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男男性奴性奴sm文 大尺度到肉黄文吃奶

“磕磕磕……”

        上位区,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不可能有意外的,绝对是何老师和木木女神。”教主立刻走了过去,边走,边语气笃定地说道。

        他打开房门,然后,蓦地看到,站在门后的人竟然是淑女组合的两位女孩子。

        此刻,她们正笑语盈盈地看着教主,脸上的戏谑表情十分明显。

        显然,教主刚刚的话,被她们听了个一干二净。

        看到门后出现的人并不是何言风和阿依慕,而是陈淑仪和岳淑美,教主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一股不好的预感从他的心里生了出来。

        不过,很快,他就按捺下了这股不好的预感,脸上浮起一抹讪笑,打趣地说道:“呃?别闹!”

        说罢,他立刻探出脑袋,往走廊里面瞅了瞅,发现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人之后,脸色突地一变。

        “教主哥哥,您是觉得,我们不可能赢吧?”

        “教主哥哥,你太让我们伤心了。”

        两个女孩子戏精上身,立刻嘤嘤嘤了起来。

        她们一人一句,说完之后,还可怜兮兮地看着教主。

        教主被她们看得面红耳赤,心里发毛,脑门上写满了尴尬。

        虽然不太相信,不过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

        不会真是淑女组合赢了吧。

        心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教主立刻支支吾吾地为自己辩解了起来:“那个,那个……”

        “其实我也想到了。”抓耳挠腮地想了片刻之后,他突然打起了哈哈,然后直接调转话锋,讨好地说道:“你们赢何老师他们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过,他的这番明显是讨好的话,不但没有让两位女孩子满意,反而让她们的脸上浮起了更加古怪的表情。

        就在两位女孩子都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教主的时候,不远处的中位区,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男一女,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何言风和阿依慕。

        出门之后,阿依慕表情怪怪地朝着教主所站的上位区门口位置走去,同时一脸失落地说道:“哦,原来教主老师是这么看我们的。”

        何言风跟在阿依慕的身后。

        他看向教主,眼眸之中射出一抹同情。

        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圈套,竟然把他戏耍得这么惨。

        看到何言风脸上的憋笑之后,教主立刻反应了过来。

        他指了指阿依慕,又指了指陈淑仪和岳淑美,脸上带着几分疑惑道:“呃,你们两组,到底是谁赢了,能不能别晃点我了?”

        没有理会教主哭笑不得的表情,陈淑仪突然扫了一眼房间内的景象,而后调皮地对着身边的岳淑美说道:“原来上位区是这个样子的呀。”

        岳淑美亦是配合地说道:“是啊,其实和中位区差别也不是很大。”

        说罢,她拍了拍陈淑仪的肩膀,而后领头朝中位区的房间走去,“既然都看过了,那我们也该回去了。”

        看到陈淑仪和岳淑美大摇大摆地走回中位区,教主自嘲地呼了口气,“何老师,你们这是?”

        何言风撇了撇嘴,走到教主的身边,随口解释道:“没什么,就是去看了看中位区的房间布置。”

        说罢,径直从他身边穿过,进了上位区房间。

        “然后呢?”教主闻言,立刻追了上去。

        何言风摆了摆手,坐入沙发之中,神情轻松地说道:“没有然后了。”

        教主欲哭无语,满脸幽怨地看向何言风,“我严重怀疑,你们就是在故意整我。”

        阿依慕坐入何言风的身边,摇了摇手指,“不用怀疑。”

        何言风搭腔地说道:“我们就是在整你。”

        “哈哈哈……”

        葛铮听了这话,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何言风偏转脑袋,看向葛铮。

        葛铮笑容一敛,满脸警惕地看向何言风。

        何言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葛老师,关于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不知道您和教主交流得怎么样了?”

        葛铮嘴角抽了抽,脸色立刻垮塌了下来,“呃,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八卦的吗?”

        教主突然插话,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以人格保证,这绝对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看着教主对着镜头,认真严肃的模样,何言风大概想到了他和葛铮刚刚都经历了什么。

        于是语气戏谑地说道:“你说就说吗,干嘛还要特意冲着镜头,向嫂子解释吗?”

        葛铮闻言,再次干咳了起来,而后拙劣地转移话题道:“咳咳咳,小丁的演唱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们认真听。”

        “葛老师,不用紧张,下次碰到嫂子,我会当面像她解释的。”何言风嘻嘻一笑,声音揶揄地说道:“压根没有这回事。”

        “就算有,也肯定忘得一干二净了。”阿依慕亦是和他沆瀣一气,添油加醋地说道:“这首《唐古拉》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葛铮无奈地分别斜睨了何言风和阿依慕一眼,“你们俩,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就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劲儿,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两人相视一笑,毫不在意。

        “那个,真的开始了。”教主见葛铮被涮得惨,指了指电视机,开口提醒道。

        电视机里面,丁凡的演唱已经开始了。

        刚开始这几句,听着还不错,不过也没有到惊艳的地步。

        等到主歌第一段马上就要演唱完毕之时,教主亦是颔了颔首,“主歌有点意思,看来,这次,丁凡是花了很多的心思在这首歌里面的。”

        就在教主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电视机里面,节奏陡然一转,一股浓浓rap风蓦地冒了出来。

        丁凡开口就一段渝州方言的rap。

        这段rap,很燃,很炸,乍一听到,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中位区里面,陈淑仪和童悦立刻被这段rap惊得发出了高分贝的呼喊声:“哇喔!”

        饶是心性相对比较沉稳的岳淑美亦是满眼诧异地说道:“这段rap,这歌,要燥起来了呀。”

        上位区的房间里面,低吟了一句丁凡这首歌其中的两句歌词,教主眼中满是欣赏地说道:“不爱就别听,没人惯着你的玻璃心。不爱就别听,没有歌受所有人欢迎。”

        人到中年,已经基本没有多少棱角的葛铮,亦是叹服地说道:“好犀利的歌词。”

        丁凡这个年轻人,真的让他感觉到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也让他感慨,自己真的是要被拍在沙滩上了。

        “看来,丁凡今天是要把这场子炸掉了。”何言风看着电视机里面的丁凡,声音之中亦是充满了赞许。

        “压力来了,压力来了。”教主语气有些复杂地说道:“面对丁凡的这首《不爱就别听》,常磊有压力了。”

        “大众评审都被他感染了。”葛铮扫视了一眼舞台底下的反应,喃喃自语地说道。

男男性奴性奴sm文 大尺度到肉黄文吃奶插图
 

        “demo互听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他的这首《不爱就别听》。”教主更是不加掩饰地说道:“我喜欢有态度,表达态度的歌曲。”

        很快,丁凡的这首《不爱就别听》便在一众大众评审的起立欢呼之中落下了帷幕。

        走下舞台之后,丁凡长长呼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很显然,他对自己的发挥还是比较满意的。

        后台位置,常磊看到走下舞台的丁凡,额头微微冒出了一层细汗。

        现在,他的心里充满了悔意。

        如果提前知道自己会被丁凡选中,他肯定不会选这首《暖风》。

        肯定会选一首燃一点,炸一点的歌曲。

        这是憋大招,憋出事情了。

        现在,更换歌曲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即使明知风格上,他这首抒情慢歌会吃很大的亏。

        尽量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下来,作为老鸟,常磊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自乱阵脚。

        从后台走出来,在众人的掌声之中,常磊开口打招呼道:“大家好,我是唱作人常磊。”

        给出一抹温和的微笑,他接着说道:“大家收拾一下心情,静静听我带来的《暖风》。”

        之所以说这么一句,也是在无形中提醒大家,尽快把情绪从丁凡刚刚的歌曲之中安定下来。

        “乍暖还寒的时候

        听见你的消息

        就像落叶

        亲吻湿润的大地

        ……”

        有了编曲之后,不得不说,这首歌更加好听了。

        不过何言风嘴角的笑意却更加明显了。

        这明显是一首公式化、套路化的歌曲,很像一首流水线作品,不能说差,但真的没有什么记忆点。

        特别还是在丁凡那么炸场的演出之后,何言风觉得,基本没有什么胜算了。

        歌曲演唱结束,常磊有些心不在焉地往回走。

        回到备战区,丁凡立刻起身,礼貌地招呼道:“常磊老师。”

        看到丁凡那张帅气、年轻的脸,这一刻,一股烦燥涌上了常磊的心头。

        招呼之后,丁凡程序式地赞扬道:“常磊老师的歌很温暖,很治愈。”

        常磊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丝不太自然的微笑。

        他敷衍地回应道:“今天你的发挥也很好。”

        “向前辈学习。”丁凡自信地笑了笑,不过说的话却一如既往的谦虚低调。

        两人随便聊了几句,现场随之陷入了沉寂之中。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