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制服调教小说H 光的身子的美女,图片

    霍宸晞冷笑一声,右手紧紧地握住瓶身,直接无视了手上的痛感,而是以瓶子为着力点,推着蒋老怪一步步的后退,最终远离了沙发上的女人。

    这个的景逸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在外面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上来?

    他正想着,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门铃声。

    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却被蒋老怪抓住了空隙,顺手抄起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又朝着他的头砸了下去!

 蒋老怪这是被外面的门铃声逼急了,想要对他下死手,然后好毁尸灭迹啊,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狗东西竟然真的存了要杀人的念头!

    霍宸晞伸手挡住他砸下来的烟灰缸,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脸上却露出一个冷笑:

    “蒋老怪,我劝你及时收手,要不然下半辈子等着你的,就只有暗无天日的牢房和牢饭!”

    蒋老怪见状,没有丝毫悔意,反而也露出了一个冷笑。

    现在这个情况,到最后究竟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呢!

    “霍总,你下了地狱之后,要是阎罗王问起来你是怎么死的,你就说……呵呵……你就说是因为多管闲事死的,你说你,不该你的管的闲事你为什么非得要管呢?”

    他说完,冷笑着,手上一动正准备再次动手。

    霍宸晞却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抬起一脚踹在他的心窝上,顿时蒋老怪那重达两百斤的肥腻的躯体被他一脚踹飞,片刻后撞在了电视柜上,连带着墙上的电视都被他的重量和惯性给弄塌了。

    “蒋老怪,想要作怪作恶,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分量够不够。”

    霍宸晞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俯视着他,眼神中爆发出两分冰冷的杀气。

    他在蒋老怪的面前微微弯腰,然后伸出脚,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踹了一脚,露出了他的脸,他没死,但是看起来显然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连出口气都费劲了吧。

    他冷笑一声,转身走向那个还躺在沙发上的女人,伸手抱起她准备往楼下走。

    “等……等……”

    女人的全身都还处在类似于麻醉的瘫软状态中,虽然比之之前恢复了一点,但是想要说话还是的很费劲。

    霍宸晞躬身,把耳朵凑到她的嘴边,才能听清楚她说的是个“等”字。

    “等?等什么?”

    霍宸晞凑得更近一点,想要听清楚她还要在说些什么,却还是的徒劳无功,根本听不清楚她到底说了什么。

    他索性支起身子,在房子里转了两圈,从客厅窜到卧室里,仔仔细细地查看了床下和衣柜这种容易藏人的地方,却都一无所获。

    难不成这个宁青青还真的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可是他刚才还在隔壁那套房子的时候,分明还看到蒋老怪和一个女人坐在客厅里说话来着,如果是眼前这个女人的话,不可能仅凭着自己的力气坐在沙发上,她现在跟一滩烂泥也没什么区别。

    算了,还是先把外面那个送到医院去吧,也不知道她的身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万一因为耽搁而弄出什么人命来才是真的糟。

    “喂,你……”

    霍宸晞走出卧室,却发现本来应该躺在客厅的电视柜上的蒋老怪,此时已经消失了,他环顾一圈却没有发现蒋老怪的身影。

    他看向沙发上的女人,她的眼神在拼命地朝着一个方向看,霍宸晞心里顿时有数了,朝着她看过去的方向看过去,嘴里喊道:

    “蒋老怪,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出来吧,你从动手的那一刻就开始输了,现在再躲起来搞偷袭也没什么意义了。”
制服调教小说H 光的身子的美女,图片插图

 

    他说完,那个方向却还是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出现,整个屋子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他甚至能够远远地听到沙发上的女人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他心中觉得奇怪,正想在靠近一代去查看个清楚,却听到沙发上的女人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他看过去,却看到女人在微微摇头,似乎是在示意他不要在继续靠近了的。

    霍宸晞心中疑惑,却被挑起了胜负欲,以及想要查清真相的意念。

    他伸出手微微推开那一扇门,黑暗的房间里才透进去一丝微微的光,可是房间里也是一片空荡,除了黑暗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

    他正想抬脚进去查看个究竟,却突然听到女人传来更大的吱呜声,他正转头去看,却感受到一阵冷风的从后脑勺扫过,他下意识地一偏头,才堪堪躲过要害——

    原来蒋老怪这厮,刚才竟然是在装死,然后再躲起来伺机而动。

    不过这一次用的不是什么易碎的酒瓶子,而是结结实实的棒球棍,正砸在他的肩膀上。

    “住手!”

    一道暴喝声在这个的时候传来,蒋老怪愣了片刻之后,手上的动作也僵在原地。

    “我们是警`察,放下你手里的武器!”

    江枫领头带着四个警`察出现在楼梯口,手里还举着枪,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枪支的保险,枪口对着对面的蒋老怪。

    “霍总,你真是好手段啊,为了抓住我的把柄,竟然布下了这么大的一张网。”

    蒋老怪一边笑着,一边扔掉了手里的棒球棍,看向霍宸晞的眼神中一片通红的恨意。

    “再好的手段也比不上你杀人狠辣手段,蒋老怪,我今天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你这个酒囊饭袋竟然也有不窝囊的时候呢。”

    霍宸晞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开两步,警惕地盯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蒋老怪。

    “站住!叫你站住别动!把双手都举起来,慢慢地走过来!”

    江枫也紧紧地盯着他的动静,一边收枪一边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朝着蒋老怪逐步靠近。

    蒋老怪一直捶着眼帘,朝着江枫的方向慢慢走动,却在经过霍宸晞的身边的时候突然暴起,从腰间摸出来一把精巧的小刀,对着霍宸晞的腰腹捅去!

    霍宸晞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刀子堪堪戳着衣服停在他小腹前。

    不一会儿,衣服下面还是洇出一片鲜红的血迹来——刀尖太过锋利,还是刺破了皮肤。

    “住手!”

    江枫极快地反应过来,上前两步扭住蒋老怪的手腕,将她他手里的刀子打掉,一个擒拿手将他按到在地上,然后迅速地给他带上了手铐。

    “畜生!还敢当着警`察的面行凶!”

    他大喝了一声,一拳揍在他的脸上,确认他没法反抗了,这才抬头看向霍宸晞,问到:

    “宸晞,你还好吧?”

    “没事,皮肉伤而已,没扎进去。”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