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医生疼轻点好大好热 同桌上课脱我内裤和胸罩

 温父更加生气了,发动了车,“磨磨唧唧,丢个垃圾都有这么多名堂,人家又不会颁个奖给你,多管闲事。”

        温涵依旧是一言不发,直到快到家的时候。

        她心情沉重了起来,跟着父亲的身影走了进去。

        屋里头,灯火通明。

        弟弟温豪乖巧坐在桌子上,看到她乖乖喊了一声,姐姐,妈妈已经做了整整一桌子的菜,看到她,那眼神瞬间就变味了。

        冷冷淡淡的一句话,“你回来了。”

温涵对于父母的态度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所以并没有在意。

        衣袖一紧,一只白嫩的潘胖嘟嘟的小手抓着一个糖果举在了她跟前,“大姐姐,吃……吃”

        温涵浅笑,揉了揉弟弟的脑袋,“大姐姐不吃,豪豪吃。”

        “豪豪不吃,给大姐姐留的。”

        温母走了过来,一把抢了过去,“你姐姐不喜欢吃,妈喜欢吃,豪豪喂妈吃好不好。”

        温豪别看他个子小小的,不懂事,但是却是个小人精,“不要给妈妈吃,就要给姐姐吃。”

        把糖重新抓了会开放在温涵手里,他才开心笑了。

        温涵也不好拒绝了,收下了。

        “谢谢豪豪。”

        温母一脸不悦,也没有说什么了,“好了,回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吧。”

        “对了,你那个男朋友现在在做什么?”

        温母随口的一句问,让温涵到是想了起来,她忙开口问,“妈,你们借段阳那十万块钱,什么时候给他。”

        一提到钱的事,温父和温母,瞬间脸色就变了。

        温父勃然大怒,抓起喝了一半的啤酒瓶子就朝地上砸去,凶神恶煞开口,“老子要是不给,你是不是要杀了我,温涵。”

        “一个男人,给你花点钱怎么了,不是天经地义吗?”

        温母也附和着开口,“就是说啊,你老子老娘养你这么大容易吗?现在就这么十万块钱,你就想着逼死你爸妈是不是。”

        温涵无语辩驳,他们总是有那么多理由借口。

        “那你们想怎么样?”

        她软下声音开口。

        温父夹了一口菜,又抽了一口烟才漫不经心道:“不怎么样,反正这钱我们是拿不出。”

        温涵急了,“爸啊,做人不能不讲信用,而且这钱是段阳给他奶奶治疗的钱,我们借了就是要换的。”

        “这可不管我们的事,这钱是你自己拿给我们的,要给也是你自己给。”

        温母给儿子夹了一口菜,语气冷冷淡淡道。

        温涵一时间委屈,哭了,“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女儿了,你们要这样对我。    ”

        “温涵做人要凭良心两个字,你爸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这么大,你既然能说出这种不要良心的话,你的心不会痛吗?”

        “我要不要良心你们不知道吗?现在房子水电费那一点不是我出的钱,我现在还在读书,这些钱都是我自己兼职一点点赚回来了的,你们一个除了打牌就是喜欢喝酒,你们从来都只知道弟弟,从来没有把我放心上过。”

        温涵实在是受不了了,崩溃咆哮。

        温母走过去,抓起旁边的扫帚就这样打了过去    “我们没有把你放心上,温涵要不是我们你早就死了,你知道吗?”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要是当初我打掉就好了,真是气死我了,老温。”

        那眼神看着温涵,十分沭人。

        不像是亲生女儿,倒像是陌生人。

        温涵用力紧着拳头,“这件事我管不了,钱你们是一定要还,如果不换,那就被怪女儿不孝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没有吃饭,温涵就走了。

        温涵抓着鸡毛掸子就丢了过去,一边回头一边开骂,“丧门星,还敢这么说话了,真是胆子肥了。”

        “老子倒要看看她能掀起什么大波大浪才。”

        突然大门哐哐响了,想都不用想是那群讨债的。

        温家夫妇在这一块是出了名的老赖,借钱不还,欠下了不少债。

        所以一到晚上就有人来讨债。

        温涵冷冷笑了笑打开房门。

        一个中年男人举着火把,看到时温涵有些惊讶,“温丫头,你爸妈在家吗?”

        温涵礼貌问了好,“周伯伯,你自己进去好了。”

        这个男人叫周轩,是这边老实诚恳劳作的农民,借了温家夫妇几千块,去年借的,说是一个月后还,拖到现在都一年了,那钱还没有还上。

        农民工就指望这几千块生活了。

        身后还有数十几个讨债的,都是借了钱一直没有归还的。

        温家夫妇看着这边。

        温母气的又骂了一句,“果然是丧门星,都不知道拦一下,老温快点把菜端下去,这些我来应付。”

        一群人浩浩荡荡闯了进来。

        为首的男人依旧是刚才那个叫周轩的男人,此时他一脸怒气冲冲,“你欠我们那钱,什么时候还?”

        “就是,都拖了大半年了。”

        “快点还钱,不然就烧了你的屋子。”

        那些人点着火把,手里还拿着一桶汽油。

        看这架势应该是来真的了。

        温父赶紧上前拦住了,“各位好说好说,不要冲动,这钱我是一定会还的,但是请给我们一点时间好不好。”

        “现在我们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涵涵……涵涵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温母眼泪说来就来,装可怜,可没有人能比她演技还要精湛。

医生疼轻点好大好热 同桌上课脱我内裤和胸罩插图
 

        “等我女儿,发工资了,就把钱还给你们,你们别冲动。”

        “你都说了多少回了,今儿我们就是拿到钱,不然我们就把房子给点了。”

        “温享福,你自己也知你这钱欠我们多久了,大家都是要过日子的,你自己也是有老婆有家要养的人,这是我们的血汗钱啊,真不能这么做人。”

        温父一脸愧疚,低着头认错,“我知道,欠大家钱一直没有还,是我的错,请你们放心,这钱我就是去卖肾也……”

        “别和我们说这些,我们就是要看到钱。”

        “看不到钱,要不我们就报官,要不就烧了的房子。”

        温母看了温父一眼,故意往火把面前凑,一脸泼妇骂街像,“来呀,烧啊,烧死我们,把我们全部杀了,你们全部都要去坐牢。”

        然后她借机看准时机往前一挤,那火把就点燃了身上的衣服,她马上大喊,在地上爬摸打滚了起来,“啊……救命啊,杀人了,快来人啊。”

        那些人都是附近老实的村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恶狠狠丢下一句,“要是下次再不还钱,我们就真的报警了。”

        一群人不甘心散了。

        走到门口,其中一个人不甘心了起来,“咱们就这样了吗?这温享福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看着钱铁定是换不了了。”

        “这有什么的,他们家不是还有个女儿吗?正好他们要是还不起的话,把女儿抵押给我儿子当媳妇。”

        “二牛正好缺个媳妇。”

        一个女人穿着大花袄,不甘心开口,“你就得了吧,你那二牛连个男人都算不上,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奉劝一句还是死了这条贼心。”

        “哈哈,还别说这主意可以啊。”

        周轩一声怒吼,全部都安静了下来,“好了,都给我闭嘴,你们最好是把这种坏心思收起来,温加夫妇他们怎么样是他们的事,关小温这丫头什么事。”

        “我们老一辈的恩怨就我们自己来解决,不要牵连到孩子身上。”

        “老周说的有道理,那丫头长得白净水灵,还好没有遗传到了老温一家的恶习作风,大家开开玩笑就得了。”

        “这钱大家伙儿又不是要不回来了,要是真到了那时候,我们报警了,他温享福又能跑到哪里去,大家伙儿说是不是。”

        周轩都这么说了,大家虽然气归气,但是终归没有白来一趟。

        这样下一次,温家夫妇想必也是害怕了。

        温家那边,温父把温母搀扶了起来。

        帮她把身上的灰尘还有小火星拍掉,“媳妇,让你受委屈了。”

        温母摇了摇头,还十分得意拍了拍胸脯,“哎,可别这么说,这有什么的,下次他们敢来,老娘有的是办法。”

        “你们爷俩就安心好了。”

        温母是东北人,说话都是很汉子。

  温父小人得志笑了笑,“还是我媳妇有本事,把他们都耍的团团转。”

        “不过他们闹了这次的话,我怕到时候他们下次来可能就是来真的了,这钱还是要还点。”

        温母脸色瞬间就变了,给那些人钱吗?不可能,拿她钱不是拿了她命吗?

        “这钱让温涵还就是了,咋们就别操心了。”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