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主人野外羞耻调教贱奴 皇上您摸得奴婢好爽

然后简单就突然道,“哎,爸,妈,你们把这两套房子给我们了,那果子那里知不知道啊,她同意么?”

胡妈就道,“这两套房子她都不知道呢,所以,你们也得保密,到时候就说是你们自己买的,就不要说是我们买的了。”

简单和胡硕就相互对望了一眼,突然就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跟着简单就挽上她的胳膊,玩笑道,“爸妈,你们这算不算是偏心眼儿呀?”

胡妈就认真地点了点头,“算,不过我们可是没有重男轻女的想法的,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只不过我们是这么想的,我们觉得啊,我们终归是跟你们一起过日子的,这老了啊得靠你们养活,将来生病了得靠你们照顾。

这胡果啊,这结了婚,也就是一家人了,他们那边也有自己的老的要尽孝,肯定是不可能照顾到我们啥子的,所以给她少分一点,给你们多分一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再说,你们要是生的是俩闺女还好说,到时候一人给个两套房再一点钱作为陪嫁就算了,可是是两个小子,就现在社会的娶亲形式来看,你家底淡薄了还真是不大容易,那哪知道发展到他们那个时代去又是个啥子样子的,所以家产还是殷实点的好。”

简单就笑,“我们自己可以挣的,再说他们也不能老靠着祖辈的家产过活啊,关键的还是得靠他们自己。”

胡妈就道,“话是不假,但是也要让他们无后顾之忧啊,那古人都还常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

我们跟你们爸那会儿,你看就是因为我娘家的家底淡薄,我出来工作了要拉扯娘家一把,所以我跟你们爸结婚就结的比较晚,后来带孩子也带的晚,都是到三十好几,我们才生的胡硕。

像我们那边小区里,有好几个,年龄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人家都在做曾祖父母了,我们就比别人要少一代人呢。”

简单就道,“这是没办法的嘛,像我们家跟我大伯们家可不就是要少一代人么,她现在也在做曾祖母曾外祖母了。”

胡妈就道,“所以说嘛,家底殷实了,孩子们就能早结婚,然后他的孩子也带的早。”

简单就不同意胡妈这说法,她觉得就算是家底殷实了,然而一直没遇到自己理想之中的伴侣,还不是照样会一直单着,现在又不像以前那样子女的婚事完全由父母做主,都是讲究的是自由恋爱,以前那种由父母包办的婚姻倒是结婚早孩子就带的早。

不过这话她也不好说,免得把那个气氛搞的不好了,所以她就转了话题,“那我们就替两个小家伙谢谢爷爷和奶奶了,谢谢爷爷和奶奶给我们的房子,不过,那租金就还是你们收着吧,也不要叫人家改收款账户了,也省得麻烦,我们现在又不缺钱用,你觉得呢?”

最后这句话她是望着胡硕说的,胡硕就点了点头,“嗯!”

主人野外羞耻调教贱奴 皇上您摸得奴婢好爽插图
 

胡爸胡妈听了都就呵呵地笑着,然后胡妈也没推辞,“行,那房子你们拿着,租金我们就先替你们收着,等哪天你们需要了,我们再给你们。”

跟着她就把个首饰盒又递给他们,“这个镯子呢,我们本说是给胡果作为陪嫁的,可昨天晚上给她,她却不要,说让我们留给你们两个,到时候留给两个孩子,他们兄弟俩一人留一个,这样将来他们也不会说亏腔。

我跟你们爸想也是,所以也就没有执意让她收下,不过后来我跟你们爸又商量了一下,不是除了原先就说好的给胡果锦里和桐梓林那两套房,和二环路边上的那一间铺面外,我们名下还有一套跃层的房子跟另外两个铺面儿。”

胡硕就和简单点了点头,胡妈就继续道,“我们就想着,既然她不要那个镯子,那我们就多给她一个铺面儿,你们觉得呢?”

然后她这话一说出口,目光就认真地盯着简单跟胡硕两个人。简单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应了,“没问题啊,我完全没的意见。”

然后胡爸胡妈就看向胡硕,胡硕就道,“这种事情,你们决定就好,无需过问我们,东西是你们的,你们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我们是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的。”

胡爸胡妈嘴角的笑容就扩大了,然后就听到胡妈道,“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到时候就跟胡果说这是你们的意思。”

简单就哭笑不得,敢情还让他们做这个好人呢。

事情说定,胡爸胡妈就进屋去看了一下孩子们,见他们都睡的很好之后,然后就回了隔壁,然后胡硕就将胡爸胡妈他们拿过来的那几样东西给收起来了。

然后简单就又重新躺回到床上,跟着就问胡硕,“你说我们要不要再跟胡果添点儿?我怎么觉得我们是占了大便宜。”

胡硕就安慰她道,“玉石这个东西不好估量,在经济活跃好的情况下,它可能就很值钱,几万十万几十万上百万,上千万都有可能。

若是在经济境况不好的情况下,那它就不值钱,也就是一块石头雕琢成的工艺品而已,再顶多也就是一个好看的装饰品而已。”

简单就点了点头,“说的也是,”突然她就好奇起来,“唉,你说,奶奶她当初是怎么有这么一对玉镯子的?”

胡硕就道,“听说是我爷爷年轻时候在野外放牛的时候捡到了一块石头,然后他觉得那块石头好看就带回了家,后来跟我奶奶结婚了,然后他们就来了成都,那块石头也就一直带着。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个石头就破了一块皮,然后就露出了里面的玉质的东西来。

那个时候,我爷爷已经见多识广了,然后就让我奶奶把那块石头给收好,后来又悄悄的找人打磨了这一对玉镯子。”

简单就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

胡硕就点了点头,“听说本来还有一个玉吊坠跟一副玉耳环的,但是那个玉吊坠不小心弄掉了,而那对玉耳环被我奶奶拿去当了开糕点铺子了。”

简单就道,“没事,能得到一对镯子就已经很不错了,咱们不能太贪心,横竖这都是捡来的财富。”

“嗯,”胡硕就又点了点头。

然后简单就又把话题给扯了回来,“唉,你说我们就不给果子再添点儿?”

胡硕就道,“那你说添多少?”

简单就看着他道,“要不我们就给她凑个整数好了。”

“十万?”

“嗯!”简单就点了点头,“我倒是不觉得我们占了她便宜,对她有所亏欠,而是觉得她说的那句话挺有道理的,是啊,你说我们手上就一只镯子,将来是留给哪个孩子的好呢?

无论留给哪一个,另外一个都会说亏腔,说我们偏心眼儿,我可不希望我们当一对偏心眼儿的父母。

先不说那镯子究竟能值多少钱,就她能把原本属于她的那只镯子让给我们,解决了我们将来的麻烦,我就觉得她还是蛮有心的。”

胡硕就点了点头,“行,那就给她十万吧。”

简单就道,“行,那你看是直接转给她还是单独给她一张卡。”

胡硕就道,“就直接转她吧,省得另外去开张卡麻烦。”

“好,那就直接转卡。”

到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胡果就和黎骁回来了,然后就将两个红本本摆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

胡爸胡妈他们看后都十分地高兴,然后就问他们,“你们看要不要抽个什么时间,咱们两家人坐下来一起好好的聚一下?”

胡果就和黎骁相互对视着,然后胡果就道,“要不就抽在咱们家俩宝满月的那天吧,到时候嫂子也出月子了,一家人坐在一起也热闹?”

黎骁就点了点头,“嗯,可以!”

胡爸也道,“我看行,到时候双喜临门!”

“好好好,那就那天,”胡妈也觉得那天的安排甚妥,于是也就爽朗的应了下来。

然后胡果就对着黎骁道,“你在这里跟爸先说会儿话,我过去看下嫂子跟两个侄儿。”

黎骁点了点头,然后胡果就起身去隔壁了,可才走了几步,她便又马上折了回来,然后拿起茶几上的红本本道,“哦,忘了这个,我拿去给我嫂子也看一下。”

黎骁就笑了,胡爸胡妈也跟着笑了。

到了隔壁,胡硕正在给俩宝中的一只洗屁股换尿不湿,而简单正在逗着另一只,她哥现在是对照顾婴幼儿的手法越来越熟练了。

只见他用一只手提着小朋友的两只小脚丫子,然后小屁股蛋子就露了出来,然后他就快速地从那热水盆里捏干一条帕子然后就快速且轻柔地给他檫拭着小屁屁,然后放开,洗了帕子又开始檫拭他们的前面。

胡果走过去看,就见两只都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珠子在东瞅西看,简单逗着的那只嘴角居然还挂着微笑。

“呀,我们宝宝都可以笑了,笑了耶?”胡果就觉得很吃惊。

简单就道,“人家在肚子里的时候就会笑了,”跟着她就逗着自家的某宝,“告诉姑姑,是不是呀?”

小家伙继续微笑着,简单就道,“好了,不逗你,免得你得会儿扯嗝儿,”然后她就对着胡果道,“他们经常在睡觉的时候也会微笑。”

胡果就道,“这样啊?这么早?”

简单就点了点头,“啊,”跟着她就问,“证儿扯了?”

“扯了,”胡果将身后背着的东西给简单看,简单从她手里接过,然后翻开,跟着就笑眯了眼道,“嗯,很好,那可就恭喜你们两个了。”

“谢谢,”胡果将那结婚证又接了回来,跟着就听到简单又问,“你们真不打算办酒席了?老家可能会好些,对疫情的管控不是那么严。”

胡果就摇了摇头,“不办了,没意思,而且还麻烦的很,你说你这回请了别人来,到时候别人家有事又请你。

他们家现在就只有一个妈在,而我们跟他哥嫂们又是常年在外,根本就很少回去的,和他们那儿那些人根本就打不着交道的。

到时候要是别人家有什么事,需要请客,她大可以有交情的就去,没交情的就不去,过后别人也不会说啥子,你说这回要是我们请了,到时候还不得她一个人在老家还呀?那何必嘛?”

简单就点了点头,“这个倒也是。”

跟着胡果就道,“所以,不办,坚决不办!这婚姻幸不幸福是过出来的,而不是给别人看出来的。”

简单就点了点头,“说的有道理。”

胡硕将某小只的尿不湿换好,然后又重新包裹好襁褓,然后就将他放回到了婴儿床上,而简单旁的那一只也被他们爸抱起同样放回到婴儿床上去了。

就这样,俩小只在没有大人的逗玩下,然后独自瞪着天花板,很快一双眼睛就瞪累了,然后就又一前一后地睡着了。

看着那软萌的小样子,胡果就轻声对着简单道,“好可爱,而且也乖得不得了,睡醒了然后就独自耍一会儿,耍累了然后就又睡,简直都不哭闹的。”

简单就道,“只要他们不饿,屁股下面是干爽干净的,他们都不得闹。”

胡硕去倒了水,然后又晾晒好他们洗小屁屁的帕子才又重新进来,然后拿起简单放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给胡果转了十万块钱过去。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