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美女班主任在我的胯下娇喘 宝贝乖cao死你

  大约半个小时,车子开到了客栈门口,允儿下了车看了一下客栈的招牌,然后对正在拿行李的安生说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安生抬头看了一眼说道:“我在等风也等你。”

        允儿第一次听这句话然后又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安生推着行李过来说道:“怎么跟你解释呢?呃……你就当做是矫情的意思吧。”说完推着行李走了进去。

        这家客栈的老板是一个比安生大一点的男人,看到安生两个人进来,先是核对了一下身份,然后老板热情的招待了起来,带着安生两人来到了三楼的房间,然后跟安生说道。

        “那个你们先收拾,我现在去准备晚饭了。”

        跟老板道了一句谢后,安生把行李推进房间后,打开阳台看着对面的洱海说道:“怎么样,海景房,抬头就能见到洱海。”

        允儿没说什么,开始收拾了起来,安生看到她在收拾,于是拎着自己的箱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了起来。

        收拾好后,安生和允儿一起下楼吃了饭后,允儿先回房间去了,而安生则是留下来跟客栈老板聊着天。

        而此时的韩国首尔,裴宥镇家中,裴宥镇抓着“王太卡”看着被它“祸害”的客厅愤愤的说道:“安生这个货,自己去美美的旅游去了,把你交给我,但是你看你干的好事,把我家给弄成啥样了。”

        提着“王太卡”来到了阳台扔在那里,把阳台门关上后,开始收拾了起来,一切弄好之后,找到安生拿来的狗粮,看着狗粮的卡通包装,现在狗粮都做的这么精致了吗?

        来到阳台,把狗粮打开放在地上说道:“吃吧,试试你爸新买的汪茶狗粮。”说完“王太卡”开始吃了起来,看到它吃的这么香,裴宥镇笑了笑。

        在客栈安生跟老板聊了一会后,知道了老板姓王,跟王老板到了别后,安生回到了三楼,看着允儿的房间门没关,里面亮着灯,安生想了一下,敲了敲门说道。

        “那个,能聊一下吗?”

        里面允儿传出了声音。

        “嗯。”

月台上,月皇站了起来,挡在江南王身前,看着混乱的论讲堂,如花娇颜不见半点惊慌和畏惧,炯炯目光透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镇定;江南王更冷静,并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慈父柔情,只见他坚决地将月皇拉到身后,接着从怀里掏出一把乌黑短枪,凤眸冷冽,抬起手……

堂内的混乱迅速传到外面。

王壑听见谨海怒吼“昊帝有旨,不许内战”还没怎样,但聿真那一声狂叫“朱雀王,你好大的胆子”却让他心一紧,霎时眉目凛然,跳起身向论讲堂奔去。

燕飞急忙跟上,并暗中传令众属下靠近,保护昊帝。

王壑为了不引人注目,选了最外面、靠近书院大门的廊亭暂歇,等候聿真和谨海传递消息出来。现在里面出事了,他要去看究竟,必须穿过长长一条走道,才能到达论讲堂门口。然他想去看究竟,人家也想看呀,无数文人士子从一间间廊亭内奔出来,纷纷问“发生何事了?”

走道瞬间被堵住。

王壑心突突地跳,回头喝令:“燕妈妈!”

美女班主任在我的胯下娇喘 宝贝乖cao死你插图
 

燕飞不用他吩咐,立即上前,蒲扇大的手粗暴地将那些文人士子扒开,也不管人家踉跄歪倒、气愤指责,他在前面开路,王壑紧跟在后,直闯过去。

众人就见一头戴帷帽、身姿高挑的黄衣女子,在一个母老虎般的婆子引领下,横冲直撞,在人群中蹚出一条道路,云一般飘向论讲堂大门,都气的骂:

“这谁家姑娘,如此粗暴!”

“闺阁女子,毫无仪态,成何体统!”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呀!”

……

王壑心系李菡瑶,心急如焚,哪管这些人口出恶言。他后悔不已:该一早就出面的。怎能让朱雀王和谢相主持联姻呢?他们绝不会容许女子参政,更不会允许女人做皇帝,而李菡瑶心志坚定,认准的路绝不肯回头,双方闹僵,朱雀王他们眼看和谈不成、联姻不成,难保不铤而走险,想着“擒贼先擒王”,挟持李菡瑶,逼李卓航退让,达到收复江南的目的。李菡瑶若答应呢,自然圆满收场;若不答应呢,他们为了斩断他对李菡瑶的念想,必痛下杀手……

想到这,王壑恐惧到绝望,恨不能飞过人群,飞进论讲堂,担心自己再迟一步,进去后看不到那个穿龙袍、戴皇冠的心爱少女,而是一具尸体,那时,他纵有天大的本领,也回天乏术,必将悔恨终身。

不,绝不止悔恨终身!

这世上若无李菡瑶,将会日月无光!这江山,这皇位,他争来何用?社稷百姓对他有何意义?

王壑悚然发现,自己爱美人不爱江山!

然那又如何?

爷就爱美人!

他不顾一切扑向台阶,要抢在朱雀王和谢相对李家父女下手前冲进去,公开身份,阻止他们,全不管自己现在这副女装模样暴露后,会带来怎样的震动。

台阶上廊檐下的藤甲军见他们来势汹汹,以为敌人想要里应外合,立即端起武器喝叫:“站住!再往前一步,杀无赦!”

王壑脚下一顿——

要硬闯吗?

论讲堂内,王均见未能阻止朱雀王,满眼惊惶,急忙转向谢相,用命令的、又带些儿哀求的语气大喊“谢相,快阻止王爷!哥哥绝不希望你们伤害月皇!”

变起后,谢相紧闭双唇,神色严峻地盯着朱雀王,若细看的话,会发现他双唇微微颤抖。谁也不知道,他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他不知朱雀王此番行动是来自王壑的旨意,还是自作主张;他也不知自己是装糊涂、顺水推舟,坐看朱雀王一举拿下李家父女呢,还是该阻止。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