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全部露出来的奶头子 狂宫交失禁h

       常磊听了这话,差点忍不住猛提一口气,然后直接往对面这傻缺的脑门上吐一口唾沫过去。这是人能问的出的问题吗?就何言风他们这期的《房间》,自己的《暖风》如果撞上去,那和撞上丁凡的《不爱就别听》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要挂的节奏。

        自己之所以在这期拿出《暖风》这首歌就是有做炮灰的心理准备,能赢固然最好,即使赢不了也能给下一期蓄力,憋一个大招出来。谁曾料,丁凡这小子不讲武德,说放弃对手就放弃对手,直接从背后偷袭了他。才害得他输的如此迫不及防。

        “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尴尬地抿了抿嘴,常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敷衍地回应道。

        “如果这个赛事还有复活赛,你会参加吗?”知道刚刚的问题有点过分,杨副导适可而止,立刻转移话题,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会,我一定会参加,而且我会力争弥补这次的遗憾!”听了杨副导的话,常磊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喜色,而后斩钉截铁地说道。说完,他还目光灼灼地盯着前者,“真的有复活赛吗?”

        “这个,要等韩导的通知。”杨副导不置可否地回应道。

        虽然杨副导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不过常磊却是已经在心里基本确定了这件事情。

        如果是件完全不确定的事情,对面这个杨副导根本不可能透露任何一点信息,既然透露出来了,那就是十有八九的了。

        想通这点之后,常磊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果决的神色,他在心中暗暗想道:你们给我等着,我常磊还会杀回来的。

        后采结束,火锅也吃得差不多了。自此,【唱作人】节目的第二期录制算是全部完成了。而此时距离【唱作人】第一期的开播,也仅剩三天时间了。

  “昨天晚上吃火锅的时候,我看到,常磊看你的眼神充满了战意,我估计,他还是不死心,应该还会向你发起挑战。”第二天,回到西湖市,中午起来的时候,看着正在做午餐的何言风,阿依慕开玩笑地说道。

        “他不是都已经被淘汰了吗?”何言风头都没回,他继续盯着锅里的菜,认真地忙活着。

        “估计是后采的时候,节目组向他透露出了什么。”阿依慕抿了口放在桌子上面的白开水:“比如复活赛什么的。”

        “现在这些综艺就是喜欢整出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赛制。”何言风闻言忍不住吐槽道:“有些赛制听得我都是云里雾里的。”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复活赛,应该还好吧。”阿依慕随口道。

        “还有,他要不死心,真正该发起挑战的目标应该是丁凡吧,毕竟是丁凡把他淘汰出去的。”何言风继续漫不经心道。

        阿依慕抿嘴道:“兴许人家觉得,以他的资历,挑战一个后辈,和一个后辈纠缠不清,是件挺跌份的事情。”

        何言风盛出一碟蔬菜,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还有比输了比赛更跌份的事情?”

        “有。”阿依慕捂嘴道:“连续两场输给同一个人。”

        “他如果挑战我们,很大概率也会输给我们第二场。”何言风放下蔬菜,继续回到厨房,去盛煲好的冬瓜排骨汤。

        “输给我们其实不算丢人,毕竟七月的月度新歌榜他已经输了,在人们的认知之中,他常磊的硬实力就是不如你和老师的。”阿依慕跟进厨房之中,盛了两碗米饭出来。

        “这算是对我的夸奖吗?”坐下之后,何言风捧起米饭,夹了一块盐煎肉放在自己的碗里。

        阿依慕给了何言风一个白眼,算是对他的不要脸的回应。

        “还有,他干嘛盯着我充满战意,七月《遇见》拿下月冠,第一期是我们两个赢了他。”何言风边吃边说:“他干嘛只盯着我一个人。”

        “兴许是人家觉得,我根本没有威胁,你才是背后真正的boss。”阿依慕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看到何言风突然给自己夹了一块五花肉,她立刻皱起了眉头:“啊~?这么肥,我不吃。”

        “这是五花肉,起码有一半以上都是瘦肉,怎么就肥了?”何言风有些无语地瞥了阿依慕一眼。

        “接近一半的肥肉,这还不肥。你看看,这段时间,自从你住进来之后,我起码胖了一斤多了。”阿依慕埋怨道。

        “我感觉,你这是在把我当猪养。”阿依慕继续补充了一句。

        何言风闻言,上上下下打量了阿依慕一圈,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她的胸口上面。

        因为才刚刚起床,只是简单梳洗了一下,所以此时此刻的阿依慕只是穿了一件简单的睡衣,宽松的领口可以看到她那雄伟的雪山。

        虽然他已经攀登过很多次这座雄伟的雪山了,但是现在猛地看到,还是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确实是胖了一点。”看着诱人的风景,何言风意有所指道。

        “啊!”阿依慕看见何言风的目光关注点,惊呼一声,羞恼道。

        看到女孩儿直接捂住了衣服领口,他嘿嘿一笑,没脸没皮道:“挡什么挡,又不是没有看过。”

        “流·氓!”阿依慕恶狠狠啐了何言风一口。

        中午结束,何言风正在收拾碗筷,阿依慕窝在了沙发里面。

        何言风问道:“阿姐,下午你有什么打算?”

        “本来是计划回一趟跆拳道培训中心锻炼锻炼的,这几天基本没怎么出汗,如此下去的话,我就要变成一头肥猪了……”阿依慕幽幽道。

        没等她把话说完,何言风便开口插话道:“那也是最漂亮的一头猪。”

        “谁要做猪了。”

        阿依慕没好气地白了何言风一眼,接着道:“不过现在看来不行了。”

        何言风闻言,脸上露出好奇之色。

        阿依慕继续解释道:“下午我要去一趟江音,库图已经报名了,我得去看看,他在学校里面安顿的怎么样了。”

        “我怎么感觉,你是想去看看,他和那个林豆豆发展得怎么样了。”何言风一下子就戳破了阿依慕的心思。

        “看看他们发展得怎么样,那只是顺带的。”阿依慕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道。

        何言风撇了撇嘴,不再继续戳穿。

        “那接下来呢?”何言风收拾完毕,坐到阿依慕的身边,往下问道。

        “接下来,自然是去跆拳道培训中心锻炼。”阿依慕理所当然道。

        何言风立刻摆出苦瓜脸:“那我呢。”

        “你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再给黑大叔他们突击突击。”说话间,阿依慕已经起身,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唐豆三正式比赛的第一期马上就要开始了,根据肖佩佩的安排,他们四个现在正进行着封闭式集训,这个时候,我就不去打搅了。”何言风简单解释道。

        “正式比赛要开始了?难得肖佩佩她们居然没有要求我们去应援。”阿依慕疑惑道。

        “没到公开演出呢,现在还只是录影棚摄制,我们过去应援了他们也看不见。”看到阿依慕进入房间之中,明显是去换衣服,何言风颇为遗憾,补充道:“就像我现在看你,什么都看不到。”

        “流·氓!”何言风说话的声音不小,房间里面的阿依慕显然听到了,她娇声呵斥,回应了两个字。

        片刻之后,换好衣服的阿依慕美美的,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出了房间。

        阿依慕“嗯嗯啊啊”地回复着,何言风很快就听出,给她打电话的人是刘玉玲。

        待得通话结束之后,何言风有点好奇,问道:“什么事情?”

        阿依慕的眼眸之中闪过几缕狡黠:“玲子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有个品牌准备找我代言。”

        “什么品牌?”何言风也没有太在意,随口问道。

        “千姿百媚。”阿依慕随口回答道。

        何言风疑惑:“做什么的?”

        “女性内衣。”阿依慕淡淡地吐出四个字。

        “不行!绝对不可以!”阿依慕的话音刚刚落下,何言风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野猫,立刻跳了起来。

        “这个玲子也真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代言都往你这里推。”何言风愤愤道:“这种品牌,就应该直接拒绝掉。”

        “咯咯咯……”看到何言风气急败坏的模样,阿依慕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

        听到阿依慕奸计得逞的笑声,何言风瞬间恍然:“好啊,阿姐,你居然拿我寻开心。”
全部露出来的奶头子 狂宫交失禁h插图

 

        说罢,他就气势汹汹地扑了过去,直接把女孩儿扑到了沙发上面。

        压在女孩儿柔软的身体上面,何言风高高扬起的手并没有打下去,而是直接抚在了某处丰腴滑腻的所在,同时他的唇缓缓亲了下去。

        片刻之后,就在女孩儿越来越迷离的时候,她猛地想到了什么,而后突然清醒了过来。

        阿依慕推开何言风,起身,满面红霞道:“昨晚上还没有把你喂饱吗?等下我还要出门呢,把我的衣服弄的乱糟糟的,我还怎么出去?”

        说罢,还不满地剜了何言风一眼。

        何言风见此,也不在意,他咧嘴一笑,嘿嘿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时间没有控制住。”

        整理了一下衣服,没过多久,阿依慕就出门了。

        何言风自然是紧随其后。

        阿依慕去了江音,何言风去了西艺。

        西艺的正式开学日是9月5日,不过那天是星期五,何言风并没有课。

        他的第一堂课要等到9月9日,也就是礼拜二那天。

        课程虽然还有几天,不过备课倒是可以提前开始了。

        何言风始终没有忘记,他是一位教师,教书育人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9月5日晚上。

        在这两天多的时间里面,何言风主要就是在备课,除此之外,就是和往常一样,前往风华娱乐分公司去制作和录制歌曲。

        因为手头只有《不得不爱》这么一首歌,所以也没有其他选择,下一期的【唱作人】只能是用这一首歌曲了。

        手头上虽然没有歌曲了,不过何言风的心里却是一点也不着急。

        因为今天晚上,【唱作人】的第一期就要在企鹅视频播出了。

        何言风相信在《今天我要嫁给你》的加持下,自己肯定能狠狠地割一波韭菜。

        到时候,狗粮点破十万估计都是有可能的。

        …………

        京州,京州大学,某间宿舍内。

        看着自己室友的手机突然响起的闹钟铃声,马伊娜有些疑惑,她开口问道:“星辰,你的手机响了。”

        今天刚刚回到学校,正在卫生间里打扫的室友夏星辰听到马伊娜的提醒立刻蹦了出来。

        马伊娜见此,疑惑不解:“星辰,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定闹钟,是不是谈恋爱了,要固定在这个时候给男朋友打电话。”

        另外一位室友何梦洁摇了摇头,不认同道:“应该是第一天回学校,提醒自己给家里抱平安的。”

        “你们都猜错了,我之所以定这个闹钟,是因为今天晚上八点,企鹅视频的【唱作人】开播了,里面有我最喜欢的歌手何老师和木木女神。”夏星辰迫不及待地点开手机app,同时开口解释道。

        “星辰,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追星了?”马伊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就是这个暑假。”

        夏星辰点开手机app,同时开口提醒道:“梦洁,你最喜欢的mgboys的丁凡也参加了这个节目。”

        “真的吗,不行,不行,我也要看。”何梦洁闻言,脸上蓦地浮起一抹欣喜。

        与此同时,和夏星辰情况相同的还有作为和睦cp死忠粉的熊文静。

        此刻她也是刚刚点开手机,窝在沙发里面,准备开始观看自己偶像的第二档综艺节目。

        而和夏星辰、熊文静相同的情况,还在全国各地不停地发生着。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