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老师扒开衣服让我玩弄大白兔 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八次

聿真问:“它吃鸡蛋?”

李菡瑶刚想点头说“还吃鸡”,忽然想起麻点这么庞大的身躯,要吃多少鸡蛋和鸡才能吃饱?现在有许多百姓还吃不上鸡蛋呢,她居然用鸡蛋养蛇,恐怕会被传骄奢,可她已经说出口了,再改也来不及了,只能从措辞上改正。

她便点头道:“偶尔喂它鸡蛋,大多时候都是它自己觅食。它什么都吃,老鼠、鸟雀、野兽,逮着什么就吃什么。别看它身子大,吃一顿能管许多天,有时一个月都不用再吃东西。好养的很。有它在,家里老鼠是没有的。”

众人听了惊叹不已。

少时,鸡蛋拿来了。

赵君君和王均兴奋地去投喂麻点。

方无莫这才得了机会,过来向李菡瑶谢恩,又关切询问“皇上无事吧?今后可要谨慎些。”黄修也把李菡瑶上下打量,唯恐她少了一根头发,两人眼里的爱护和宠溺,看得李卓航都吃味了,觉得女儿被人抢了似的。

李卓航不能跟着两人吃醋,便转向谢相,很客气地寒暄道:“今日,谢相受惊了。”

谢相一听这口气,便知他对自己生了嫌隙,因为自己没有及时阻止刺杀。此刻,直接解释无用,不如顺势而为,于是他叹道:“本官真是受了惊吓。”

此言一出,李菡瑶也看过来。

方无莫等人也都停止说话。

李卓航看出谢相意图解释,倒也配合,故意道:“好在谢相无事,否则本王罪过可就大了,说不定会被人污蔑贼喊捉贼,于混乱中谋杀朝廷重臣。”

谢相忙拱手作揖,惭愧道:“江南王切莫如此说,本官更无地自容了。那刺客喊‘王爷有令,杀’时,本官不敢相信,及至朱雀王出手,本官都还像做梦一样。本官想,以朱雀王的品性,绝不会擅作主张对月皇下手,难道是主上的旨意?本官与主上接触时日虽短,但自觉识人眼光不差,主上胸襟磊落、气度非凡,且对月皇用情至深,今次派使团来江南,就是为联姻的,还特地叮嘱本官做好这冰媒,又怎会背着本官暗中指使朱雀王对月皇下手呢?本官惊诧犹豫,以至于没能当机立断,揭破刺客阴谋,差点酿成大错。此乃本官失职,待见到主上,本官自会请罪。现在先向江南王和月皇赔罪。”说罢,深深地一揖,拜了下去。

李卓航忙扶住他,不让他拜,口内道:“谢相多虑了。当时混乱,谢相又身处人群中,看不清形势,疑虑是难免的。”
老师扒开衣服让我玩弄大白兔 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八次插图

 

若是跟谢相熟的话,他准会骂“老狐狸”;可是他跟谢相不熟,这话骂出来恐怕会平添风波,影响双方和谈,只好嘴上说着违心话,在心里骂谢相。

这时,朱雀王也上来了。

李菡瑶瞟了王爷一眼,笑道:“况且那时候也说不清。好在朱雀王反应迅速,也不费事辩解,直接将刺客击毙,以行动做了解释,省去了多少口舌和纷争。”

朱雀王深深看着她,心想:“人人误会本王,只她准确体察出本王用意。无怪主上爱她,凡见过她的人都能被她吸引,原先不服她的人也多被她收伏,除她容颜绝色、才智超绝外,这洞察人心的本事也是无人能及。”

李卓航点头道:“王爷有决断。”

谢耀辉心想:“所以本官没决断。”

他也在心里骂李卓航“狐狸”,变着法儿损自己,可是他不能表示听懂了,只能装糊涂。

周黑子凑过来给谢相解围道:“朱雀王的反应是一等一的快,谢相也只犹豫了一会,下官惭愧,当时急得六神无主,好在谢相很快看清形势,并告知大家这是敌人阴谋;还有鄢大人、落大人,也很快察觉了,应对及时。最让下官佩服的是月皇——下官就不说江南王了,毕竟王爷年岁大些,经历多些,镇定不算什么;月皇才十几岁的年纪,遇事临危不乱,指挥若定,这份胆色和气魄,和下官的恩师梁大人年轻时一样。但梁大人幼年遭受大难,死里逃生,才历练得处变不惊,而月皇自小生在富贾之家,竟也有如此胆色和气魄,可见是天生奇才,当世之下,唯有昊帝能与之比肩。”

他一通马屁拍了七八个人。

这能力,无人与之比肩。拍马屁的同时,他还不忘提醒众人:梁大人是他“恩师”,他跟昊帝算师兄弟呢;至于他只是梁心铭的门生,而非嫡传的弟子,这个就不用刻意解释了。

李菡瑶笑道:“周大人夸的朕都不好意思了,是真不好意思,不是谦虚。这么说,还要和谈?”

她看向朱雀王和谢相。

朱雀王坚定道:“自然!”

谢相也斩截道:“要谈!”

周黑子在旁也猛点头。

李菡瑶和父亲对视,均微笑点头。

鄢芸上前,笑问朱雀王道:“此事因晚辈而起,王爷还要追究晚辈擅闯军营之罪吗?”

朱雀王冷声道:“自然要追究。你可得把他们藏好了,若被我们的人发现了,绝不放过。”

鄢芸会意道:“晚辈明白,若他们被王爷拿住,任凭处置,晚辈绝不敢再求王爷放过他们。”

王均在旁暗自吐口气,暗想:“还是和谈好,刚才真太可怕了,若开战,后果不堪设想。”

其他人也是一样想法,双方重归于好,都笑容满面,又因为深知这和谐来之不易,格外珍惜,都小心翼翼地维护,彼此客套、恭维,甜蜜的像新婚。

李菡瑶笑眯眯道:“和谈的事,暂时等会儿,朕要劳烦谢相和周大人先帮朕做件事。”

周黑子忙道:“请月皇吩咐。”

李菡瑶指着月台台基下五花大绑的刺客道:“周大人和谢相都是能臣,尤其谢相,最擅刑名审讯,还请二位帮忙审问这刺客,弄清他的来历和背后主谋。敌人想挑拨我们反目,我等越要同心协力,这才是社稷之福。”

谢相慨然道:“微臣领命。昊帝和月皇本是一家,敌人休想离间。今日之事,依微臣看来也是好事,将奸细一网打净,省了他们藏在暗处,终是个隐患。”

李菡瑶道:“谢相所言甚是。”

于是,谢相、周黑子、落无尘、鄢芸、火凰滢五人联手审问刺客,或威逼,或利诱,或使诈,或激将,十八般手段轮番上场,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便问出这些刺客系镇南侯麾下一支残余人马,混入书院,见机行事,意图挑拨昊帝和月皇交战,他们好从中浑水摸鱼。

其中许多细节,也不能一一细述;更有被他们窃取身份路引而谋害的读书人,要找出尸体,分别取证、定案,都交给县衙的衙差和方勉麾下官兵执行。

这里,李菡瑶宣布继续谈判。

谁也不能阻挠她和王壑!

依旧是周黑子和火凰滢先上。

周黑子因弹劾李菡瑶十大罪状,惹得王壑不高兴,发了几句话,害他被媳妇发落在书房睡了好些天,教训惨痛,令他后悔莫及,再也不敢触新君的逆鳞;其次,此次若联姻成功,李菡瑶便是未来皇后,还是极厉害的皇后,得罪了她,他以后别想在朝堂混下去;再者,他为社稷考量,想兵不血刃收复江南,谈判须有技巧;最后,刚经历的这场刺杀,令双方言归于好,相处甜蜜,他言行便小意、温柔许多,谈判的策略也改用怀柔之策,诚恳的很。

他先朝上首的李卓航父女恭敬拜了拜,再拱手团团转了个圈,对论讲堂所有人都行了礼,才直起身,侃侃而谈:“周某从不轻贱女子。在家,周某爱重妻子;在外,周某也敬佩有才德的女子,譬如梁大人。月皇德才兼备,小臣同样敬佩,然自古男尊女卑,男子继承家业也是祖宗规矩,男娶女嫁是世人皆知的习俗,只有极少人招赘婿上门。此举若在民间尚无大碍,然君王入赘,必将引发天下动荡。月皇敬重我主,更爱护天下百姓,怎忍心引发内乱,使百姓受苦?”说到最后,他朝李菡瑶拱手,似臣子进谏一般。

李菡瑶浅笑不语,静观发展。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