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宝贝,开始吧,我有点等不及 我在老师胯下娇吟

“真的,我没骗你,我脑子真的好了!”

    阮枝忍不住高兴道:“我记得,你第一次让我别惹陆君寒,是在9月8号的下午3点27分。9月11号上午11点43分,9月17号下午2点52分,你也提醒过一次,还有……”

    阮枝将之前霍庭衍提醒她的次数时间一一陈述了,大部分都跟霍庭衍的记忆对上了。

    而且,其中很多时间,连霍庭衍本人都没多在意,甚至都没记住,但阮枝就是能说出来,连那一天,他们做了什么事,什么时候做的,她都非常清楚。

    霍庭衍惊讶了:“你脑子真好了?”

    “应该是吧,”

    阮枝思索了三秒,异常诚恳的说:

    “也有可能是回光返照,现在突然记得这么清楚,说不定,下一秒,我脑子直接就死了。”

    霍庭衍:“……”

    回光返照是这么用的??

    但比起有些荒谬也不科学的回光返照。

    霍庭衍更倾向于,阮枝在陆家宴会上,吃了什么有助于她大脑发育的东西。

    毕竟,谁都清楚,陆家是研究前沿科技闻名的,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什么高端超前的科技技术,运用到宴会的食物上。

    亦或是,阮枝刚才在陆家受了什么刺激,这刺激刚好修正了她的大脑,让她的大脑恢复了正常。

    当然,也不排除是阮枝自身的运气变好了,大脑突然正常了。

    只是这个正常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他们并不清楚。

    “我觉得我应该是被刺激到了,”

    阮枝想了想,表情真挚说:

    “毕竟,我满怀期待的过去,却被惦记了6个月的心上人狠狠伤透了心,还被他残忍无情的抓了,抓了之后,他甚至连看都不看惊呆了的我一眼。我要是我脑子,我也得马上恢复正常,然后想办法,抓他个三天三夜……这么看来,我的脑子,可能还是个不服输的好脑子。”

    霍庭衍:“……”

    神他妈不服输的好脑子。

    我看你现在的脑子也没正常多少!

    三秒后,霍庭衍充耳不闻,轻描淡写的道:

    “好的,我们现在来仔细的分析一下,你刚才在宴会上吃了些什么。”

    阮枝:“……”

    阮枝的记忆清晰了不少后,连几个月前的事情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何况是一个小时前,在宴会上的事情,她想了下:

    “我也没吃多少。”

    霍庭衍微微松了口气,食物越少,排查起来就越容易,若是能找出这种食物,确定这种食物里的成分真对阮枝的脑子有益,阮枝这破脑子以后就有救了。

    下一秒,就听阮枝接下去说:“就每个桌子各吃了一点而已。”

    霍庭衍站在宴会厅里,沉默的看着厅里将近100多张的桌子,而每张桌子上,都有将近50个盘子,陷入了长长的沉思当中。

    他表情凝重严肃,已经有放弃治疗的意思了。

    “哦,对了,”

    阮枝像是想起了什么:“我还跟陆君寒的女儿陆梨吃了同一个蛋糕。”

    用的还是小姑娘随身携带的小猪佩奇勺子。

宝贝,开始吧,我有点等不及 我在老师胯下娇吟插图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就这么把蛋糕给分完了。

    原本阮枝是有点小洁癖的,不喜欢吃别人的口水,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小姑娘挖了一勺子的蛋糕,喂给她时,阮枝还是吃了,而且,没有任何的反感。

    霍庭衍见实在找不出来,只能让人先将陆家今天宴会的食物记下来,等回去再让人分析分析。

    ……

    而那边,知道阿姨姐姐已经死掉了的小姑娘,小小的身子趴在桌上,伤心的又吃了两个草莓小蛋糕。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裴铭之嘴角含着浅浅的微笑,笑吟吟的朝她招了招手:

    “梨梨,你看,谁来了。”

    小陆梨转过身,看到那边正坐在轮椅上苍白鬼魅的少年,乌黑澄澈的眸光瞬间亮了亮,稚嫩的小奶音脆生生的喊:“修白哥哥!”

    裴铭之高深莫测的对旁边的裴修白微笑道,

    “我说了吧,梨梨还是最喜欢你这个哥哥的。”

    裴修白抿着薄唇,没吭声,漆黑纤长的眼睫微微垂着,掩盖着眸底幽暗的眸光。

    就这么一会儿,小陆梨已经从椅子上下来了,小手里还端着两盘草莓小蛋糕,迈着小短腿,屁颠颠的跑到了他们的面前:

    “修白哥哥,美人叔叔,你们要吃蛋糕吗?这个蛋糕可好可好吃了,梨梨刚才一个人就吃了五个呢!”

    裴修白和裴铭之都不是喜欢吃甜食的人,但见小姑娘递过来了,也不好拒绝。

    裴铭之伸手接过,另外一只大手轻轻的揉了揉小姑娘的小脑袋,笑吟吟的说:

    “嗯,谢谢梨梨,叔叔刚好饿了。”

    小萝莉白皙的脸上笑容灿烂。

    裴修白淡漠着一张苍白的脸,没说话,但也伸手将那盘小蛋糕接了过来。

    小姑娘更开心了。

    之后,她小小的身子微微前倾,像是完全没意识到似的,小手直接撑在裴修白毫无知觉的腿部膝盖上。

    裴铭之猛的怔了怔,微微倒吸了口气,直接就想上前,赶紧将小姑娘拉开,免得裴修白什么时候给她一刀,让她的小命不保。

    这小兔崽子平时看着好像并不在意自己残疾的事情。

    但毕竟是小孩子,若是真不在意,性情就不会变得那么暴戾阴冷,残忍冷酷了。

    他那条无知觉的腿,平时连他这个亲爸都碰不得。

    曾经好几次,裴铭之不小心碰到他那条腿,手都差点被裴修白无情的给割下来。

    而且,他那还只是碰了一条,现在梨梨两条腿一起碰……

    裴铭之:“!!!!!!”

    完了。

    要是梨梨出了什么事,陆狗恐怕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裴铭之才刚往前走一步。

    果然,就见一道凌厉骇人的刀光剑影突然出现在眼前。

    裴铭之瞳眸紧缩,就想冷冷的出声,喊裴修白住手。

    但下一秒,却见那道刀光剑影并未朝着小姑娘的方向,而是倏然朝着他的方向袭来,硬生生的将裴铭之往前的脚步给逼退了一步。

    裴铭之:“????”

    摸你腿的人是梨梨,你反过来杀我干什么?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