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健身教练以晨21你是想 公共场合h污短文bl

二加钗,挽发髻,谢师长,加曲裾。

        三加冠,正衣冠,叩圣上,加长袍。

        正殿之中,素色罗裙,宽袖长袍,五重华服的女子。头冠华丽,清傲如白凤临水。她这是笔直站在那里,却自有一股清丽绝俗的美。

        置醴酒,祭天地,字笄者。

        沈羲和的字是祐宁帝给取:四焉。

        这两个字一如当日给萧华雍取字北辰一样寓意深远。

        “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君子的四种美得:待人谦恭,侍君尽责,予民惠,使民义。

        这都是给上位者的劝谏,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都将目光在萧华雍和沈羲和之间来回打量一遍。

        沈羲和与东宫有往来,从不遮掩,皇太子对昭宁郡主相帮也不隐晦,陛下给昭宁郡主赐予这样的小字,除了国母有哪个女子当得?

        萧华雍也参加了沈羲和的及笄,他站在诸位皇子之首,一袭正装长袍,眉目含笑望来。

        沈羲和听了汝阳长公主说出她的小字,也是下意识看向萧华雍。

        四目相对,萧华雍眼底的笑意更是如星河之中飘荡的星光,崔璨明亮,不见其头。

        他将他的爱意,释放于高朋满座之中,毫不隐藏。

  沈羲,和及笄礼顺利落下帷幕,宫中设宴招待了所有来宾,快散席时夜幕已降临。

        沈岳山今日被人灌了许多酒,他是来者不拒,女眷这边沈羲和也是众星捧月,不过因着祐宁帝给她赐了那样一个小字,不少人看她目光难免多了一丝怜悯。

        她们的心思沈羲和都清楚,无非是认定她年纪轻轻都要成为寡妇,就连胡潆绕与她敬酒,都忍不住挖苦她两句:“恭贺郡主及笄,看来郡主好事将近,盼着一睹郡主凤仪之姿,若有那一日……”

        她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又故意拖长了尾音,眼底还透着一丝挑衅。

        不等沈羲和开口,与沈羲和在一起的薛瑾乔就伸手将胡潆绕手上的酒杯含笑取走:“胡三娘,你身子不好,莫要饮酒。如此不爱惜自个儿,莫不是忘了……落水的滋味儿?”

        胡潆绕笑容一僵,浑身一抖,那是对落水的畏惧,她冷静下来,恶狠狠盯着薛瑾乔:“是你!”

        她今日故意来挑衅沈羲和,就是想知道是不是沈羲和一直在暗中对她下毒手。在她看来,只有身边拥有数百私卫的沈羲和才有这等本事,次次让她落水,次次不留痕迹。

        奈何她爹娘不许她与沈羲和作对,竟然还说便真是沈羲和所为,她也只能忍着,等到沈羲和倦了自然就不会再与她计较,她去寻姨母做主,姨母也劝她忍耐。

        凭什么!凭什么她要忍耐,她要一直像一只狸奴般任由沈羲和玩弄?

        却没有想到原来并不是她怀疑的沈羲和,竟然是意料之外的薛瑾乔!

        “是我,又如何?”薛瑾乔轻蔑地上下打量她,“你若要寻我报复,恭候指教。不过……你可要做好被我反击的准备,我对付起人来,可是残忍得很。”

        薛瑾乔的“病”,薛家一直压着,就是怕薛瑾乔影响到其他薛家女郎的婚嫁,她那些疯狂的举动只有薛家人才知晓,胡潆绕压根没有把薛瑾乔放在眼里:“你以为我是袁二娘么?”

        “你是谁都成,只要你赌得起,我奉陪到底。”薛瑾乔笑得杏目水灵,在琉璃盏透出来的烛火中,却泛着丝丝缕缕诡异之光。

        胡潆绕被吓得后退一步,定睛一看,薛瑾乔笑容又纯真无害,只当方才是自己眼花。

        “今儿是郡主的好日子,阿绕既然吃不得酒,就不要拦了我们恭贺郡主。”王羽徽上前扶了胡潆绕一把,替她圆了场。

        沈羲和微微抬眉看了眼王羽徽,上次陈佳絮找自己不愉快,王羽徽就站出来偏帮陈佳絮,这次胡潆绕她也站出来。上次她只当是巧合,这次她倒是觉着王羽徽是对自己有敌意。

        只不过上次她伪装得好,没有通过眼神表露出来,自己和王羽徽素无交集,她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

        心中有了猜想,沈羲和淡淡一笑:“王女郎要敬我么?”

        “自然,郡主及笄,盛世大礼,有幸瞻眄,不胜荣幸,若不敬酒,必要引以为憾。”王羽徽端起酒杯双手捧着朝着沈羲和敬来。

        沈羲和低头轻轻一瞥,唇角的笑意疏离,回敬之后浅饮一口,微微倾身:“王女郎,罚跪祠堂若不能使你引以为戒,不妨想一想王公的停职在府。”

        月色朦胧,语调轻缓,声音飘渺,拂过王羽徽的耳畔,散于丝竹之声中。

健身教练以晨21你是想 公共场合h污短文bl插图
 

        王羽徽面色微变,王政因何而被停职了一段时日,皆是因为太子殿下。若是在这之前,他们都不确定是太子殿下有意而为,那么今日陛下暗示要将沈羲和指婚太子殿下,他们就觉得当日之事绝非巧合。

        沈羲和轻点赤色的唇瓣舒展,噙着一抹笑意转身与旁的来恭贺的女郎互相过礼。

        王羽徽与胡潆绕两人面色都不好落座,沈璎婼也来参加了沈羲和的及笄礼,她远远看着人人都争相讨好沈羲和,她就像高悬的皓月,被众星捧月,清冷而又孤高。

        乐意之时便含笑应答,不乐意当即沉下脸,也无人会觉着她失礼,反而陪着小心自省,忐忑不安是否自己何处言辞失当,惹了这位郡主不悦。

        说一丝不羡慕,连她自己都不信,深吸了口气,沈璎婼趁着无人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带着侍女离席,去了一趟恭房就不再回去。

        她没有错过那些在她和沈羲和身上来回扫视的目光,他们在对比她与沈羲和。

        “县主,人生来便有不同,有些福分是艳羡不来。”乳娘谭氏看着临湖而立,宁愿冒着寒风,也不愿回去的沈璎婼,轻声安抚。

        沈璎婼侧首笑容勉强地看着谭氏:“乳娘,我知晓,只是不愿回去被人怜悯。”

        那些人有何资格怜悯她?她便是庶出,她留着至尊萧氏皇族和赫赫威名沈氏的血。她只是顶着庶女的名头,她的荣华富贵都是她们可望不可即。

        “县主能明白便好。”谭氏松了口气,欣慰地笑了,“县主知晓便好,她们是嫉妒县主,却又不敢多言,故而只能在县主不如意之处抬高自己。”

        沈璎婼听了缓缓靠在谭氏肩膀上:“乳娘,阿婼能遇见你,真好。”

        若是没有谭氏教她,她无法想象有这样的阿娘和阿爹,她会长成何种模样?是粗鄙的?尖酸的?跋扈的?亦或是她阿娘一般疯狂的?

        谭氏露出慈和的笑容,她伸手顺了顺沈璎婼的头发,她何尝不是将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尽管她身份高贵,自己只是个奴仆。

        深冬寒凉,一阵风来,刺骨割肉。相依偎的两人之间却萦绕着淡淡温情。

        就在这时一直猫儿蹿出来,朝着两人飞扑过去,全身黑头的猫绿幽幽的眼珠,乍一看吓得沈璎婼面无人色,她猛然后退一步,却忘了身后就是冰寒的湖水。

        “县主——”伸手去挡猫的谭氏转头要去拉却没有拉住沈璎婼,眼睁睁看着沈璎婼扑通一声掉入湖中,她也立刻跳下去。

        随着她一起的还有另一个人。

  沈羲和听到沈璎婼落水的消息是一刻钟之后,她和同样得到传信的沈岳山远远对视了一眼,恰好宴席也差不多,沈岳山和沈羲和与众人作别之后一同去了祐宁帝召见的大殿。

        今儿虽然是在宫中设宴,祐宁帝也只是象征性出席了一下就离开去处理政务,故而他比沈羲和父女早一步到。

        沈璎婼换了一身衣裳,头发也刚刚吹干披散着,旁边跪着的是昭王萧长旻。

        “崇阿,适才阿婼落水,是二郎将之救起。”祐宁帝简明一句话就透露了许多深意。

        本朝对女子宽容,寡妇再嫁,未出阁女郎与儿郎一道策马踏青,三五成群都无妨,可到底没有宽容到能够不重视肌肤之亲的地步。

        “可寻了太医?”沈岳山开口问。

        沈璎婼微微一怔,她以为沈岳山第一句话会责难她为何离席,或是问她为何要独自跑到湖边,更或者因何而落水。

        她垂首回道:“太医说儿无碍。”

        被救起得及时,只要和一些驱寒汤药,夜里谨慎些不要着凉,明早起来若是没有喉头发疼发紧,头重脚轻便无碍。

        沈岳山点了点头:“因何而落水?”

        “有些闷,在湖边吹吹风,被野猫惊吓,这才落了水。”沈璎婼如实作答。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