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好烫喷了高H 小东西,水这么多,想要吗?

 他侧身让出了道,童景山提着啤酒走了进来,瞧见童景山手里的啤酒,肖浩的胃口就隐隐发苦。

    自顾自的坐在了餐桌上,童景山将啤酒放在了一边,转头对肖浩道:“整点下酒菜。”

    肖浩当着童景山的面打开了冰箱,硕大的冰箱,空空如也,只有几颗小番茄,以及一些零七八碎的调味品罐,肖浩转过头,与童景山大眼瞪小眼:“要不,我把这几颗小番茄……”

    肖浩说着,伸手去拿冰箱里的番茄,手指刚刚碰到小番茄,就如触电般的猛地缩了回来,他“砰”的一声关上了冰箱门,干笑着往厨房走:“内什么,我出去买点吧,怎么能让你干吃小番茄呢?”

    说着,打开了水龙头。

    听着厨房传出的水声,童景山抽了抽嘴角,朝冰箱看了一眼,什么不能让我吃小番茄啊,绝对是那不知何时买的小番茄已经烂掉了!

    童景山叹了口气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他竟然忘了这货是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靠外卖续命的生活白痴懒癌患者了。

    真是失策。

    童景山拿出手机,点了个外卖。

    肖浩将手洗干净后,面部表情的从厨房走了出来,童景山刚好点完餐,放下手机抬头对他道:“先喝一个?”

    肖浩抿着嘴角,道:“我先去看看家里有没有下酒的东西吧。”

    说着就要走。

    童景山一把将他拽住:“不用了,我买好了,先喝点。”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开瓶器。

    肖浩不怎么爱喝酒,家里就连开瓶器都没有,童景山之前特意买过一个放在了厨房里,后来来喝酒的时候发现开瓶器不翼而飞,这么来回几次之后,童景山就买了一个自带吸铁石的开瓶器,挂在了冰箱上,后来这个开瓶器也不见了之后,童景山终于领悟了—合着开瓶器不是不翼而飞的,而是被肖浩给扔了。

    至于吗?

    童景山无语,但依旧爱找肖浩喝酒。

    肖浩任命的叹了口气,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两个透明酒杯。

好烫喷了高H 小东西,水这么多,想要吗?插图
 

    “少喝点,我还得改剧……”

    肖浩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只会让童景山喝得更多,连忙闭上了嘴,但大部分的话已经出了口,童景山看了肖浩一眼,突然拿起酒瓶,仰头喝了起来。

    肖浩的脸顿时就绿了:“哎哎,你少喝点,少喝点,我新换的地毯。”

    肖浩不是担心童景山,而是心头客厅的新地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家的地毯跟童景山八字不合,每次童景山喝醉了,都会吐在他的地毯上。

    一瓶酒下去,童景山的脸上就染满了酒气,他瞪着那双充斥着红血色的眼睛,就像是想要肖浩吞进肚子里一样:“你TM的这个时候,想到的竟然是你的地毯?”

    肖浩有些气短,却还是梗着脖子说道:“谁让你每次喝多了都吐我地毯上?”

    “我赚个稿费我容易吗?天天坑次坑次的写,写完了之后还要被你们这些无良的甲方刁难,一遍又一遍的改,你看我,头发都要秃了!”肖浩说着,也是悲从中来,侠客剧本中的女三号,是他迄今为创造出的最有故事性、人物最饱满最鲜活的一个角色,结果现在竟然为了一花瓶而改剧本,他心里不太爽利,拿起开瓶器就开了一瓶瓶酒,顿顿顿~喝了三口。

    三口下去,眼睛就有些迷离了。

    喝完酒的肖浩,话明显变多了,从一个内敛话少的闷葫芦变成了一个激扬愤慨的话痨了。

    “要我说,我就不改,去他喵的资本,去他喵的投资商,老子的剧本,老子自己做主~~~”

    “呜呜呜,我要恰饭啊,兄弟,真不是我想改的,我跟尹曼那娘们说,不改,我坚决不改,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结果那娘们儿问我,十万够不够……我真不是为了钱,真的,我是为了你的电影能顺利拍摄。”

    肖浩一会儿信誓旦旦的说不改,一会儿又哭哭唧唧说一切都是为了生活,童景山看着喝了一瓶就有些喝大了的肖浩,多少有些羡慕。

    “老童啊,要我说咱们要不就玩个大的,换人,咱直接换人……”

    童景山也想换人啊,但不是条件不允许吗?

    他叹气:“换谁?换谁能补上这么大的一个窟窿?”

    肖浩挥了挥手,突然大笑:“压制资本的当然是更大的资本,换谁?你说换谁?当然是换这个圈子里,背后资本最大的明星了。”

    童景山抽了抽嘴角,笑自己竟然还在认真听他说这些醉话,废话,他能不知道这个?但侠客这部电影本就是一个投资不大的小成本电影,而且需要更换演员的角色还是一个戏份不算太多的女三号,背后资本厉害的女明星哪一个看得上自己的这个电影?

    “呵,资本大的明星,能看得上咱这个电影?”童景山自嘲一笑,抬起手又灌下一杯酒。

    “哈哈,我一猜你就得这么说。”肖浩自得一笑,以为自己的样子贼帅,其实傻死了,童景山都没眼看。

    他突然神神秘秘的凑到了童景山的身边,小声的道:“姜梨,我说姜梨。”

    他顿了会儿,忍不住的抬高了语调:“你去找星辰娱乐,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投资,就让姜梨饰演侠客的女三号,星辰娱乐一定会答应的。”

    童景山嫌弃的将他的脸推开,冷笑:“用一个花瓶换另外一个花瓶?”

    肖浩眼神迷离的看着童景山,跟看一个傻子一样:“你没看‘挑战’?”

    “哦对了,你光顾着拍戏了,你等着啊!”

    肖浩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又摇摇晃晃的往客厅走,从沙发上拿起笔记本电脑,一路捧着,捧到了童景山眼前。他翻开电脑,迷糊着眼,费力的点开了驯鹿影视,实在是眼前的重影太多干扰了他的动作,他将电脑扔给了的童景山:“你,点开‘挑战’的第五期第六期,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看完了你就知道哥这个想法有多牛逼了,还有,现在姜梨正好出在风口浪尖上,如果你这个时候向姜梨抛出橄榄枝,一定会让星辰娱乐对你另眼相看的,相信我,星辰娱乐就是姜梨的爹,这爹,还贼尼玛护犊子!”

    “老哥,你以后能不能平步青云,就看着一哆嗦了我告诉你。”

    “英雄每多屠狗辈,自古侠女出风尘……”

    “我要踏碎凌霄,放肆桀骜,我要让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让这地再也封不住我的心,我要让这诸天神魔都烟消云散……我,我要让这世上所有的资本都被我一棍敲碎,让……”

    “呼噜~呼噜~”

    童景山抱着笔记本,看着说了一通胡话后彻底睡死过去的肖浩,迟疑了片刻,还是按照他说的,打开了‘挑战’的第五期节目,看看也无妨,事情也不会再糟糕了。

    蓝台,编辑部二部,会议室。

    王牌挑战的制片、导演、编剧、监制集聚一堂,制片坐在黑色长方形会议桌的主位,导演与监制分别坐在会议桌两侧的首位,编剧与节目主要工作人员依次而坐,气氛略显严肃。

    他们今天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姜梨去留的问题。讨论他们是否要在网友们情绪愤慨的档口还一意孤行的邀请姜梨当王牌挑战飞行嘉宾的问题。

    “首先我觉得,比起姜梨参加‘挑战’前的名声,现在姜梨的名声反而还要好上一些,隔壁的‘挑战’都敢在姜梨名声臭到底的时候邀请姜梨参加节目录制,咱们有必要为了网上的非议而特意开这个会?”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