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公交车上嗯啊h 留好了下周回来我检查

  什么叫影响公司的形象?

    个人的爱好管公司形象什么事?

    所有人,有的在劝,有的在骂,有的在疑问,但唯一一致的说辞,就是让他删掉那条评论。

    其实认识姜梨的人,或多或少都在替她说话,但他们的声音要不是被人置顶后遭到了人肉,要不就是被骂声淹没在了淼淼烟海里,不知所踪。

    ……
公交车上嗯啊h 留好了下周回来我检查插图

 

    尹曼接到了罗中旭的电话,听说童景山竟然没有主动低头恳求谅解,气的脸色铁青,她的胸脯快速的上下起伏着,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她攥着手机的手,骨节处因为用力,都隐隐发了白。

    “好,这条过了!”

    侠客现场,童景山大手一挥,开始指挥众人转场。

    “吱~”

    一辆白色的汽车呼啸的驶入片场,急踩刹车后轮胎磨蹭着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炸响在众人耳畔,那急促的像是即将撞上什么而猛踩刹车的声音让人心头一跳,忙回头望去。

    尹曼气势汹汹的从车里走了下来,身上的气压低到像是暴风雨来临前,阴云密布的天空,众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喉咙滚动,目光闪烁,身不得立马消失。

    童景山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尹曼,沉着自若的没有一丝慌乱。

    这场面,他早以料到了。

    “童景山,罗中旭要撤资了,你满意了吗?”尹曼一上来,就是一声充满愤怒的质问。

    要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罗中旭能投资这部电影?人不过是塞进来一个女三号而已,已经算是够给面子了的,可结果呢?

    童景山的行为与又要吃奶又要骂娘,有什么区别?

    他这么做,想过将她置于何地了吗?

    童景山静静的看着尹曼,并没有因为听到对方要撤资的话而产生任何情绪上的波澜,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在尹曼近乎惊愕的目光下,平静的开口道:“没关系的,我已经找到投资人了。”

    谁都没有想到,童导竟然闷声不吭的干了这么一件大事,怪不得他这么有恃无恐呢,原来是找到下家了。

    尹曼看着童景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如果投资这么好拉的话,他又怎么会直到现在才当上总导演呢,尹曼忍不住再三确认:“你说什么?你找到投资了?你确定?”

    童景山点了点头,却不愿多说,只是道:“等我拍完今天的戏,咱再细聊。”

    尹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知道有些事并不适合当着众人的面去讨论,她刚刚听罗中旭话里话外的意思,也不是真的想要撤资,归根结底还是想让童景山低头认错,请席雪云回来,道歉的事,也不急在这几个小时。

    “好,我等你。”

    平复下心头的愤怒之后,尹曼恢复了理智。

    童景山转头,冲着愣在原地的众人大喝:“看什么看,赶紧换场。”

    众人听到导演的训斥,作鸟兽装瞬间散开。

姜梨不怎么在乎侠客的导演是怎么想的,她唯一在乎的一点就是:“片酬多少?”

    秦淑兰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此时都被姜梨这句话给堵了回去,她环顾了整整一圈,视线从远处的青砖白墙慢慢移向近些的花圃,花圃里的花娇艳欲滴,煞是好看,品种繁多的就连秦淑兰都叫不全它们的名字,有些认识的,也是些名贵品种,就这一片花圃的花,就能买上京都二环内的一套三室,花顺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生长了一路,直到小路顺着院落两侧收敛。院子的西南侧,靠近石板路,有一座被池塘环绕的假山,池塘里养了些鲤鱼鲫鱼这种可食用的鱼种,偶尔落雨的时候,池塘里会升起一团团的雾气,弥漫整座假山,仙雾缭绕的竟让人有些身处蓬莱的错觉。

    姜梨身后的葡萄架,是攀着回廊顶部生长的,整条回廊直通后院,蜿蜒曲径,雕梁画柱,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就这四合院,这地点段,这面积,这装潢,这摆设。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