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43章 跟老公最好的朋友出轨

“而且境外陶氏全都不是善茬,在神州他们还会规矩一点,在境外真是无法无天。”

    “唐若雪和帝豪银行想要讨取,不仅困难重重,还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她提醒叶凡一声:“这一千两百亿几乎等于白送。”

    “行,我知道了。”

    叶凡努力平复情绪:“我待会联系她,问问她什么情况。”

    “对了,还有一件事可能跟唐若雪有关。”

    蔡伶之又补充一句:“唐黄埔的亲信唐青蜂去了海岛。”

    “一名名叫唐熙官的唐门地境高手也跟着去了。”

    她语气多了一丝凝重:“我担心他们是为了报复十大安全事故。”

    叶凡心里瞬间微微咯噔……

    中午一点,唐若雪让清姨下楼送走吃完午饭的陶啸天。

    而她拿着双方的合同不紧不慢翻阅。

    她原本也不想再给陶啸天贷一千两百亿,无奈陶氏境外资产太优质太吸引人。

    很多都是各国一线城市中心区产业或者地标。

    她估算了一下,如果陶氏不还钱,只要收取到三成抵押物,本金就回来了。

    加上她还有陈园园和清姨这些倚仗,所以最终把一千两百亿借给了陶啸天。

    “如果陶氏宗亲会倒霉了多好。”

    唐若雪看着手里的合同呢喃一句,脸上多了一分炽热。

    她现在捏着陶家和宗亲大部分产业,还坐拥天堂岛一半股份。

    一旦陶啸天他们倒霉,她就等于两千两百亿吞了陶氏宗亲会。

    这样一来,帝豪银行估值就会发生质的飞跃,触角也将会通过宗亲会产业蔓延全球。

    而她唐若雪也会水涨船高。

    她不太在乎名利。

    可有了唐忘凡后,却想着用身外之物构建盔甲,这样就没有人敢欺负她母子了。

    对于叶凡的庇护,唐若雪早不置可否,叶凡现在有了新欢,哪还会在乎她这个前妻和儿子。

    每次见面都是对自己诸多指责。

    而且叶凡不给她招惹麻烦就不错了,对她母子庇护简直是天方夜谭。

    她跟唐黄埔现在的你死我活,固然有陶啸天的算计,但也离不开叶凡的不作为。

    如果叶凡当初劝告宋万三成功,不让他支持唐黄埔,她现在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情?

    “只会斥责恐吓前妻,不敢劝阻现任老丈人,真是让人失望。”

    想到这里,唐若雪对叶凡摇摇头,端起一杯红茶喝了一口。

    “咔嚓——”

    就在这时,会议室大门被推开了,一个清洁工推着车子走进来。

    唐若雪放下红茶之余,右手也伸入了手袋。

    手指第一时间触碰袋子中的短枪。

    她敏锐地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抬头却发现戴着口罩的服务员是清姨。

    没有等唐若雪把手从手袋拿出,清姨就迅速脱下自己的清洁工衣服。

    她靠近唐若雪压低声音:

    “唐总,有危险,你马上离开酒店。”

    “想法子去三公里外的码头,七号游艇,卧龙凤锥应该赶来海岛了。”

    “别打电话,酒店这栋楼没讯号了。”

    清姨低声一句:“快走!”

 纪长慕忽然压过身,借着窗外漏进来的微薄光线吻上她的唇。

    小姑娘的唇上混杂着蛋糕的香甜和酒气。

    乔沐元缩起身子,想躲开他的吻。

    但没得逞,纪长慕在她的唇上碾压亲吻了好一阵,吻得她浑身发软,小手小脚彻底无力主动放弃。

    “甜吗?”他问。

    乔沐元被他欺负得说不出话,唇上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只是今天的气息里多了烟草味。

    “你抽烟了?”

    纪长慕没有回应,只问道:“肚子还疼不疼?”

    “疼……”那痛意让她倒吸一口凉气,酒意也醒了几分。

    “是不是要来例假了?”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43章 跟老公最好的朋友出轨插图

 

    “可能吧……”她含糊地应着,双手想要找到一个支撑点。

    纪长慕将她抱到怀里来,压在自己的胸膛上,又用毯子仔仔细细包好她露在外面的小腿和双脚。

    乔沐元在他面前显得格外娇小,被他一把搂住,怎么也挣脱不开。

    她紧靠在他的胸口上,抽抽搭搭地哭鼻子,好似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怎么了?”纪长慕觉着,分明他才应该是最委屈、受欺负的那个,“这两天我也不知道你跟我闹什么,自从那天沈方舟走后你就在发脾气,还故意躲我。以后,别再用躲我这种方式,你能躲多久?”

    乔沐元没说话,好似从喉咙里“嗯”了一声。

    纪长慕低头,见她小脸苍白,让司机将车内的温度又调高些。

    她喝多了,纪长慕也无意跟她说什么。

    今天晚上他会陪着她,明天哪也不去。

    回了浣花,冷风一阵阵吹。

    纪长慕抱她下了车,没让她遭到一丁点的寒风。

    他给她灌了一杯醒酒茶,乔沐元嚷嚷着喊头疼,他又用手指替她揉了揉太阳穴。

    大概是舒服了,她在他怀中沉沉睡下,一动不动,睡梦酣时还咂了咂嘴巴。

    纪长慕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已经是晚上十点。

    他被她闹得两天都没有能好好吃一顿饭,见她睡着,这才去厨房随便吃了点。

    怕她夜里头醒来,纪长慕这一晚睡在了她身边,长臂搂着她睡了一夜。

    ……

    天刚蒙蒙亮,乔沐元醒了。

    窗外晨光熹微,她借着薄弱的光看到自己躺在纪长慕的怀里,视线往上是他那薄削好看的下巴。

    他睡着时眉头微蹙,眼皮子上有几分憔悴。

    乔沐元动了下,纪长慕醒了。

    她那乌黑晶亮的眸子对上他的眼睛,她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小小的身影。

    “酒醒没有。”他的嗓音里带着清晨初醒的沙哑。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乔沐元哼唧一声,转过头,背对着他。

    她假装没醒,闭眼又睡。

    腰肢被某人滚热的手掌覆上,他掌心很烫,一寸一寸燎过她的肌肤,隔着睡衣,那热度也渐渐传遍她的身体。

    乔沐元哪里还睡得着。

    纪长慕从背后吻上她的脖子,压低声音,气息危险:“你昨天说,对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同学沈隽也不是没感觉……小姑娘,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喝多了,记不得了。”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