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很爽的乳乱小说 厨房里挺进岳

    陆君寒:“没事我挂了。”

    宋清婉不死心,接过陈烁的电话,听到这话,赶紧道:“诶,臭小子,等会!”

    陆君寒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面无表情的:“你只有一分钟。”

    宋清婉知道节目的录制快开始了,也不多说废话:

    “我之前在梨梨的书包里塞了一瓶驱蚊水,你们那边天气热,山上的蚊虫肯定很多,你等会赶紧给她喷一下,别让她被咬着了。”

    ……

    陆君寒挂断电话,直接侧头,对着蹲在高高草丛里的小姑娘道:

    “过来。”

    男人确实没有女人那么细心。
很爽的乳乱小说 厨房里挺进岳插图

 

    这确实是陆君寒没注意到的。

    草丛向来是蚊虫最喜欢藏身的地方,数量比其他地方还要多得多。

    这小东西在里面蹲了这么久,而且还是穿的短衣短裤,胳膊和腿都露在外面,恐怕浑身都被蚊虫给叮了个遍了。 陆君寒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小萝莉第一反应是惊讶,没想到爸爸居然发现她了,明明她躲得这么好!

    爸爸那么笨,应该不会发现她才对呀。

    但听到陆君寒的话后,她不仅动都没动,反而还生气的撅起了小嘴巴,“哼”的一声,转过了头:“我才不要呢!”

    陆君寒:“……”

    陆君寒冷若冰霜:“你是不是又想找抽?”

    小姑娘顿时就委屈极了,她蹲在草丛里,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吧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她小手抹着眼泪,小奶音透着哽咽:

    “爸、爸爸你就知道打人家呜呜呜,你都不知道人家都快要难过死了哇呜呜呜……”

    陆君寒:“……”

    陆君寒没多说,大步过去,伸出手,先将人从草丛里拎了出来。

    见她还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的,男人闭了闭眼睛,复而睁开,粗粝的手指指腹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尽可能心平气和的平静问她:

    “哭什么?”

    陆君寒微微蹙了蹙眉头。

    难道是在草丛里蹲太久了?

    “人家才没有哭呢!”

    小萝莉抬起手,抹了抹哗啦啦的眼泪,一抽一抽的较真说,“人家、人家这是在难过……”

    这他妈有什么区别?

    陆君寒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压抑着脾气,又问:“那你在难过什么?”

    小陆梨抬起泪眼汪汪的大眼,哽咽的说,“爸爸,你、你不知道人家在难过什么吗?”

    陆君寒很干脆:“不知道。”

    小萝莉像是伤心极了,哭的更难过了,“爸爸,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人家都哭了这么久了,都、都快哭死了……”

    陆君寒面不改色:“因为你爸我很笨,所以不知道。”

    路过的简程浪:“???”

    但小姑娘果然被哄住了。

    她睁着泪水盈盈的眼睛,吸着鼻子,揪着小手,无比难过的说:

    “爸爸,你都有人家一个女儿了,干嘛还要买三个女儿啊?而且你这么穷,为什么还要这么败家呢!只买一个女儿不可以吗?一下买三个,要是以后,爸爸你没钱娶老婆怎么办呀……”

    陆君寒:“……”

    简程浪:“……”

    到底他是你爸,还是你是他爸?

    这简直为了你爸爸的未来操碎了心。

 事实证明,温柔而耐心的柔情慈父路线,并不太适合某位姓陆的爸爸。

    他显然更适合以实际行动表示他个人对他以后没钱娶老婆的看法。

    果然,将小姑娘打的满地抱头,哇哇大哭,陆君寒胸口堵着的这口气终于顺了不少。

    而小姑娘虽然被打的很惨很惨,但却听到爸爸承诺,这辈子就只会有她一个女儿,不会再买别的女儿,更不会再生别的女儿后,顿时瞪圆了眼睛,高兴的连怎么哭都给忘了。

    就这么仰着满脸泪痕的白皙小脸,软绵绵的小身子抱着陆君寒的腿,甜甜又黏糊糊的小奶音一口一个:“爸爸,梨梨好爱你哦”、“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爸爸了!”

    看的旁边的曲斯年都快酸成柠檬精本精了。

    而简懿早已移开了视线,屏蔽了听觉,打算眼不见、耳不听为净。

    他怕他再看下去,真会拖着简西谚去做变性手术,让他彻底变成女孩子。

    好在,曲斯年他们也没酸太久,节目很快就开始了。

    第三期的节目主题是“荒野求生”。

    顾名思义,6组嘉宾夜晚必须在山顶上渡过,而节目组在中途不会给6组嘉宾任何的交通工具,嘉宾只能徒步的沿着水泥山路,从山脚走到山上。

    好在,这座山并不算太高,大概是山上有座寺庙,平时过年的时候,还有不少的人会上山来祈福祷告,为了行人的方便,还修葺了宽阔平稳又安全性十足的水泥路面。

    就算真的徒步行走,最慢最慢,一个小时也足以到达山顶。

    当然,节目组设置的关卡难度,并不在上山的路上。

    而是……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