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教授那里好痛 上课停电被男生摸出了水

  陆银星靠在夏夜的肩膀上:“哥,其实我觉得,这是老天爷对我们的考验,其实也没有什么,或许老天爷真的不希望我们两个在一起,所以总是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两个坦诚相对,坚定信心,总有一天,能够感动老天爷,只要我们两个的心在一起,就没有人可以将我们分开。”

  “再说了,这一次和你们一同进来的并不是只有你们两个,和我们薛家有过生意来往的人现在都在彻查,现在外面乱做了一团,你们在这里待着还能够躲避一下风头,等事情过去了,您也该到了释放的时候,不是吗?”

    薛丁玲的话让父子二人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些许的恐惧。

    现在这是在严打?

    “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怀仁忍不住地出声询问,他这些日子在里面几乎是日夜不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

    “当初我们薛家是靠什么上位的,难道还有比您更为清楚的吗?”

    薛丁玲的眸中产生了些许的戏谑,对于这个自己称之为父亲的人,心中是没有一点的敬意,更多的一种恨意和不甘,要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母亲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更不会让利用母亲的钱财打下的家族被人唾弃成这般,造成这一切的都是眼前的 这个男人。

    “您以为,你们两个人进来之后 ,外面的那些人会安分?”

    “我为了能够保住薛家,就只好再将事情做大一些,将我所知道的那些人,都一一地告诉了他们,至于最终的结果,……”

    薛丁玲的手指轻轻地对着悬挂在正前方的那枚国-徽上一指,随即很快移开,对着薛怀仁笑了起来,“我并不知道,也并不关心,只要让他们没有精力来和薛家作对就行!”

    薛怀仁的心中的大震,这个女人……

    竟然这样的狠毒!

    随即心中不禁流淌了些许的得意,这也是自己的女儿啊!

    要不是因为有着自己的血脉,怎么可能会这样的狠毒,对于过去的那些合作伙伴直接撕破了脸面,似乎是直接将桑城的中下层,不,是全体全部都得罪了!

    薛怀仁的视线紧紧地盯着薛丁玲,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眼眸,心中一阵,这个女人的背后是有着盛家作为后盾 ,也真是有够狂妄,甚至于这件事恐怕就是盛笃行让薛丁玲这般所为,想来这个桑城是真的在整顿了!

    “不错不错,这样似乎在这里也不错,能够避避风头!”

    薛怀仁的心中一阵后怕,要是薛丁玲那个时候已经被憋闷死,亦或是直接被船运走,薛家将承受的,恐怕就不是如今这般了!

    依照着盛笃行这样大手笔地对薛丁玲进行撑腰保护,想来是极为动怒。

    “是啊!”

    薛丁玲的眸中闪过一丝的笑意,“您在这里就安生待着吧,等出来了,我是绝对不会不管你的,这些年您也辛苦了,该享受一下安稳的日子了!”

    还不等薛怀仁将薛丁玲的话语弄清楚,女人再次继续道:“不过,二哥会怎么样就不是我能够确定的了!”

    “我这些天都在询问二哥的情况,但是盛笃行都是避而不谈,直至今日,我来的时候,他提起了二哥的事情,很是生气,并没有丝毫的想要将二哥放过的心思!”

    薛丁柯闻言,立马紧紧地盯着薛丁玲,眸中满是狠戾,他难道还不能明白,这个女人是在嘲讽自己

    不过是好运,攀上了盛家罢了,竟然还这般的嚣张,等以后盛笃行对你厌倦了,看你怎么办!

    这一次,你一次性地得罪了这么多的人,几乎是将桑城所有的人都紧张慌乱起来,等你离开了盛家的庇护,今后还不知道会遭受到怎么怎么样的折磨,何必现在在这里这样对我这般不屑?

    不过现在的她的确是有得意的资本,经过自己上一次的事情,恐怕现在的薛丁玲在盛笃行的心中就是一个无辜的女人,被家中的父兄直接卖出来的人吧!

    真是会装模作样!

    “你说什么?”

    但是对于自己的 不确定,薛丁柯倒是很惊讶,既然父亲都已经许诺,为何自己偏生不一样?

    “二哥,你难道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你前些日子竟然利用盛家的名义去在外面肆意地潇洒,玷污了盛家的名誉你想想,盛笃行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况且,你可是绑架过我的人!”

    “绑架?”

    薛丁柯的眸中闪过一丝的 慌乱,但是手背上被薛怀仁用力地敲击了一下,这才有所收敛,将心中的那股不甘和怨恨压下。

    “之前不是解释过了,就是怕你被盛笃行看穿是女人的身份 ,迫不得已而为之。”

    “迫不得已?”

教授那里好痛 上课停电被男生摸出了水插图

 

    薛丁玲的眸中满是笑意,声音却是冰冷无比,这样显得女人的身上满是寒意,“这我怎么可能会相信呢?”

    “薛丁柯我并不是一个傻子,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也别将自己当做一个智障!”

    “若你真的是抱有这样的期望,就不会那样处心积虑地在我和你们分开之后就将我绑走!”

    “薛丁柯,你是我的哥哥是没错,但是并没有要求我在你要将我置于死地之后还能够心平气和地将你看做我的哥哥!”

    “今天我能够过来看你们一眼,已经是仁至义尽!至于其他的,就别再想着了!”

    说着,薛丁玲就站起了身,看着早已不复往日般神气的父子吗,眸中满是淡漠,至此之后,这两个人的生死都不再和自己有关。

    从自己的母亲被逼死,到大哥离家,再到自己被卖,最后是现在,企图将自己杀死,这样的行径就每一条就足以让自己和这个家断绝关系,如今也算是真的没有关联了。

    “哦,对了!”

    走到门边的时候,薛丁玲回头看了一眼还沉浸在不可思议的想法之中的两人,语气淡淡,“我已经和盛笃行结婚了!”

    说着,便直接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直至房门合上,发出的轻微声响,屋内的两个人才像是被惊醒了一般,互相对视了一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她刚刚说什么?”

    “和盛笃行结婚了?”

    “怎么会?”

    虽说是疑惑不已,甚至于嘴上都是怀疑,但是心中却是明白,这个女人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欺骗他们。

    怎么会这样呢?

    盛笃行还真的是爱上了薛丁玲?

    早知道如此,他们何必这般的小动作,直接等着他们两个结婚,他们薛家不就是直接成为了盛家的亲家?

    这样的好事,怎么会不轮到薛家呢!

    但是现在,直至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们才知道,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已经来不及了!

“走吧!”

    看守的人推开门进来,就要伸手去触碰薛怀仁的手臂,将其捆住。

    “走开,刚刚没有听说吗,我女儿可是盛笃行的妻子,我可是盛家的亲家,你们都对我客气一点!”

    说着,便站起身来,伸出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站得笔直,眸中激动不已,那种得意,几乎是从骨子之中散发出来的,让人心生厌恶。

    他并没有管坐在轮椅上神情难堪的薛丁柯,而是径直地朝着外面走去,而其中的两名看守,紧随其后。看着男人的 背影,眸中满是不屑。

    倒是薛丁柯依旧是端坐在轮椅之上,呼吸急促,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双手紧紧地抓着扶手,青筋暴起。

    “哈哈哈……”

    笑声穿透了屋子,尖锐而又是刺耳,似乎是用铁锹在水泥地面摩擦的声音,让人的身上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咳咳咳……”

    似乎是笑得急了,忍不住地急促地咳嗽着,伴随着震颤,男人身上的伤痛开始不住地蔓延着,笑声依旧不断,眼眶周边甚至于还参杂了些许的湿润。

    但是就像是中了魔怔一般,薛丁柯依旧是不停止,能够清晰地听到男人胸膛之中如同破锣一般的轰鸣声。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