱面前,那八千万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你算算,1.5%,是多少钱?”

        “呃……”

        宋红心算片刻,还好算术能力还算过得去,很快就回答:“三千万?”

        “对!三千万!”

        柳米点点头,目光炯炯,“她哪怕什么都不干,就从里面赚三千万!你是女主角,你红了,你告诉我,你赚了多少?”

        “呃……”

        宋红迟疑片刻,微微羞赧,“我的片酬很低的,而且我这个女主角其实戏份并不多……加一起,大概是74万!”

        柳米笑了,“我拍《射雕英雄传》,三部连拍,合约也是一起签的,我的片酬,三部加一起,是480万!但是这三部曲,保守点来说,安敏之哪怕什么都不干,就凭她手里的股份,她就能分走大概五千万到八千万!甚至更多!”

        “她为什么有股份?你知道吗?”

        宋红摇头。

        柳米笑了笑,说:“一部分原因,是当初老彭身边没人可用,安敏之那时候已经跟了他了,又有影视公司的管理经验,所以拉过来就能用,是可以帮他管好后方的,但是……那不值这么多股份!根本原因,是她有个儿子!”

        宋红微微地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米又问她,“所以,现在你告诉我,我同意让你给他生个孩子,你愿意吗?”

        “我……”

        这一次,宋红只是稍微迟疑了片刻,就坚定地说:“我愿意!”

        柳米笑起来。

        “所以,以后你就跟着我,有我一口吃的,我保证就饿不着你!”

        顿了顿,她又说:“咱们不是要贪图什么,只是尽力地护住本该属于咱们的那一份,懂吗?”

        宋红郑重地点了点头。

        柳米闻言,再次伸手过去,摸了摸她的胸口,“再长点儿肉吧!他真的喜欢稍微有点肉的!”

        宋红又点了点头。

        柳米这才终于松弛下来,回身,仰面躺好,过了一会儿,她翻身起来,说:“我去给他拧个毛巾擦擦,黏糊糊的!”

        宋红见状,刚要也爬起来,表示自己去做就可以了,柳米却又忽然站住,回头,看着她,想了想,才说:“对了……明天早上你记得缠着他,多要他一回!他瘾大,就一回的话,一点都不耽误他晚上去给齐元交公粮!”

        宋红闻言先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随后脸上就露出一副惊怯的模样,“我……他一冲就是二三十分钟,等他出来了,我就……腿都软了!”

        柳米闻言,无奈地抿了抿嘴,心里骂了一句废物,但想想自己的现状,到现在还腿发虚呢,她还是只能露出一个笑容。

        “那算了,随他去吧!”

        “嗳,姐……”

        柳米刚要走开,闻言又站住,“嗯?”

双龙撕裂灌满 传达室老头的艳福插图
 

        宋红犹豫片刻,才终于开口,问:“那你说,要是等咱们都老了,他不喜欢咱们了,怎么办?到时候,还能再嫁人吗?”

        这个问题,倒是把柳米给问愣了。

        她自己当然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她无比确定,自己这辈子一定要嫁给彭向明,哪怕今天领结婚证,明天就去领离婚证呢,也一定要嫁一次!

        最好是一结婚就是一辈子!

        当然,时至今日,她自己也知道,这个可能性怕是不太大了。

        已经看透了彭向明是个什么人了。

        他虽然也很重感情,但根子里就是个色中饿鬼!

        最有力的竞争者齐元在他心里的分量又是一点都不比自己低!

        更不要提,外面还围了一圈,诸如戴小菲、周舜卿等,也都很有竞争力。

        而就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会有更多漂亮的小姑娘靠近过来——到那个时候,她们只会比自己更年轻,甚至会比自己更漂亮。

        并且终将会全面碾压自己的!

        因为人会变老。

        尤其是女人,老的特别快!

        那么,宋红问的这个问题,就很实际了。

        至少是对她自己来说,是个很实际的问题。

        只是有点傻!

        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识过真正有能力的强大的男人狠辣那一面的单纯的女孩!

        她不明白,男人这种动物的占有欲有多强!

        她更不明白,一个强大到一定程度的男人,在面临背叛的时候,下手会有多狠!

        之前她可能盘算过,等红上几年,也攒了一笔钱之后,就可以不用这样卑身侍人了?就脱离了?

        甚至说不定她还动过多从某个男人手里骗一点,然后就躲起来嫁人的脑筋?

        真傻!

        在任何国家、任何文化背景下,只要是走到高处,男人玩腻了就把女人当块破抹布一样丢掉的例子,比比皆是,顶天了是给点养老钱、分手费之类的。

        但是,你见过几个女人能顺利摆脱那个男人的?

        除非是你攀上了更高的那根树枝!

        否则……带着他的钱另外嫁人?拿着他这些年给你的钱,去养个小鲜肉?

        你在开玩笑么?

        当然,这些道理,她不懂是很正常的。

        但慢慢地,她就会懂了。

        想了想,柳米笑笑,说:“现在来看,至少四十岁之前,你是没资格考虑这个问题的,你说呢?如果能顺利的给他生个孩子,你就更是这辈子都别想了。也没必要去想这些了。”

        “啊?”

        宋红好像是没怎么听懂。

        “这姑娘真是傻!”柳米想。

        但她只是笑了笑,又说:“你这个问题,考虑的太远了,有考虑这个的工夫,你还不如去想想,虽然你现在红了,但要是背后没有他撑着你的话,你猜,外头会不会有人,想把你连皮带肉都给吞下去?”

        宋红愣了一下,瞬间不寒而栗。

        过去两年的记忆,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惨痛了。

        柳米看看她的模样,笑了笑,走开了。

        很快,她就拿着热腾腾的湿毛巾回来,两人协力,给彭向明抹了抹下身,他也只是哼唧了几声,翻个身,就又睡熟了。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