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柳岩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被小男滋润的熟妇

李茵茵捂着嘴偷笑,有时候受伤也不见得就全然都是坏事,现在看来,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自己最起码可以好好的享受几晚美妙的梦乡了。

翌日清晨,李茵茵起了很大的早,女孩子都是有比较心里的,昨天她翻看了很多网络上的消息,有很多网友都对她和洛溪之间的颜值进行了比较。

梳妆台前,女人耐心细致的修饰着自己的妆容,顾念聿瞧着女孩的样子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而后走到了她的身后,张开双臂,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素颜的样子就非常好看了,如果在化妆的情况下,会让他们那些小演员们感觉到自卑的。”

顾念聿也算是一个说情话的小王子了,茵茵一度觉得,自己当初之所以喜欢上他,就是因为他这张能说会道的嘴,明明在外人面前非常高冷,但是在自己面前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你不懂,这是我们女孩子的通病,在情敌面前输了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

李茵茵一本正经的说着,拿着眼影盘在细心的描绘自己的眼睛,本就充满澄澈的双眸在化妆品的添加显得更加的美丽。

“茵茵,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你这个样子总会让我感到莫名的担心,担心你被别人给拐跑了。”

顾念聿委屈巴巴的说着,总觉得自己身边存在着很多情敌,都在跟自己竞争着茵茵,先前是自己的弟弟,后来又出现了一个柏宁,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其他人呢?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你放心,既然我认准了你就一定不会被别人拐跑的。”

李茵茵捏了捏男人的脸,唇角带着一丝丝的笑容,眼神中夹杂着莫名的喜悦,自己也不过就是化了个妆而已,他就有这么大的危机感了,若是告诉他剧组内有很多帅气的男人,他会不会直接就吃醋呢?

“茵茵。”

顾念聿瞧着李茵茵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有些不开心的又哼唧了一声,总觉得她是一副想要抛弃自己的样子,看来自己必须要早一点的准备婚礼了,这样就可以一辈子把她牢牢的拴在自己的身边。

一处充满书香气息的校园内,这段时间来李悠,一直都在关注自家姐姐的问题,现在网络上关于对她不良的言论发酵的非常厉害,自己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在学校受到大多数人的排挤。

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意外,会对自己产生恶意,自己并不在乎,等到他们知道自己所崇拜的偶像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他们就会对自己现在的行为产生极度的厌恶。

“打扰一下,我可以问一下校长室怎么走?”

就在李悠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应该给自家姐姐打个电话询问现在的情况的时候,听见了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抬眸微微扫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丝惊讶的表情。

“喂,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柳岩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被小男滋润的熟妇插图

 

女孩再一次开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本以为是一个书呆子,没想到这男孩长的还挺帅气的,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架着一个金丝框眼镜,显得特别的有书香气息,就好像那个小说故事里的男主角一样。

“听见了,我带你去。”

李悠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恢复了一贯的高冷,手插着兜走在了前面,女孩笑盈盈的跟在了男孩的身后,嘴里面却一个劲的说个不停。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是哪个年级的?你怎么不说话啊?”李悠听着女孩一连贯的问题,眼神中并没有一丝丝烦躁的感觉,反而多了几分柔和,以前若是有人在自己身边如此烦躁,自己应该会第一时间选择远离他,但是今天并没有。

“我叫李悠,高三一班的。”

李悠清冷的声音并未打消女孩的积极性,她依旧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叽叽喳喳的不停开口。

“我叫苏默,沉默的默,真的好巧,我也转到了高三一班,今天是来办转学手续的。”

女孩笑盈盈的说着,李悠在听见她的这个名字以后,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还真的适合本人,有极度的不符,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沉默的感觉?

“前面就是校长室了,等你出来以后,我带你一起回班级里。”

李悠依旧是一副高冷的样子,苏默若不是瞧着他带自己过来,估计并不会觉得他是什么好人吧?

校长在看见苏墨进来的时候格外的欢喜,她是苏家的女儿,一直在国外上学,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回来,没想到我会转到他们这个小县城,这其中缘由非常复杂,自己也不方便多问。

“李悠。”

校长瞧见了站在外面的男孩,眉头微蹙,他怎么站在这里?难道梳头这个苏默认识吗?李悠的身份自己非常清楚,上一次顾念聿在来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找自己谈过话了。

更何况,李悠但成绩非常出色,一直都是班级里的第一名,他的成绩很有可能考进名校,会给他们学校争光添彩,也可以增加曝光率,提高下一学期的入学率。

苏默看着校长的样子,还以为他是要责备李悠,急忙上前替他讲清缘由。

“校长,我是因为没有找到路,所以才求助他的,跟他本人无关,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苏默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李悠瞧了眉头微蹙,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她是如何觉得校长要惩罚自己的呢?

校长本人因为女孩的话微微一愣,而后连连摆手表示自己的意思。

“苏同学,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没也要惩罚李同学的意思,我只是想要问他打不打算参加过段时间的物理比赛?”

李悠瞧了眉头微蹙,物理比赛的地点自己非常清楚,就在姐姐那里,正好自己可以再参加的时候了解一下网络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可以,这次比赛我会参加,关于住的地方和食宿问题我自己会解决。”

学校只有一个代表,因为李悠成绩出色的原因,所以他当仁不让。

“那太好了,本来还以为你们这群高三的学生不会愿意参加呢。”

校长兴高彩烈的说着,站在一旁的苏默,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微微有些尴尬。

    童景山手里夹着烟,他的指甲因常年吸烟而变得有些黄,徐徐上升的烟雾遮盖住他那双充斥着红血丝的眼。

    他看上去有些憔悴,像是一夜未眠。

    侠客拍的不太顺利,资本与市场的裹挟压得他无法喘息,他明明只是想拍出一部好看的电影而已,就这么简单的要求竟然就卡在了一个花瓶的身上。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皱起了眉头,烦躁的将烟掐灭。

    “喂!”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些颗粒感,不知是因为一夜未睡,还是因为抽烟抽成的烟嗓。

    “景山,席雪云饰演的角色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三号,非要这么较真吗?”电话里,传来了侠客制片人尹曼略显无奈的声音,她就想不明白了,童景山为什么要跟这个角色死磕,还因此拖沓了侠客的拍摄进度。

    童景山的眉头周得更深了,他压低着嗓音,说道:“你明明看过剧本,知道女三号的重要性……”

    “是,我是知道,可相比于男女主之间的对手戏,谁又会在乎一个女三号?”尹曼不客气的打断了童景山的话,声音中多了一抹生硬:“景山,老童,你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多少年了?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一步,你非要因为这些枝叶末节的事情而得罪了公司,得罪投资商?”

    “这圈子里的事,你看到的,经历过的还少吗?你怎么到了节骨眼上就犯傻呢?”

    “我已经去找过肖浩了,他已经同意修改剧本了,老童,一天,我只给你一天时间调整心情,明天你亲自给廖总打电话,把席雪云叫回来。”

    “老童,低个头掉不了二两肉,更何况也不是让你给席雪云打电话,而是给廖总,投资商那边也没想把事情做得太难堪,是不会让席雪云那个小明星骑在你头上的,你也给个面子,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尹曼苦口佛心的劝着,好的坏的,软的硬的,都说了个遍。

    “改剧本?尹曼,你明知道这……”

    “童景山,沔阳国际的投资占了拍摄资金的多少你是知道的,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吗?如果沔阳国际撤了资,那电影的资金就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这个窟窿怎么补?你砸锅卖铁都补不上!”

    “老童!”

    强调完利弊之后,尹曼强势的声音又软了下来:“你要是还想让电影顺利拍摄,就别抓着女三不放了,想想男一女一,再这么耗下去,人家就没有意见?毕竟签约的时候人家只为电影预留出了三个月的档期,如今时间已经过半了,可拍摄才进行了多久?你就非得让整个电影泡汤才肯低头退步吗?”

    童景山抓着电话的手微微颤了颤,他眼底的光慢慢的熄灭了:“我知道了。”说出这句话之后,他整个就像是沧桑了十几岁,就连声音都没有气力。

    听到童景山的声音,尹曼有些不忍,但现实的问题却让她没法说出安慰的话,她叹了一口气:“老童,今天就不要拍夜戏了,好好休息一晚吧。”

    说完,尹曼挂断了电话。

    童景山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牵扯着嘴角笑了笑,却发现,笑比哭难。

    他起身,抓起挂在门边的外套出了门,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打啤酒,打车前往了肖浩的住处。

    肖浩,是侠客电影的编剧,也是童景山的好友。

    听见门响的那一刻,肖浩就知道,门外敲门的人绝对是童景山。他打开门,看着一脸憔悴的童景山,微微的叹了口气:“进来吧!”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