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修仙h乳文 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

 没有走到远处的电梯,周粥选了更加近的楼梯,走下去。

        “诶,轩哥,楼上那是粥粥吗?”

        楼昊此时正站在一楼,仰着头看着四楼蛋糕店的方向。

        听到楼昊的话,旁边玩着手机的程明轩也抬起来头,往四楼看去。

        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哪啊??”转头问旁边的楼昊。

        “诶,可能是我看错了吧。”看着残影楼昊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刚刚那个人,走的实在太快了。而且穿着的也不是校服。

        想起周粥,楼昊和旁边的程明轩搭起话来。

        “轩哥,说起粥粥,她真的蛮可爱的,看着还乖,就是我对粥粥下手,甜姐应该不会放过我。”

        “我劝你不要乱讲话。”

        听到楼昊的话,程明轩想起了今天下午,他站在所有人的身后。

        一开始也默默地看着前面三个人在嘻嘻哈哈,一侧目,就看到了平时冷冷淡淡的陈译,也看着前面的三个人。而且嘴角还一直挂着笑。

        顺着陈译的眼神看去,准确无误的落在周粥身上。

        而且,程明轩就看着,前一秒还在看着周粥的陈译,一看见周粥被楼昊拉着,立马开口说,校门口有人。

        从头到尾,程明轩就没看到陈译的眼神有看过校门口。

        那里凭空冒出来的人。

        但是下一秒,楼昊就松开了拉着周粥的手。

        高,实在是高。

        “什么?轩哥你说大点声。”外面广场上的广场舞进入高潮,声音传入商场,楼昊没听到刚刚程明轩的话。

        “没什么。。。反正你别想周粥了。。她们怎么还没下来。”程明轩有点不耐烦了。

        “女孩子嘛,对着蛋糕都是选择恐惧症。”楼昊经验十足的开口“轩哥,你什么意思啊,甜姐真的会对我下杀手吗。”

        “也不是,反正我劝你谨言慎行。”

        “也是,粥粥看起来乖的很,又是一班的好学生,我可不是甜姐,没那个胆子。”

        听到楼昊的下半句话,程明轩想立马让陈译揍他一顿。

        实在不行,他可以无偿代打。

        两人又等了几分钟,程明轩已经耗尽了所有耐心。

        如果再给程明轩一个选择的机会,他一定不会为了赌气来这场聚会。

        黄强和小弟居然有考试来不了,被考试困住的社会哥。

        程明轩和楼昊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人都傻了。

        果然是五好社会哥,考试成绩暂且不论,参加是一定要参加的。

        结果就是,一个晚上和一帮不认识的女的吃了顿饭。

        真心没意思。

        结果好不容易吃完饭还要买什么蛋糕。

        还半天买不好。。。。

        商场门口

        周粥飞快跑下了楼梯,快步走出了商场。

        呼吸到外面空气的时候,周粥顿时有点全身无力。

        拿着装着书的袋子,慢慢坐到了商场旁边的花坛前的椅子上。

        等到缓过劲来、

        眼泪根本控制不住的从眼眶挣脱出来。

        那些自己努力抛弃的梦魇,毫无征兆的向着自己卷土重来,像是要把自己一口气吞没。

        重新拉回到那个记忆中满是黑暗的地方里去。

        毫无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低着头努力控制哭泣的音量。

        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滴落在裙子上,湿了整整一大块。

        这时周粥感觉有人站到了自己面前。

        察觉到有人,周粥的第一反应是刚刚商场里的那群人,有些东西就是不想面对,因为那些回忆真的太苦了。

        但是眼前的人一直没有开口。周粥微微抬头,看到眼前人的腿。

        好像是个男生???

        前面的人察觉到周粥不愿意抬头,索性就蹲了下来。

        于是,微微抬头的周粥就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陈译的冷冷的眼眸里。

        眼角还有来不及擦掉的眼泪,甚至眼泪还在控制不住的流。

        陈译虽然知道周粥一直在哭,但是看到这样满脸泪痕的周粥明显还是顿了一瞬,声音沙哑“怎么了?”

        “没。。我。。。”

        话还没说完,面对陈译的询问,周粥越来越感觉委屈,眼泪更加是流个不停了。

        这是第一个撞见自己情绪奔溃的人,也是第一个开口问自己‘怎么了’的人。

        周粥哭的已经无法回答,但还是时不时的带着哭腔,从嘴里蹦出一个个字。

        她想要好好开口解释,哪怕只是一句‘’我没事“。

        她想要给这个第一个询问自己情况的人,一个回应。

        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没事,我等你。”看着眼前的周粥,陈译第一次那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情绪。

        他心疼了,心疼眼前这个止不住哭泣的女孩,心疼这个即使这样,还是想要给关心自己的人一个回应的女孩。

        他心疼粥粥。

        她应该一直如下午时那样,开怀大笑。即使做不到一直开心,也应该顺风顺水的生活。无论怎么样,都不是现在被他撞到的模样。

        在偌大的商场,在没有路灯的花坛旁边,在黑暗里独自绝望的哭泣。

        过了很久,周粥终于止住了眼泪,整理好了情绪。

        周粥偷偷的往旁边的陈译看去。

        他低着头,正刷着手里的手机。

        察觉到了周粥的眼神,陈译的视线从手机上转移,向周粥看来。

        “好点了?”陈译看着眼前停止了哭泣的周粥,侧头轻声问道。

        言语,神色里是不曾察觉的温柔。

        “嗯。。。我。。”

        想起那个刚刚没有回答的问题,周粥正措辞着该怎么开口解释自己哭泣的原因。

        “还要逛吗?”

        “嗯?”周粥还在措辞,听到陈译突然的询问,有点转不过弯。

        “不逛了。”

        “那回家了。”陈译说着就站了起来。

        “啊?那再见。”周粥看着站起来的陈译,呆呆的回答。

        “送你回去。”陈译听着周粥说‘再见’,哭笑不得的开口解释。

        “不。。不用,我家挺近的,我自己回去就好。”

        陈译听到眼前女孩委婉的拒绝,理所当然开口“顺路去你家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我也要回家。”

        “哦,那我们。。走吧。”

        周粥听到这,赶紧了起来,不想耽误陈译回家时间。

        商场离的不远。

        只是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安静的向小区走去。

周粥一路上看着前面的陈译一直低头看着手机,看起来完全没有开口的打算。

        只能也拿出自己的手机,无聊的翻看起来。

        只是手机里是暑假新买的,新的电话卡,还没怎么用过。

        眼下只有微信,刚刚下了用来付钱的。

        新的号,除了爸妈没有好友,朋友圈的看不了。

        于是周粥只能把手机自带的软件,挨个按了过去。

        在周粥翻遍了手机设置里,所有的功能的时候,两人终于走到了周粥小区家门口。

        “到了。”陈译看见眼前的小区入口,转头对着在后面看手机的周粥提醒道。

        听到陈译的话,周粥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立马转身进了小区。

        门口的陈译,看着周粥一路走到自己看不见,伸手拦了辆车,报了家的位置,车子往反方向开去。

        快走到单元楼下,周粥发现还没和陈译告别,道谢呢,他还送了自己回来。

        周粥转身向门口走去,想着陈译坐公交车,没准还没走呢。

        只是,来到小区门口,陈译已经不在了。

        现在公交车那么快的吗?

        没办法,周粥准备明天到学校在和陈译说句谢谢。

        转身,又往单元楼走去。

        另一边,坐在出租车室上的陈译,脑海里不断回忆着刚刚女孩哭泣的脸。

        心里燥的难受,用手揉了揉眉心。

        许久,陈译放下了手,拿出了放在口袋里的手机。

        刚刚一直没玩,手机还是熟悉的页面。

        陈译看着自己手机页面里一直没变过的搜索栏,还有下面的搜索记录。

        满满一个页面。

        ‘’怎么自然的和不熟悉的女生打招呼”

        “怎么安慰哭的很严重的女生”

        “哭的时间太久会不会对眼睛不好”

        “前一天哭的很严重,第二天怎么消肿”

        “十则必笑的笑话故事”

        “怎么避免走路尴尬”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