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下面连在一起走上楼 两根紫色硬物粗大巨物

       没想到,葛铮这么一位摇滚界的大前辈、老前辈,不但没有想象中的端庄、沉稳,反而显露出了童心未泯的一面。

        看到葛铮朝自己的爱宠走去,教主立刻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葛老师,现在它已经跟我姓了。”

        “姓教?”教主的话刚刚出口,何言风就“迷糊”地问了一句,而后,他自己就忍不住破了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呃……”教主听了何言风的打趣,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哈哈哈……”待得反应过来之后,众人齐齐笑出了声。

        就在众人说说笑笑的时候,舞台上面,下一位唱作人已经走了出来。

        看到走出来的人之后,葛铮的脸上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黄子谦,老黄,果然是他。”

        他摇了摇头,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无奈地说道:“就知道,我出来之后,下一个肯定会是他。”

        教主也跟着看了看电视机里面的黄子谦,而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葛铮老师,我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葛铮随口回应道。

        教主故意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满脸严肃地问道:“黄子谦老师怎么处处都要和您较劲?”

        葛铮想也没想,直接回答道:“还能因为什么事情,还不是当年的青歌赛,他输给了我。”

        “仅仅只是这样吗?”教主有些狐疑地问道。

        “不然呢?”葛铮面露警惕之色地看向教主。

        教主尴尬地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而后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我看黄子谦老师对您的架势,怎么感觉您俩不止于此,说是情敌都不为过。”

        “咳咳咳……”教主这话甫一出口,就惹得葛铮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看到葛铮如此夸张的反应,何言风和阿依慕面面相觑。

        他们俩的心里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教主更是露出极其震惊的表情,而后蓦地捂嘴,语气浮夸地说道:“呃,那个,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

        葛铮佯装愠怒,故意“气呼呼”地说道:“你小子,你……”

        看到葛铮此刻如此拙劣的表演,结合他刚刚下意识的反应,何言风的心里已经有了判断:教主的猜测没准是真的。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亦是露出震惊的表情。

        看到葛铮恶狠狠地瞥向自己,知道自己捅了娄子的教主借着节目组工作人员的催促,立刻溜出了房间,“那个,黄子谦老师好像call  out到了我,我先去备战区了。”

        “这小子,逃的倒是挺快的。”看着教主一溜烟跑出去的背影,葛铮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侧头看向何言风,“rapper都是这样的吗?”

        何言风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跟着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瘪了瘪嘴,揶揄道:“那个,教主兴许是个异类吧。”

        教主走后,没过多久,黄子谦的歌声就响了起来。

        听着电视机里面传出的歌声,葛铮忍不住颔了颔首,赞叹地说道:“黄子谦老师的这首《惊雷》还真的是一个惊雷。”

        何言风亦是附和地说道:“这是放大招了呀。”

        葛铮骑上小木马,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唏嘘地说道:“教主危险了呀。”

        不过黄子谦的演唱结束,教主的演唱开始之后,三人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与此同时,中位区,房间里面。

        刚刚输了对战的童悦立刻摇头,口中更是不住地喃喃自语起来:“不一定,不一定了哦。”

        岳淑美也是认同地点了点头,“教主的这首《没心没肺》听着也很不错,而且如果论现场感染力的话,应该还要更胜一点。”

        十几分钟之后,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陈淑仪的眼眸之中蓦地流露出一抹狡黠,“你们猜猜来的人会是谁?”

        岳淑美闻言,也是立刻来了兴趣,顺着陈淑仪的提议,她开口说道:“我觉得是黄子谦老师。”

        听到岳淑美已经猜了黄子谦,童悦也是毫不犹豫地猜测道:“那我就猜教主好了。”

        随着房门被推开,结局也出现在了三女的面前。

        回来的是黄子谦。

下面连在一起走上楼 两根紫色硬物粗大巨物插图
 

        这次对决,赢的人是教主。

        同一时间,上位区,房间里面,进入之后,教主便是满脸庆幸地说道:“好危险、好危险,就赢了三票,差点就掉下去了。”

        何言风抿嘴一笑,说了一句比较公道的话:“你们这两首歌本来就是伯仲之间,出现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说罢,他侧头,目光温柔地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了,咱也别等人家说出口了。”

        阿依慕点了点头,简单“嗯”了一声,随即乖巧地跟着起身,朝门外走去。

        教主骑回到属于自己的小木马上,他摆了摆手,神态轻松地说道:“何老师加油。”

        何言风见此,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弧度,他看向坐在沙发里面的葛铮,声音戏谑地说道:“哦,对了,葛老师,刚刚您在唱歌的时候,教主在猜测,您这么会创作高原主题的歌曲,是因为您和一位高原女孩有过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关于这件事情,我觉得,您可以和他好好交流交流。”

        教主听了何言风的话,急得立刻从小木马上面跳了下来,同时开口辩解道:“何老师,你也太坏了,我什么时候猜测了,我说的是,那都是网上传的。”

        没有理会教主的辩解,何言风直接摆了摆手,而后,留给他和葛铮一个潇洒的背影。

        走廊里面,阿依慕“咯咯”一笑,随即语气调皮地问道:“你说他们会怎么样?”

        何言风摊了摊手,露出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同时幸灾乐祸地说道:“我估计,会交流得比较愉快。”

        有了一次经验,这次两人明显都淡定多了。

        虽然还是会有些紧张,但这种紧张,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两人进入备战区等待,等到淑女组合的演唱结束之后,方才开始向前台走去。

        在走廊里面,他们和刚刚演唱结束的淑女组合碰了个面,简单互勉了几句。

        接下来,他们两人从后台进入,缓缓走入舞台之中。

        就在他们的身影轮廓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舞台底下已经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

        何言风和阿依慕甚至已经听到了一些诸如“何老师”“木木女神”之类的加油助威声。

        很显然,轮廓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灯光将两人圈住,在阿依慕温柔的目光之中,何言风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大家好!我们是西江月组合,大家久等了。”

  简单打了声招呼之后,何言风再次开口说道:“接下来这首歌,送给我和木木曾经经历过的一段时光,也送给在这个演播厅里面的所有人。”

        《房间》这首歌虽然是抽奖得来的。

        但是,因为已经在赵海斌他们的面前唱过了,所以也可以说是为【怦然心动】这个节目而“创作”的。

        这点,等演唱结束之后,相信,只要是看到自己上个节目的人,应该都可以联想得到。

        说完之后,何言风便退到了后面去,坐到了早就准备好的一架钢琴前面。

        随着他的手指有节奏地按动,优美的钢琴音缓缓地流淌了出来。

        备战区里面,看着何言风优雅弹琴的样子,陈淑仪的眼睛里面已经冒出了小星星,“何老师弹钢琴的样子好帅。”

        说罢,她还满脸憧憬地补充道:“我也好想有个男朋友,他弹琴,我唱歌。”

        坐在她旁边的岳淑美实在有些看不过去,立刻打断了她的憧憬,“你等等。”

        “你干嘛?”憧憬被自己的好姐妹打断,陈淑仪脸上浮起几分疑惑之色。

        就在陈淑仪的注视之下,岳淑美抬起手腕,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而后颇有深意地说道:“我看看现在几点了?”

        虽然知道岳淑美可能是在给自己挖坑,但满心疑惑的陈淑仪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什么意思?”

        岳淑美闻言,立刻捂了捂嘴,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而后又把笑意收敛住,一本正经地说道:“就是看看有没有天黑,适不适合做梦。”

        听了岳淑美埋汰打趣自己的话,陈淑仪一张俏脸立刻黑了下来,声音不悦地说道:“有你这么损我的吗?”

        说完,她还满脸幽怨地看了电视机一眼,看着电视机里面的何言风,接着补充道:“再说了,我的要求高吗?”

        顺着陈淑仪的目光,岳淑美也看到了电视机里面的何言风。

        她撇了撇嘴,毫不犹豫地打击道:“你要是以何老师为目标,去找男朋友,那高不高的就无所谓了。”

        岳淑美的话再次引起了陈淑仪的好奇心,“什么意思?”

        “反正你也够不着。”岳淑美正襟危坐地说道,说完,还故意拉开了和陈淑仪之间的距离。

        “你……”陈淑仪气急,立刻扑了过去。

        两位妙龄美女在备战区里面立刻“扭打”了起来。

        监视器前面,韩墨看着这副画面,脸上的笑意都快控制不住了。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