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各种场合H刺激小说 少妇从开始反抗到迎合

 呵,可能就是自己多想了吧,就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对别人好呢,这是能够对自己都下狠手的人啊!

“这么多年,您应该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最终结局并不是很好吧?”

    薛丁玲的眸色淡淡的,伸出手将地面上的一块泥土拾起,重重地丢进了坑洞之中,并没有听到极为清晰的声音,“真是可悲,明明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您还活得好好的,还带着能够离开那个鬼地方的希望,这一次,不过是时隔两天,您就变成了盒中的一捧灰。”

    “就是不知道,您在那边遇到母亲……”

    “哦,不对,您这样作恶的人恐怕是没有那个福气和母亲在同一个地方吧?”

    “我也希望您能够别想着去霍霍母亲了,这些年来,摆脱了您的束缚,不知道母亲生活的有多么的自在开心。”

    “这种自找麻烦不痛快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薛丁玲的视线紧紧地盯着那张黑白照片,眸中闪过一丝的的戏谑,对于薛怀仁,自己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如今薛家也算事四分五裂,再也没有过去的那些辉煌,这样倒也是很好,再也不会有人找麻烦了。

    也不会有这群人在这里随意地对着薛家指点,用那种嘲讽的语气说着最为肮脏的话语。

    薛家,离开了薛怀仁和薛丁柯的薛家,再也不会被人这样指摘了。

    这是属于母亲的家族,是他们过去打拼出来的,被薛怀仁玷污,如今也该洗清污名。

    站起身来,看着放置在地面的盒子,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其放置在了坑中,直接上手,覆盖上了泥土。

    没有任何的仪式也没有任何的哭喊和不舍,有的,只有天空之中的阳光照映和山间的微风吹拂。

    “希望今后,你能够消停点!”

    淡淡地说着,看着已经被泥土覆盖的坑洞,不再多做停留,直接转身离开。

各种场合H刺激小说 少妇从开始反抗到迎合插图
 

    盛笃行见状,连忙迎了上来,也不顾此时薛丁玲手中满是污泥 ,紧紧地握住,语气关心,“走吧,等明日修缮好,再过来。”

    “不用了,不用过来了!”薛丁玲的脚步顿住,回头对着那边看了一眼,眸中没有丝毫的动容,“我想,他也不会想着让我去看的吧!”

    “毕竟好不容易安静一会儿!”

    转过身,扯了扯站在一边的盛笃行,轻笑了一下,“赶紧走吧,你瞧瞧,现在我们两个人手上都沾满了泥土,得去洗洗了!”

    盛笃行的视线从不远处在太阳光底下显露出些许的黄色光亮的泥土处收回,最终顺着薛丁玲往山下走去。

    对于薛怀仁死亡的这件事,他并没有什么很深的感触,只是觉得,薛丁柯这个人最终也是薛怀仁自己养出来的一条恶犬,至于最终的遭罪,也只能够让薛怀仁自己硬生生地承着,因果循环。

    薛丁柯的结果毫无疑问死刑,这是无法更改的。

    不过这样的判刑也算是给予了他一定的好处,至少今后不用再忍受着拖曳着已经废掉的双腿的难堪,这可能正是他自己所想,将薛怀仁拉着作为垫背的,也不过是一种发泄。

    至于薛家的这些事情,薛丁玲只是给自己的大哥写去了一封邮件,对于大哥的联系方式,她暂且只能够知道这么些,平常也是他主动地联系自己,两个人在邮件上面频繁地联系,也是在薛丁玲从薛家搬出去之后,也就是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还是靠着自家的大哥的接济艰难度日,之后的日子也终是平稳,但是和大哥的联系逐渐地变得稀少,最后演变成现在,薛丁玲的一封信,需要等到很久之后,才能够得到大哥的回应。

    至于自家的小妹,她并不亲切,自从搬出来后,也就直接没有了联系,听说在国外读书,至于具体的也就不清楚。

    这样想想,似乎还真是可笑。

    本该是最为亲密无间的一家人,却像是陌生人一般,简单的联系方式都不曾拥有。

    对此,薛丁玲能够做的也仅剩于此,至于之后薛丁柯的骨灰,则是被直接葬在了薛怀仁的身旁,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在这一切的事情发生之后,薛丁玲似乎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旧是那般,而因为薛家牵连出来的各种事情,也是由着专门 的人员进行管理,并不需要薛丁玲去操心,更不会有谁这么不识趣地来打搅她。

    这些时日,薛丁玲几乎都是在家中,坐在画室,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笔一笔地勾勒着。

    也因为处理着这些事情,耽误了不少之前已经在网上下单的人的稿子,也是在极力地赶着,原本她只是会在画板之上的描绘,但是因为很多的单子都需要进行网络的传递,便开始学习了电子绘画,这些并不难以理解,对于薛丁玲来说,也不过是短短半个月的时间。

    当初还没有遇上盛笃行的时候,还能够保持一定的收支平衡,甚至于还有余额,如今对于薛丁玲来说,更是没有了任何的支出,和男人出去,并不需要花费任何,即便是待在家中,也是不需要自己进行家务活动,这样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些许的危机感,她相信着自己和盛笃行之间的感情,但是不能够允许自己就像是一只米虫,只知道索取。

    她也想在一定的时候能够给予盛笃行一些帮助,即便是很微小。

    绘画是薛丁玲唯一能够拿出手的东西,她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给予盛笃行一些欢愉。

    有时候男人有空的时候,还会充当着薛丁玲的模特,或院子之中,或沙发之上,亦或是阳台边,都是薛丁玲能够作画的地方。

    而盛笃行对于薛丁玲的这一爱好也很是支持,薛丁玲每每为自己画的画都会将其好好地珍藏起来。

    那种幸福几乎是溢于言表,让人能够轻易地感受到。

    这一日,盛笃行提早从公司回来,神情充满了欢愉,刚进门就将薛丁玲抱着转了个圈,那种快乐很快便传递到了薛丁玲的身上。

    等两人都喘匀了气,薛丁玲终是忍不住地询问,“是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盛笃行拉着薛丁玲来到沙发前坐下,将包中的文件交由她,“你看看,我上次看到这个征稿,就将你的一幅画直接寄了过去,已经通过了初试!”

    薛丁玲的神情带着些许惊讶,伸出手接过那张纸,上面正是祝贺自己已经得到了晋赛的资格。

    “什么时候……”

    薛丁玲不可置信,紧紧地捏着手中的通知,定定地看着盛笃行。

    这是她一直以来都想要做的事情,虽说过去是为了生活而为人作画,那种被禁锢的感觉令她很是无奈,但是现在,在与盛笃行结合之后,自己不必再为过去的生活琐事而操心,不再需要将心中的欲-望压抑,挣脱了束缚之后的思想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不断地奔驰着,原来,从一开始,盛笃行都明白自己心中所想。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