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坐便器改成蹲便器神器 只穿外套里面光着坐公交

    继续朝内,按照路上的指示,终是来到了领取骨灰的地方,这里更是带着些许的虚幻,视线只是轻瞟了一圈,就已经看到了目标。

    将手续都交由了工作人员,抱着放置有薛怀仁骨灰的黑匣子缓步朝外走着。

    对于薛怀仁,自己并没有过多的评价,这个男人将皮-肉生意作为自己向上攀爬的手段,这在道德层面值得唾弃,但是就这样的行为,大千世界,几乎是各处都会见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只有薛怀仁。

    至于他将亲生女儿送于自己,这一点更是难以评判。

    要不是因为他,自己可能还不会这样快地遇到薛丁玲,并和她结婚,但是这样的行为,对于薛丁玲来说,那种煎熬和被家人背叛的感觉几乎是难以忍受,深深地伤害到了她。

    针对薛怀仁,他现在可以说是一位女婿,唯有应有的尊重来给予。

    终是来到了薛丁玲的身边,看着她神情并无异样,盛笃行的心中稍稍地松了口气。

    “我来抱着吧!”

    薛丁玲 的眸中带着些许的坚定,看着匣子正前方的那枚黑白照片,眸中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对于如今父亲是死亡,这是在她的预料之中,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早,死得这般的突然。

    但是也并不算是毫无准备,墓地也已经找好,只需要前往就好。

    “直接过去吧,那些修造的人我也都请好了,等今天我们过去,明天就能够修缮好。”

    盛笃行但是声音充满了安抚的力量,紧紧地牵主女人的手,此时的他们已经坐在了车内,车窗外的景色不断地后退。

    阳光肆意地流淌着,最终落在了薛丁玲的手边,硬生生地与掌心扶着的黑色匣子隔开,那股温暖,就像是天空之中的母亲在给予自己的有些暖意和支持一般,那样的温和和谨慎。

    薛丁玲猛地抬起头,看着窗外,紧盯着窗外看似在跟着自己疾驰着的太阳,眸中竟是亮光。
坐便器改成蹲便器神器 只穿外套里面光着坐公交插图

 

    自小,就未曾体会过母亲的关爱,即便母亲是在自己产生两年后才去世,但是小小的年纪,对于过去的那些事情基本是难以存有记忆,只能够勉强地知晓,曾经有一个名为母亲的人给予过自己温暖,但是稍纵即逝,在自己的成长记忆之中,那种温暖几乎是未曾再次感受到,如今,刚刚的那种暖意,正是如同母亲一般,多么的神奇。即便是知道不可能,但是薛丁玲还是愿意去相信。

    一直注意着薛丁玲的盛笃行也注意到了女人瞬间变得激动的心情,那是带着些许的高兴和激动的气息,见着她望着太阳,难道说是因为这个?

    难以理解薛丁玲的心理,他也只能够静静地关注着她,至少不能够让她在伤心时没有人陪。

    终于,到了墓地。

    这里可以说是桑城风水很是不错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未雨绸缪,薛怀仁在很早之前就花了巨资在这里买下了一块地方,专门用来安葬自己。

    如今也算是用上了,不算是吃亏。

    不论最终死亡的方式和薛怀仁最终想象的是否一样,都没有办法更改了,最终的他,也只能够躺在这个由他自己所选择墓地之中。

    薛丁玲站在早已挖好的深坑之前,神情终是有了些许的波动,这么长时间的压抑,让她站在这里的时候终是没有办法是制住。

    “笃行,你能不能……”

    “我先去那边等你,好了再叫我!”

    盛笃行不用薛丁玲多言,也知道现在的她需要一点独自空间和薛怀仁说说话,不论过去有多少的恩怨,如今已经是逝去,也该是烟消云散了,憋闷在心中反倒是不好。

    待到盛笃行远去之后,薛丁玲才缓缓地蹲下身子,将手中抱着的黑色匣子放置在地上,看着照片上的那副黑色的照片,定定的,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半山腰上的风肆意地刮着,吹拂着薛丁玲的秀发,凌乱地飞舞着,天空之上的阳光直射而下,将原本显得些许阴冷的墓地仅剩的一些凉意都彻底消散。

    “爸,您知道吗,从小,我是很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关注的!”

    薛丁玲看着照片上那个一脸正经模样的薛怀仁,这是少有的,薛丁玲在看到自己父亲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额外表情的时候,过去的他不是谄媚,就是凶狠亦或是得意,很少有这样正经 的时候。

    这是什么时候照得呢?

    似乎是连自己都不知道。

    薛丁玲轻笑了一下,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和自己的父亲已经渐行渐远了这么久,双方各自的生活几乎是已经快要成为一个平行线。

    但是最终,血脉的关联还是让人难以割舍。

    干脆直接坐在了地面之上,薛丁玲继续道:“那个时候的我啊,看着汪琬带着薛丁柯来到家中的时候,心中的那种紧迫感至今都难以忘怀,那个时候的我总是在感觉您就要被抢走了,我想要引起您的注意,但是不论如何,你几乎每一次都是在敷衍我,一次次地将我推给大哥,带着汪琬和薛丁柯出去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带着我和大哥,……”

    “呵……”

    说着,薛丁玲忍不住地向上仰了仰头,将已经逼近眼眶的眼泪直接憋了回去,她不能够哭,这个人并不配!

    “不过最终我还是得感谢您,要不是您,我和大哥也不会成长为现在这样,和你们同流……”合污,最终的话薛丁玲并没有说完,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可能,她并不能够确定,但是这种猜测一旦从心底升腾而起,就已经是难以破灭。

    怎么会呢?

    他怎么会对我和大哥这样的好呢?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