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公车上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张谨言憨笑道:“也不是。”

月台上,李菡瑶见方无莫脱险,这才放心,吩咐方勉“把人捆了,回头就在此审问。现在肃清全场!鄢爱卿、落爱卿,你们即刻拿出章程,将书院清查一遍。刺客混进来就罢了,竟把武器也带进来了,你们太疏忽了。”

落无尘和鄢芸同声应是。

落无尘道:“臣看见,刺客将刀片藏在头发中。今日来的多是读书人,搜身已经是对他们不敬,若再摸头碰脚的,未免太过,故而没检查头顶,才被刺客钻了空子。”

李菡瑶坚定道:“那就检查发顶!”说着看向谢耀辉,郑重道:“谢相乃使团主官,又最擅长刑名侦破,还要劳烦谢相协助我们。排查刺客是其一。其二,在场诸位不是举人便是进士,最差也是个秀才,进来都登记了名姓,有身份路引为证,这些刺客哪来的读书人身份路引,且是秀才举人的身份路引?朕担心他们抢夺了别人身份路引。若仅是抢夺身份路引还罢了,就怕他们丧心病狂,连人都害了。——伤害无辜的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定要查清楚!”

谢相凛然道:“这是应该的。老臣定当配合。”

落无尘道:“臣也正担心此事。”

方勉忙传令,对讲堂内众人逐个排查。

藤甲军当即忙碌起来。

那刺客见刺杀行动功亏一篑,不但没能杀了月皇和江南王,连方无莫等重要臣子也未杀了,恨极,禁不住对李菡瑶破口大骂:“妖女!你祸乱天下,必遭天谴!”

李菡瑶毫不在意——

这不是第一个骂她的人。

骂她的人多着呢。

然她依旧鸿运高照。

可见她命硬!

火凰滢笑道:“恰恰相反,月皇乃天命所归,有神龙护卫,岂是你等无义之辈能伤害的!”

刺客“呸”了一声,骂道:“狗屁的神龙!一条蛇而已,别装神弄鬼了!妖女残暴不仁,杀害几万俘虏,血染东海,还满口仁义,欺瞒世人,怎会得天庇佑!”

方勉不耐烦道:“吵死了!”下令将刺客嘴堵上,就丢在月台台基下,说“等忙完了再审他。”

李菡瑶听见“神龙”二字,想起它还在吞人,忙看过去,见吞的只剩一双脚在外,禁不住浑身恶寒,忙排开藤甲军,走到巨蟒跟前,抬起玉手拍打它脑袋,嫌弃地命令道:“别吃了!吐出来!人也是能乱吃的?”

巨蟒嘴里含着刺客,停止吞咽,却不肯吐。

李菡瑶见它不动,提声喝道:“麻点?!”

上上下下的人都呆滞——

麻点是什么典故?

还有,月皇呵斥这蛇就像呵斥自家养的狗似的,又是什么缘故?这美人和蛇站在一起的画面,简直不要太惊悚,同时又让人心生敬畏,想要膜拜。

别人害怕,王壑嫉妒。

嫉妒那条蛇!

他想:“丫头会玩蛇。这蛇肯定是她养的。”

这怀疑是有来历的:当年他在李家避难时,衙差进李家搜查,眼看就要搜到他藏身的树丛,是李菡瑶嚷“有蛇”,才解了他困境。他当时就想,自己钻进树丛躲了那半天,也没见有蛇,衙差一来搜,蛇就出现了,竟没咬他,实在太巧了。如今想来,定是李菡瑶丢的蛇。他大姐就很会捉蛇,他知道一些玩蛇人的手段。

为了证实猜想,他仔细观察那巨蟒,只见它挨了骂仿佛很委屈似的,不甘不愿地把刺客吐出来,脑袋一点一点的,那刺客身子便一节一节朝外退,最后“扑通”一声,落在月台上,还是活的,还在动,满身的粘液。

是她养的无疑了。

王壑得出结论。

绿儿和小青尖叫着跑到李菡瑶身后,一左一右,各自抓住李菡瑶的袖口不肯撒手。

李菡瑶左右瞧瞧她俩,失笑道:“这么害怕?”

绿儿小声道:“怕蛇。”

小青连连点头附和,她们并不胆小,有时候甚至比一般的男人都要胆大,但却怕蛇。

李菡瑶道:“麻点不咬人的。”

绿儿:“……”
公车上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插图

 

女皇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朱雀王盯着那蛇道:“连本王都怵呢,何况她们。”

李菡瑶忙道:“麻点真不咬人,今天刺客杀气太重,激怒它了,所以就……”说到这说不下去了,因为朱雀王斜睨着她,一副“鬼才信你这谎话”的神情。

李卓航走过来,对朱雀王躬身拜谢道:“今日,多亏了朱雀王出手相救,王爷大恩,李某感激不尽。”

朱雀王眼望着巨蟒,漫不经心道:“江南王无需客气,若非本王执意要震慑鄢家那丫头,也不至于让刺客钻了空子,差点酿成大错,江南王别怪本王才好。”

李菡瑶忙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刺客混入论讲堂,迟早会动手,提前暴露了也是好事。”

朱雀王听了这话,凝视着她的眼睛,问:“月皇就不曾怀疑过,是本王主使的这场刺杀?”

李菡瑶摇头,微笑道:“王爷乃铁骨铮铮的男儿,最是忠义。朕不相信,在朕送军粮军服驰援北疆、救了王爷和北疆将士后,王爷会做出背后下毒手的事。此举既违背了昊帝旨意,是为不忠,也违背了王爷素日为人行事的原则,是为不义;王爷若要动手,必是公然宣战。”

李卓航也道:“本王也不相信。”

朱雀王听得心里十分舒畅,罕见地露出笑容,故意道:“月皇这可料错了,本王对敌人从不心软,从不忌讳用毒计。虽然月皇深明大义,但再深明大义,本王为了天下,还是会对月皇出手;今日救月皇,全因为昊帝。昊帝曾叮嘱本王,绝不可伤害月皇,定要保月皇安全。”

李菡瑶道:“朕知道他。”

说着目光飘向大门口。

王壑也正看着她。

两人隔空凝视。

看进彼此心底。

甜蜜,

如潺潺溪流淌过心田,

汇入心湖。

心湖动荡,

泛起层层涟漪,

扩散无边。

仿佛站在万里江山的云巅,

望古今未来,

镇人间纷乱,

开盛世太平!

李卓航见女儿痴痴地看着讲堂外,不知她看什么,奇怪地顺着她目光看向门口,却只见一个黄衣女子离去的背影,依稀觉得身姿修长、气韵不俗。

他正看着,忽然心一动,转头,只见朱雀王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便笑问:“王爷有话说?”

朱雀王朝月台后瞟了一眼,冲李卓航一抱拳,什么也没说,转身下去了,然李卓航分明看出他问:“那后面,不止有巨蟒吧?”李卓航默然望着他背影,在心里回道:“王爷好眼力。”那后面,确实不止有巨蟒。

堂下,火凰滢忙着唤大夫来给受伤的人治伤;鄢芸、落无尘联合周黑子等使团的人,配合藤甲军肃清全场,排查漏网的刺客,以免再发生刚才的情况;林知秋还在全力作画,谢相等人则围着方无莫,议论唏嘘。

方勉扶着方无莫,后怕不已。

方无莫拍拍他手,道:“太爷爷无事。月皇不是让你去排查刺客么,去吧,别耽误了公事。”

方勉这才放开他去了。

方无莫又对谢相和何陋拱手道:“老朽何德何能,竟蒙谢相不顾性命相救;还有何小子,老夫那样骂你,你不记恨,还拼死为老夫拖住刺客,实令人意外。”

谢相正色道:“方老爷子德高望重,方家满门忠义,怎当不得本官出手相救了!”

何陋也板着脸道:“你老人家想骂就骂好了,晚辈看在忠义公份上,看在郭织女份上,就算为你老人家死也是甘愿的,这是大义,跟你老人家骂晚辈不相干。”

方无莫那枯井无波的心忽然起了波动——这是方家先人挣下的功德,福泽后世子孙,用一分便少一分。他不能总活在祖宗的余荫下,也要攒些功德留给后世子孙才是。他定定地看了何陋一会,道:“你还不错。”

何陋气结——他为了这老家伙差点连命都丢了,就得了一句“还不错”?多夸一个字能怎地!

方无莫笑了,道:“怎么,你不满意?能得老夫夸不错的人,可不多,你知足吧。不过,有了今天这事,回头再起争执,老夫都不好意思骂你了。怎么办?”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