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好爽~~~~嗯~~~再快点在线观看 学长把我压在桌子上要我

  答案他不能够确定,但是必定是比现在要好。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他如今已经成为任意一个人都能够随意凌辱的人了!

    这双腿……怕是要废了!

    薛怀仁听着自家儿子的呼唤,并不想动弹,但是这毕竟是自己当初花了大气力培养出来的,况且如今对于这个人自己心中满含着一股怨恨,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教训一下。

    艰难地撑着双手,站了起来,踉跄着几步,走到了安置在屋子另一边角落的洗手台处,这里有一个可以供人观赏的开放性厕所,用杯子接了一点水,缓步朝着薛丁柯走去。

    感受到父亲越发凑近的身影,薛丁柯的呼吸逐渐地急促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喝水了,就像是被干涸了近一周 的植物,那种迫切感,几乎是要从脑中喷涌而出。

    薛怀仁背着光,一双黑眸却是如同安置了些许的光亮一般,黑亮的吓人,看向薛丁柯的时候,那种气息让人心中发麻。

    骇人的气息只是瞬间,走到了薛丁柯的床边,薛丁柯的动了动手,似乎是想要接过,但是薛怀仁没有丝毫想要低下手的意愿。

    无奈,薛丁柯只能够继续道:“爸,你把手放低一些,我拿不到,不然就直接喂我!”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薛怀仁的哪一个痛点,原本还端着的水杯的手瞬间松开,那杯水径直落下,将薛丁柯的胸膛前沾湿了大半,而原本就凉意的水更是刺激得薛怀仁有些不适。

    “你干嘛呢?”

    正是一肚子气,薛怀仁不管不顾,并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就留情,继续狠声道:“这是被薛丁玲吓破了胆?”

    薛怀仁一双眼狠狠地盯着薛丁柯,心中满是积怨,但是最终还是忍下,这个孩子不论做什么,都是在为了薛家,这一次没有关系,自己稍微地忍让一些,毕竟这些时日也快了,得罪了盛家恐怕也难以在这个世上生存了,就当是给自己的这个带着血缘关系的人最后的一点好意。

    将杯子从男人的身上拾起,再次来到洗手台接满。

    这一次,他直接在薛丁柯的面前半蹲着身子,亲手喂着男人。
好爽~~~~嗯~~~再快点在线观看 学长把我压在桌子上要我插图

 

    “爸,你这是怎么了?”

    薛丁柯敏感地察觉到了自己的父亲的沉默。

    心中冒出了些许的不安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暗处能够随意地要了自己的命。

    “没有怎么……”

    薛怀仁舔了舔唇角,那种干涸的感觉,让他有些紧张。

    借助着外面走廊的光,他能够清晰地看到薛丁柯脖颈上的脉动,那样的欢快,似乎是在勾-引自己一般。

    但是就这样的程度,他还觉得不够,视线逐渐地凑近,眸中满是狠意。

    “爸?”

    薛丁柯莫名地觉得有些恐慌,今日醒来后,自己的这个父亲表现地不正常,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即便心中已经提醒过很多次危险警告,但是依旧未曾动作,他 的呼吸逐渐地变得紧张沉重,感受着身边的男人动作。

    “额……”

    薛丁柯没有想到自己的 亲生父亲会直接将手伸到自己的脖颈,紧紧地握住。

    “爸!你想要干什么?”

    薛丁柯想要伸出手来反抗,但是原本就没有多少气力的双手在此时无异于螳臂当车,只能够感觉到薛怀仁的手越发地用力。

    呼吸逐渐地困难,原本身体就已经很虚弱,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薛丁柯就已经感觉到了头晕目眩,眼前满是黑白交错的光点,让人越发地无力昏沉。

    “薛丁柯,你真是愚蠢啊!”此时,薛怀仁终是开口,语气之中满是狠戾,似乎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某一个已经将自己的前途直接挡在外面的仇家,“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已经能够得到他们那群人的尊重,怎么会在这里受苦!”

    “让你自作主张,你以为你长大了是吧?”

    “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罢了,还敢想着自立门户,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也不看看是谁把你养大的!”

    “你果真和你那个骚-浪-蹄-子的母亲都是一样的人!看见人就喜欢上!”

    “真是恶心!”

    薛怀仁的话断断续续地传到薛丁柯的耳中,那一字一句,就像是一阵阵的惊雷,不断地让薛丁柯的心中产生巨大的震荡,似乎是要将过去自己所理解的那些都变成了虚妄,让人心生寒意。

    但是怎么会呢?

    自己不应该是父亲最爱的按个孩子吗?

    怎么会被这样的唾弃呢?

    不会的不会的!现在父亲说的都是气话,怎么会嫌弃自己呢?

    这些年来,我和母亲为了薛家牺牲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会得到这个男人这样的评价呢?

    一定不是的!

    薛丁柯心中不住地反驳着,想要给予自己和父亲一定的辩解,但是就像是连自己都不能够被说服一般,他几乎是在心中的不敢置信达到了顶峰之后,就改变了心思。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