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肚兜浑圆撕开h 性玩具情趣玩具老板h

   林越见她这傻样,笑着说:“别傻了,吃饭,我和林姐去打饭。”

    张小圆当即举手,“我给你们打!”

    说着便飞快跑到饭菜区,给两人打菜。

    林越说:“她特别喜欢你,来在恋的时候她就说你是她的偶像。”

    林帘看着那活泼的身影,眼里浮起温暖,“她很好。”

    张小圆打了饭菜过来,林越和林帘帮忙,三人坐在一起吃饭。

    张小圆吃的差不多了,就看着林帘,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林越还没见过张小圆这模样,头疼的很,“小圆,你这一直看着林姐,让林姐怎么吃饭?”

    “啊?我一直看着吗?”

    林越,“……”

    张小圆咬唇,低头,脸红红的说:“我,我控制。”

    还控制?

    林越想吐血了。

    林帘弯唇,“没事。”

    张小圆当即抬头,“那我可以一直看着你吗?”

    林越,“……”

    算了算了,不要跟别人说,张小圆是她的人。

    丢脸。

    林帘笑了,这笑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温柔了。

    四周的人看着林帘,小声说话,“怎么回事?这林帘不是韩总的妻子吗?怎么来这里吃饭?”

    “是啊,而且韩总也没有一起,好奇怪。”

    “这奇怪?这哪里有林帘死而复生奇怪?”

    “……”

    大家窃窃私语,虽然声音很小,却也能传到这边。

    林越听着四周的话,皱眉,抬头看着四周一直往这边看的视线。

    那些员工看见林越的眼神,立刻转头,埋头吃饭。

    林帘说:“林越,吃饭。”

    林越看林帘,她始终平静,并未受四周的影响。

    林姐不在乎吗?

    刚刚林越那一个眼神,员工们都不敢说话了,但视线,还是忍不住往林帘这看。

    张小圆此时没看着林帘了,而是看着周围看过来的人,她眼睛瞪着这些人,很凶的样子。

    这些八卦的人顿时转头,不敢再看了。

    几人用了午餐,去了林越的办公室,张小圆跟着林帘,不断说话,完全停不下来。

    可以说,粉丝见偶像,该有的情绪,张小圆都有。

    林帘始终淡静,没有不耐烦,张小圆问她问题,她也认真回答。

    最后林越听不下去了,赶紧指派工作给张小圆做。

    张小圆不舍的离开。

    终于,办公室里安静了。

    “林姐,你不要见怪,小圆这性子,就是……”

    “她跟你很像。”

    林帘看着外面抱着文件离开一步三回头的人,她脸上是温柔的笑。

    “啊?跟我像?”

    “嗯,你们都很可爱。”

    “这……”

    林帘和林越并没有休息多久,两人便忙碌起来。

    而林帘的办公室里,那束花被放在那,似乎被遗忘了。

    韩在行的总裁办公室,他看着监控里的画面,眉头皱紧。

    有人送花给林帘,他看见了。

    那样多的白玫瑰,不是他送的。

    凯莉走进来,看着那坐在办公椅里一脸冰冷的人,“我让人查了,那花是一个男人打电话让花店送的,他们不知道是谁。”

    一束花,足够让人想到许多东西。

    凯莉太明白这束花带来的影响。

    “湛廉时那边有消息吗?”

    韩在行出声,眼里的冰冷一点都没有消失,相反的,随着他问出这个问题,他似更冷了。

    凯莉眉头皱起,“还没有。”

    韩在行一瞬看着她,眼里满是厉色,“没有?”

    凯莉说:“在行,我没有骗你,确实没有湛廉时的消息,我们目前,只看到那个孩子和托尼。”

    “他们两人每天出去。”

    “湛廉时,我们一次都没有看见过。”

    韩在行手握紧,他看着监控里的那一束花,白玫瑰,白的刺眼。

    他不相信,湛廉时什么都没有做。

    他一定,在做着什么。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下班时间,大部分员工都开始下班,往外走。

    可他们这一出去,都被那站在公司外,靠在那辆红色跑车上的人给惊到了。

    大红色衬衫,和车身一个颜色,领口扣子解开了好几颗,露出里面的锁骨。

    他戴着墨镜,头发经过精心打理,每一根头发丝都透着精致。

    此时,他手臂张开,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一束红玫瑰,看着从在恋里走出来的员工。

    “这……这是谁啊?好帅啊!”

    “我从没有见过哪个男人穿大红色的衬衫,还穿的这么好看,天呐!”

    “……”

    “他拿着红玫瑰,穿的又这么红,不会是来这求婚的吧?”

    “求婚?那被他求婚的女人真是太幸福了!”

    “……”

    “这人……这人好像是赵起伟。”

    “赵起伟?!”

    “不是吧?”

    “……”

    各种声音随着看见赵起伟的那一刻出现,大家都看着赵起伟,特别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这样的八卦心让下班的人都不急着回去了,她们看着赵起伟,看他等的是谁。

    在恋十六楼。

    韩在行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人。

    在赵起伟来在恋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了。

    凯莉站在韩在行身后,看着下面狂放不羁的人,“我看赵起伟在等林帘。”

    没有人知道赵起伟想做什么,但赵起伟这个人,和他相关的,让他在乎的,现在也就是林帘了。

    靠在车上的人头抬起,看着在恋大楼。

    似乎他知道韩在行在哪,知道韩在行在看着他,他嘴角斜勾起来。

    有的女孩子看见赵起伟这笑,忍不住尖叫起来。

    “好帅!”

    “他太帅了!”

    “……”

    是的,赵起伟有一张帅的面孔,这是不争的事实。

    韩在行看着赵起伟的笑,他眼睛眯了下,有寒光在他眼里划过。

    “林帘在哪?”

    “我来的时候她还在工作。”

    凯莉看着赵起伟嘴角的笑,说:“中午那束白玫瑰,可能就是赵起伟送来的。”

    除了赵起伟,她觉得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送林帘白玫瑰。

    包括湛廉时。

    韩在行转身,“让我们的人看紧他。”

    林帘的办公室。

    她敲完最后一个字,松懈。

    一天的时间,她把计划书做了出来。

    林帘看时间,五点二十,下班了。

    她关电脑,收拾桌面。

    “咚咚。”

    林帘抬头。

    林越站在玻璃门外对她挥手。

    林帘一笑,林越进来,“林姐,你忙完了吗?”

    “嗯,你呢?”

    “我也忙完了。”

    “好,我们回家。”

    两人收拾着往电梯去,张小圆跟着两人一起。

    一般平常时候张小圆都是到点下班,林越不会让她跟着加班,除非她实在忙不过来。

    但今天,张小圆没有到点下班,她想跟林帘一起,她知道了林帘和林越住一起。

    当然,她心里有疑问,林帘和韩在行是夫妻,为什么她不和韩在行住一起。

    但张小圆没有问,纵使她和公司里的员工一样有很多疑问,她也一个都没问。

    偶像,只要喜欢崇拜就足够了,别的,不管。

    三人进电梯,张小圆说:“林姐,这次冬季新品,你会有作品吗?”

    听见张小圆的话,林越看林帘。

    凯莉怎么安排的,她不知道,林帘也没有说过她的规划。

    但对于她来说,她希望林帘能出新品。

    如果能赶上冬季发布会,她就更开心了。

    林帘看着电梯门,听见张小圆的话,她转过视线,看着张小圆,“会。”

    她脸上是淡静的笑,很从容。

    张小圆一下就兴奋了,“真的吗?那太好了!”

    “我还以为林姐之前在AK的作品就是孤品了,现在林姐要出新品了,我一定要珍藏!”

    林越被张小圆这兴奋的样子给逗笑了,林帘嘴角也扬了起来。

    只是这笑,仔细看,似乎和刚刚有点不大一样了。

    叮,电梯门开,几人走出去。

    张小圆说:“林姐,现在做新品还来得及吗?”

    “新品你打算以什么主题命名?”

    “到时候这新品……”

    张小圆话没说完,林越便打断她,“小圆,好了,这还没开始呢,你急什么?”

    “我,我就是想知道……”

    “你想知道也不能这么一直问啊,林姐今天才刚刚来上班,哪里能那么快?”

    “……越姐,我错了……”

    林越说着张小圆,张小圆头也低了下去。

    而林帘,看向了公司外。

 员工站在公司大门两边,三三两两的,看着随性恣意的靠着车身的赵起伟。

    她们兴奋着,激动着,八卦不停。

    赵起伟在娱乐圈的形象是多金帅气大方,尤其是在女人这一块。

    只要跟了他,该有的都会有,他绝不会亏待你。

    就冲这点,很多女人都愿意跟他。

    就像林娇娇,她知道赵起伟不好惹,但她知道赵起伟有钱,有身份,有地位。

    只要跟了赵起伟,她就可以通过赵起伟,得到更好的。

    她非常愿意。

    但是,所有人都只看到了赵起伟的表面,没有看到他的内里。

    赵起伟的内里就像那死人堆里开出的花的根,腐朽,充满恶臭。

    只要一挖出来,便让你恶心至极。

    林帘看着那靠着车门的人,眼里平静的很。

    赵起伟看着林帘,他斜勾的嘴角上扬,拿下烟,扔到地上,拿着红玫瑰朝林帘走来。

    员工们见赵起伟动了,一个个的眼珠子跟着赵起伟动,然后落到林帘身上。

    这一下,员工们呆了。

    林越看着走进来的人,那一身的邪气,她心里紧绷,挡在林帘面前。

    赵起伟,这个恶人,他又想做什么!

    林帘出声,“林越,你让开。”

    林越转头,“林姐……”

    她眉头皱紧,很担心。

    林帘看着赵起伟,她眼睛没有动,里面的平静也没有被打乱,“不用担心。”

    看着这样的林帘,林越不放心,却还是听话的退到林帘身旁。

    但她依旧警惕的看着赵起伟。

    赵起伟来到林帘面前,他摘下墨镜,露出那双阴邪的桃花眼。

    “白玫瑰收了,红玫瑰也会收吧?”

    林越听见这话,一下睁大眼,“白玫瑰是……”

    她声音止住,看林帘,简直不敢相信。

    林帘半点惊讶都没有,她看着赵起伟,即便对上这双邪肆的双眼,她也没有胆怯,害怕。

    赵起伟微微皱眉,似疑惑的样子,“怎么不说话?”

    “是想否认收了我的花?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

    赵起伟说着,看四周投过来的目光。

    现在,他们成了这里的焦点,没有一个人说话。

    赵起伟脸上浮起笑,似愉悦了,“不用怕,做我赵起伟的女人,那是多少女人修都修不来的福气。”

    “你该庆幸。”

    赵起伟抬手,落到林帘脸上。

    突然,一只手捏住他的手腕,林帘身旁也多了一个人。

    “哦?韩总?”

    赵起伟惊讶的看着出现在林帘旁边的人,似一点都没有想到。

    “韩总不是在忙吗?怎么出来了?”

    韩在行看着赵起伟,那捏着赵起伟的手,收紧,“赵起伟,这是在恋。”

    “我知道啊!”

    “这是在恋,咱们天才小提琴家韩在行韩总的公司。”

    “哦,对了,这个公司还是当初为了纪念亡妻……林帘开的。”

肚兜浑圆撕开h 性玩具情趣玩具老板h插图
 

    “对吧?”

    赵起伟看林帘,他在笑,这笑无比邪恶。

    韩在行眯眼,他眼里的冰冷在蔓延。

    “出去!”

    “啧。”

    “韩总这话就伤人了。”

    “我在这追女人,和韩总没有任何关系,韩总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赵起伟看着韩在行,一脸的语重心长。

    韩在行手握紧,那捏着赵起伟的手似恨不得把他的手捏断。

    终于,赵起伟看向了他被韩在行握着的手,“韩总,这大庭广众的,你要动手?”

    “这怕不好吧?”

    “咱们韩总可向来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那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鲁莽的事的。”

    “对吧,韩总?”

    “是吗?”

    韩在行出声,他一把松开赵起伟的手,在他松开的那一刻,他用力,这力道让赵起伟后退两步。

    员工们惊呼。

    凯莉走出来,厉声,“都在这干什么?都没事了吗!”

    员工们听见这一声, 不敢再看下去了,赶忙离开。

    “等等!”

    赵起伟出声,员工们停下,看着他。

    赵起伟看着这些员工,笑着说:“急什么?热闹都还没看完呢,哪里能走?”

    凯莉脸色沉了,“赵总,这里是在恋,不是你的星空娱乐公司!”

    赵起伟嘴角上挑,“那又怎么样?”

    “你!”

    赵起伟转过视线,看着韩在行,始终不曾说话的林帘,然后视线落在众员工脸上,“你们不要误会,我赵起伟追女人,一向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

    “我绝不会拆散任何一对鸳鸯。”

    “这种违背道德的事,我赵起伟做不来。”

    道德?

    赵起伟说道德?他简直是在侮辱这个词!

    林越看着赵起伟,只觉愤怒难当。

    赵起伟没看身后的人,他继续说:“今天,我来到在恋,是为了追求你们的首席设计师林帘林大设计师。”

    一下,员工们惊了。

    尽管刚刚的景象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但赵起伟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人难以相信。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