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宝宝我们在办公室做好不好 正在播放熟女偷睛高潮叫

“你刚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画画很不错,寻思着比赛也是快开始了,就干脆拿出你的一幅画去参赛。”

    “果真,我们家的丁玲就是最棒的!”

    盛笃行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笑了起来,将女人搂在怀中,“我帮你约了齐老,要不要去见见?若是可以,还有可能收你为徒。”

    “齐老?”

    薛丁玲的瞳孔微微胀大,略有些惊愕地看着盛笃行,“是齐玄齐老?”

    “不是他老人家还会有谁。”

    盛笃行笑着,眸中尽是对薛丁玲的宠爱。

    “你竟然和他也有交集,他可是我最喜欢的师傅了!”

    薛丁玲兴奋起来,双手紧紧地抓着盛笃行的手臂,语气激动,“什么时候去?”

    “我要不要那几幅画?他会见我吗?”

    “好了好了,别紧张,明天吧,齐老爷子和我们家也算是有些交情,放心吧,他人很好相处,很慈祥,尤其是对你这种天赋极高的孩子。”

    盛笃行出声安慰,并没有说出,自己还将薛丁玲的画拿给了老人家看过,他很是欢喜,专门让自己带着薛丁玲前往。

    不过现在的他并不准备告诉女人,不然待会儿将会更加激动和紧张。

    第二日很快便到来,薛丁玲因为兴奋,直到后半夜才悄然地睡着,一大早早早地醒来,精神很好。

    不断地催促着盛笃行,似乎是害怕老人家等得久了。

    盛笃行无奈,如今自己是连一个老头都比不上了。

    不过很快,便带着薛丁玲驱车来到了齐家。

    这里环境雅致,还算是清静,周边尽是一些花草树木,看得出来照顾得很是用心,但是很让人惊叹的是,在院子之中,还有一条活水,在潺潺地流动,清澈的水流冲击着两岸的石子,若是不注意,还真是以为自己身处于野外。

    直接走到台阶之上,敲响了门,这是一间隐藏在半山腰之上的一栋屋子,周边相隔百米才会有另一户人家,也算是很好地保护了隐私,只是刚进来,薛丁玲就已经完全被吸引住,这样的环境难以想象,住在这里的人心境将会有多么的开阔和淡然。

    房门很快便被推开,是一位老者,眉目慈祥,看到盛笃行的瞬间便笑了起来,“盛家小子今天来看老头子啊!”

    “这位是?”

    视线转向薛丁玲,眸中带着些许的疑惑,同时视线再次回到了盛笃行的身上,满是促狭。

    “这是我的妻子!”

    “薛丁玲,您叫她丁玲就好!”

    盛笃行语气缓缓,显然在老人的面前没有了在外面的那种严肃。

    “你就是丁玲啊,长得真好,快快快,进来进来!”

    老人笑了起来,眼中的光亮更甚。

    “这是齐老的妻子,你就叫奶奶吧,和齐老一样的姓!”

    盛笃行在进门的瞬间,凑在薛丁玲的耳边轻声地提醒。

    薛丁玲看着走在前面的老人,默默地点头。

宝宝我们在办公室做好不好 正在播放熟女偷睛高潮叫插图

    “奶奶,今天我带着丁玲过来是想要看看齐老,这些年他也算是清静了,不如让他看看我这个妻子的能力,我觉得是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盛小子,你可真是会自夸!”

    不等老人回应,齐老便直接从里面的房间之中走了出来,先是狠狠地瞪了盛笃行一眼,然后便将视线落在了薛丁玲的身上。

    “至于这个姑娘的能力,我可比你清楚,行了,你就坐在这里好好地喝茶吧!”

    “丁玲,你跟我过来!”

    说着,齐老便再次转身,朝着里屋走去。

    薛丁玲还在想着刚刚齐老说的一番话,什么叫做对自己能力的理解,比盛笃行还要清楚,难道说齐老还见过自己的画作?

    不会吧?

    听到了老人让自己跟进去,心中猛地一惊,视线慌忙地落在了盛笃行的身上,似乎是在担心。

    “没事的,齐老很好相处,就是现在老了,有些孩子脾性,多让让他就行!”

    “快去吧!”

    盛笃行安抚地对着薛丁玲笑了笑,眸中满是鼓励。

    薛丁玲并不是害怕,而是有些紧张,这可是自己一直都想要拜见的老人,没有想到,这一次竟是真的见到了,而且这样地慈祥,激动之间,竟是有些鼻酸,那种兴奋和幸福,让她似乎对盛笃行的爱意更为浓郁了。

    看着薛丁玲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盛笃行这才缓步走到了大厅边的阳台之上,看着正在院子之中修剪着花草的齐奶奶,“奶奶,这一次,齐老还是不愿意出山?”

    老人修剪着花枝的手柄没有停顿,视线落在眼前的花苞之上的时候,没有丝毫的迷离,那样的神情,看着并不像是一个已经进入了耳顺之年的人所能够拥有的精神头。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为了你那位妻子?”

    盛笃行笑了笑,语气颇为无奈,“奶奶,您要是这样说,那我还真是有些私心,我想让丁玲在你们这里学习一段时间,她天赋真的不错,不过就是没有得到正统的学习,灵气绝对是我见过最为不错的!”

    齐奶奶直起腰背,满意地看了看自己修剪的花朵,这才见视线转向站在阳台之上的盛笃行,“既然是你这样看好的,我是没有问题,不过就看他能不能够答应了!”

    “哈……”

    盛笃行笑了起来,“要是没有得到齐老的首肯,我怎么敢把人直接带过来呢!”

    “奶奶放心,我们家丁玲绝对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齐奶奶并不是什么刻薄之人,只是这些年,他们搬到这里来之后就是为了避开那些不断上门的人,但是既然还在世上,总是会免不了被打搅,这也是为何她会谨慎些许。

  回家的车上,薛丁玲是控制不出的激动,那总被认可欣赏 的感觉,让她难以将心中的激动平复,尤其是被齐老夸赞。

    “齐老让我在周末的时候就去他那边学习,到时候我周六过去,周一再回来,怎么样?”

    薛丁玲的眸中满是光亮,她几乎是将心中所有的那些兴趣和激动都在不断地释放着,连带着将身边的盛笃行都传染了,那股开心的架势,几乎是要弥漫了整个空间。

    听到女人会不在家两天,甚至还不回来,盛笃行的心中是有些想要拒绝的,毕竟自己和薛丁玲也算是新婚夫妻,感觉还没有真正地过足二人世界,就要开始忍受着分离。

    但是这是薛丁玲所欢喜的,盛笃行也只能够无奈地将心中的不舍咽下,默默地安慰着自己,不过就是两天罢了,有什么大不了,实在不行,自己也是可以待在那里的。

    这样想着,心中的那股郁闷就瞬间消散,点头同意,“行啊,期待我们家的丁玲大画家!”

    薛丁玲挺了挺脊背,眼中满是兴奋,很是受用地伸出一只手在虚空之中按压了几下,“低调,低调!”

    那副神情成功地逗弄了盛笃行,车内瞬间响起了欢声笑语。

    因为齐老的提议,薛丁玲便较少地在画室之中作画,而是背着画板,来到了院子之中,看着周边灵动的事物,开始着笔。

    阳光静谧地洒在女人的身上,从远处看,还真是有些岁月静好的美好。

    只是这一切都被一阵刺耳的铃声所打断,看着画布之上的被玷污的一点,薛丁玲微微蹙眉,但是听着并不停下的铃声,最终还是放下了画笔,将放置在一旁的手机拿起,看着上面的一串陌生号码,眼中更是闪过一丝不耐。

    接通,里面传来的是一阵嘈杂的声音,连忙将手机拿远了些,眸中带着惊讶。

    “姐?”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