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一个人吃奶,2个人亲下面 藏玉纳珠第一次

“不知道啊,我一直都不敢相信,她们感情明明那么好。”

    “哎,感情的事谁知道呢。”

    “……”

    林帘把资料整理好,去了凯莉的办公室。

    “凯莉,这是我的计划书。”

    林帘把计划书给凯莉,凯莉接过,看了起来。

    “不愧是你林帘,这份计划书做的很好。”

    凯莉看完,合上计划书,脸上是满意的笑。

    林帘嘴角微弯,“那我先去忙了。”

    凯莉说:“等一下。”

    林帘看着她,等着她说。

    凯莉看着眼前的人,她神色淡静,眼睛清澄,里面是如水的不卑不亢。

    “你还好吗?”

    凯莉眼神关切,就像她现在心里的关心。

    林帘神色微顿,笑容浮现,“我很好。”

    凯莉点头,“有什么给我打电话,虽然你和在行离婚了,但离婚了不代表大家再也不见。”

    “你们还是朋友,对吗?”

    “是的,我们是朋友。”

    林帘离开了凯莉的办公室,凯莉看着她的身影,脸上的笑逐渐消失。

    昨天林帘在公司大厅的那一番话,不仅是对赵起伟说,也是对韩在行说。

    同时,那番话还代表着什么。

    她不敢深想。

    凯莉拿起那份计划书,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昨天,从林越那回来后,韩在行就情绪不对了。

    凯莉拿着计划书来到韩在行的总裁室。

    昨晚,韩在行来了在恋,他在林帘的办公室里待了一夜,到今早,他才回到总裁室。

    凯莉走进总裁室,看着那坐在办公桌里,撑着头闭眼的人。

    昨天林帘的话对韩在行是一次深深的打击,可能他去林越那里后,林帘又和他说了什么,让他这么痛苦。

    “林帘的计划书拿来了,我看过了,她做的很好。”

    凯莉把计划书放韩在行面前。

    韩在行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计划书。

    他眼睛里含着红血丝,里面的无力覆满,让他的痛苦都被压下去了。

    凯莉看着这样的韩在行,说:“在行,现在的一切并不是结果。”

    他太痛苦,离婚,果断和他拉开距离,原本有些千丝万缕的两人,开始被一点点拉开。

    他无法接受,也无法承受。

    韩在行眼里的痛苦一瞬涌出,他手盖住脸,整个人软在椅背上。

    “我想她在我身边,想她看着我,和以前一样,可现在我觉得,她好像离我越来越远。”

    “我已经,所有办法用尽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很痛苦,真的很痛苦很痛苦。

    这样的痛苦似有无数只蚂蚁在他身子里啃食他,让他彻夜难眠。

    凯莉眼里浮起心疼,她太知道林帘对韩在行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也太清楚,林帘对韩在行的失去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这样的结果,韩在行是无法承受的。

    “在行,林帘不在的时候,你那么迫切的想要找到她,现在林帘回来了,还在在恋,你又在怕什么呢?”

    怕……

    韩在行睁开眼睛,他看着办公室里的光,眼里痛苦无力满布。

    他害怕她说离开,害怕她的绝情,害怕他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挽留她。

    他很害怕。

    凯莉说:“如果不是forget,林帘绝不会说这些话,湛廉时那样的人,他怎么好心让你把林帘带走?”

    “现在这样的局面,就是他预料到了的,就是他算好了的,他是要用林帘击溃你的内心,让你主动放弃林帘。”

    “在行,相信我,如果不是forget,林帘绝不会说出昨天那样的话。”

    “她对赵起伟也不会是那样的平静。”

    “在行,振作起来。”

    凯莉一句句的话让这双眼睛有了点力量,韩在行逐渐坐了起来。

    他看窗外的光,刺眼的让他眯眼。

    凯莉看他逐渐恢复,说:“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赵起伟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

    “而刘妗,她也开始行动了。”

    “你要放弃吗?”

    锦悦大酒店,五楼。

    咔擦 咔擦。

    密集的快门声在这一间不小的会议室里响起。

    前方,一排说话人的桌面凳子已经布置好,就等着重要人物的出来。

    摄影师,记者,现在都已经就位。

    吧嗒,门打开。

    记者,摄影师全部看过去,瞬间,他们手中的摄像机对准门外走进来的人。

    鎏金长裙,长发微卷,一身超模气场的刘妗走进来。

    她对着镜头笑,自信美丽。

    保镖护着刘妗来到前面的椅子里坐下,乔安和助理坐刘妗旁边。

    瞬间,镜头对准刘妗。

    乔安看着这些镜头,记者,说:“今天召开记者发布会,是关于妗妗复出的事。”

    “各位有问题,可以问,我们会回答。”

    顿时,记者举手,乔安看向一人,“请问。”

    记者站起来,看着刘妗,“刘小姐,之前你说退圈,可能不会再入娱乐圈,为什么不过两年,你就再次回来了?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回来的?”

    刘妗脸上的笑一直在,她是超模,是时尚圈的宠儿,面对镜头,她非常清楚什么样的状态是最好的。

    刘妗看着记者,“因为我想重新开始。”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精心慈善,看了许多我曾经没有看见过的人,事。”

    “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前做的一些事,有多么的愚蠢。”

    “我错了,我需要改正。”

    “需要重新开始。”

    “既然老天赋予了我们每个人几十年的生命,那么,同样的,老天也赋予了我们改错的机会。”

    巴黎,AK。

    林钦儒坐在办公椅桌后,看着电脑里的记者发布会。

    林帘回国内了,她去了在恋,而湛廉时没有任何消息。

    他本来是要给湛廉时打电话的,在知道林帘回国时。

    可是,他没有打。

    因为他打了也改变不了事实,而他也相信,林帘回国内,湛廉时已经想好了。

    他不需要过问,他只需祝福就好。

    但现在,看着电脑里的发布会,看着刘妗,她说的每句话,她说这些话时的神态,他想问问了。

    林钦儒拿过手机,翻开湛廉时的手机号,一会后,拨通。

    米兰。

    托尼和湛廉时站在阳台,他看着湛廉时,惊声,“回国?”

    湛廉时看着这个城市,烈日把整个城市笼罩,这个夏天还没有过去。

    似乎,这里就停在了夏天。

    “米兰研究院的事,你们安排,何孝义会留在这边。”

    “有什么事,你联系他。”

    湛廉时出声,嗓音低沉,是他熟悉的声线。

    但这声音,仔细听,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是,你突然间回国,什么意思?”

    “之前我问你可可上学的事,你说这边开一家研究院,我过来。”

    “那我过来肯定是可以工作,也可以照顾小丫头。”

    “可你现在突然说回国,那可可……”

    湛廉时转眸,看着他,张唇。

 “可可和我一起。”

    眼前的人不似刚刚了,他似一瞬变化,让托尼说不出话来。

    好久,托尼说:“你决定好了?”

    “嗯。”

    托尼笑,手落在湛廉时肩上,轻拍,“你安排吧,我相信你。”

    他是湛廉时,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能解决的湛廉时。

    “好了,你忙,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小丫头,她听到了,一定很开心。”

    托尼抬手,对湛廉时挥了挥,离开书房。

    当书房门关上,托尼脸上的笑消失。

    回国,比在米兰更难。

    书房里,湛廉时看着远方,他眼眸夜色此时深得盖过外面的烈日,里面没有一点暖意。

    呜呜,手机振动,湛廉时垂眸,他眸里神色在这一刻被掩尽。

    湛廉时拿起手机,屏幕上跳动着许久没联系的人的名字。

    湛廉时看着这个名字,没有接。

    林钦儒听着手机里的嘟声,他心中想要问的问题逐渐没了意义。

    在第五声嘟的时候,林钦儒拿下手机,便要挂断电话。

    但这个时候,电话通了。

    林钦儒顿住,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通话中,脸上浮起笑。

    “还在想你应该在忙,就要挂了,没想到你接了。”

    林钦儒笑着说,语调一如既往的放松。

    湛廉时听着他的声音,“不忙?”

    林钦儒手撑住头,脸上的笑扩大,“忙肯定是忙的,但和你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

    手机里声音安静,湛廉时没再说话了。

    林钦儒脸上的笑清淡,如浮云,扶风,“最近听了不少消息。”

    “早就想问问,但觉得没有问的必要,也就没给你打电话。”

    “但刚刚看见刘妗说的话,就有些忍不住想给你打电话了。”

    他倒也直言不讳,把自己的想法,做法都说了。

    而他的声音,语调,和刚刚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湛廉时眼眸动了下,似乎外面的阳光过于烈,让他微眯了下眼。

    “没事。”

    林钦儒嘴角弯了起来,他的笑比之刚刚,浓郁了。
一个人吃奶,2个人亲下面 藏玉纳珠第一次插图

 

    没事,湛廉时口中的没事,一般都是有事。

    偏偏,他有那个本事让有事变成没事。

    “好。”

    “你做事,一向都是让人放心的。”

    “对了,你现在还在米兰吗?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聚聚,好好谈谈AK的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湛廉时转身,抬眸,“研发新品。”

    “新品……”

    林钦儒脸上的笑这一刻变得认真。

    海洋公园,蒂娜带着湛可可在海洋公园里逛着。

    小丫头一会儿跑到透明的玻璃前,小脸贴着玻璃,看里面游来游去的海洋生物,一会儿拉着蒂娜,让蒂娜给她拍照。

    她玩的很开心。

    昨天她和蒂娜约好了今天一起玩,何孝义把她带来后便离开了,留下蒂娜带着她玩。

    眼看着时间过去,小丫头也终于玩累了,瘫在椅子里,不动了。

    蒂娜给她买了她爱喝的草莓果汁,看她这玩的小脸通红,汗水满布的模样,她又拿过纸巾给湛可可擦汗。

    湛可可原本闭着眼睛的,蒂娜给她擦汗的动作让她抬起头来。

    小丫头看着蒂娜,大眼里有些恍惚,逐渐的,这恍惚变为失落。

    蒂娜清楚的看见小丫头的变化,收回手,说:“怎么了?”

    湛可可下巴搁在胳膊上,低落的说:“蒂娜老师,可可想妈咪了。”

    蒂娜没说话了。

    这样的时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让人喜欢又心疼的小丫头。

    湛可可没有看蒂娜,她继续说:“可可每天都很想妈咪,”

“以前妈咪没醒过来的时候,可可天天和爸爸在一起,爸爸给可可梳头,给可可洗澡澡,做好吃的给可可吃。”

    “那个时候,妈咪躺在床上,可可每天去看妈咪,可可一点都不想念妈咪。”

    “可后面妈咪醒了,妈咪和爸爸跟可可在一起,妈咪给可可唱歌,讲故事,和可可说话,带可可去玩。”

    “妈咪好温柔,对可可很好。”

    “现在妈咪生病了,可可见不到妈咪了,可可很想念很想念妈咪。”

    小丫头说着,睫毛眨巴,眼泪在大眼里滚动。

    蒂娜心里柔软了,她把湛可可抱在怀里,平常清冷的声音,这一刻压低,有了以往没有的温度,“妈咪虽然生病了,但也想念可可。”

    湛可可立刻点头,她抬手把眼泪给抹了,开心的说:“可可爱妈咪,妈咪也爱可可。”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