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贱奴爬过去任主人玩弄 修仙全肉辣文小说

 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地球上的人类。

    而是,某个域和地球对接上了。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世界就变成这个样了。

    从他们穿的衣服上来看,他们的衣服很古老,完全不是现代人的衣服。

    有些类似于清朝时期的马褂,长袍!

    但是,他的头发没有盘成辫子。

    反而是现代人相近的头型。

    男子平头,女子乱蓬蓬的碎发,就像是一个乞丐,蓬头垢面的。

    咕咚!

    男子微黑的皮肤,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流着汗水。

    看到林淑童的瞬间,他紧张的吞咽了一口涂抹,喉结都在明显的蠕动。

    在这种荒山野岭,连大人都不敢来的地方。

    看到一个小孩子,本身就不正常。

    而且,两边的雾,翻滚着像是两堵高高的墙壁。

    似乎墙壁随时都要冲压过来,将两人积压成肉饼。

    在这种环境之下,不害怕才怪。

    吧嗒!

    一滴汗珠,从他额头上,顺着眼窝下滑,又顺着鼻子边缘,滑落到嘴边。

    他张了几次嘴,才发出了声音。

    “我……我不是流氓……”

 慕奕熙见她许久不回答,还眼神飘忽的模样,苦涩的笑了笑,“妈,我明白了。”

    看着慕奕熙再次坐下,失魂落魄的垂头样,艾小艾傻眼了,她这还一个字都没说呢,他明白什么了?

    艾小艾重新蹲下,双手捧住慕奕熙的脸,严肃凝重道,“儿砸,欢欢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故意要离开你呢?”

    “我估计,她只是还接受不了孩子的去世,想要独自一人出去走一走,肯定会回来的。”

    为了让慕奕熙重新振作起来,艾小艾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见她有所心虚。

    慕奕熙并未因为这话而眼中升起异样的光芒,平静的反问,“妈,这话你不是在哄我吗?”

    “哄什么哄?”艾小艾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故作生气道,“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就一直颓废下去,我到要看看欢欢回来看见你醉生梦死的样,她还会不会喜欢你。”

    艾小艾站起身,居高临下垂眸望着他,“慕奕熙,你已经是大人了,有些话,我这个当妈的也不愿意反复说。”

    “我再重复最后一遍,欢欢不回来,不要刻意的去找,去世界各地谈合作时,顺便找一找欢欢的踪迹。”

    不等慕奕熙开口说话,艾小艾挽住慕战北的手臂,气呼呼道,“老公,咱们现在就走,再也不要管他的事情了。”

    听着她儿戏般的话,慕战北满眼的宠溺,“好,不管了,我带小宝贝去吃最爱的火锅,消消气。”

    郁结心痛的慕奕熙听到“小宝贝”二字,神色怀疑的看了他们一眼,这都一大把岁数了,竟然还这么……肉麻。

    但看着父母那张年轻俊美漂亮的脸,一个撒娇、一个宠溺,异常的唯美般配。

    艾小艾带着慕战北走出来后,脸上的笑容消失的一干二净,眼含担忧,“老公,你说,如果欢欢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咱儿子会不会走极端啊?”

    一想到那些为情自杀的新闻,艾小艾后背凉凉的。

    别看慕奕熙外表冷淡,可作为他的母亲,她知道,她的儿子在感情方面,非常的专情。

    慕战北笑了笑,“不会。”

    听着他如此坚定的回答,艾小艾不满的看向他,“怎么就不会了?”

    慕战北眉梢微挑,反问,“在你消失的时候,我有走极端吗?”

    “呃……”苏软软被问傻眼了。

贱奴爬过去任主人玩弄 修仙全肉辣文小说插图

    片刻后,苏软软娇“哼”了一声,“那么久的事情了,我怎么可能还记得,指不定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自杀过呢。”

    闻言,慕战北眼皮狠狠一跳,他似乎……真的有想过结束生命?

    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那么远的事情了,他一时也记不太清楚了。

    他搂紧她纤细的腰身,柔声道,“好了,别乱想了,我们的儿子,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儿小事而走极端,过几天,我带你出去走一走,放松放松。”

    “唔……好吧。”艾小艾转念一想,也是,她儿子那么厉害,绝对不会傻乎乎的去死,是她想多了。

    她松开慕战北的手臂,走到他的身后,用力一跳,跳在了他的背上,雪白的藕臂牢牢地圈住他的颈脖,“老公,我好累,你背我。”

    不见他将自己向上托,她撒娇的晃了晃身体,“老公,背背嘛~我晚上帮你按摩好不好……”

    慕战北双手托住她的臀,“啪”的轻拍一下,扭头削薄的唇贴在她的耳边,嗓音沙哑的问,“像上次的按摩吗?”

    艾小艾一怔,想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后,脸“刷”的通话,媚眼如丝的嗔瞪他一眼,“越来越不正经,也不嫌丢人。”

    慕战北背着她前行,一本正经道,“我们是合法夫妻,丢什么人。”

    艾小艾撇了撇嘴,脸靠在他的后背,闭上眼睛,没再说话。

    而慕奕熙在他们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便回过了神,起身坐在沙发上,抬手揉着有些胀痛的脑袋。

    缓和了片刻后,慕奕熙的脸上才有了些许精神。

    他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面甜美欢笑的宁欢媛,唇角逐渐微翘,眼中爱意尽显。

    对着照片看了许久后,他伸手抚摸上她的脸,神色逐渐晦暗不明,自言自语道,“欢欢,一年的时间,你最好乖乖的回到我的身边,或者乖乖的让我找到你,否则……”

    说到最后,慕奕熙的眼神变得阴暗冰冷,令人心生恐惧。

    合上手机,慕奕熙背靠在沙发上,仰头闭上了眼睛休息。

    过了会儿,他猛然睁开了眼睛,他似乎还没有向妹妹问起宁欢媛的事情。

    他打开手机,打通了慕棉棉的电话,直奔主题道,“棉棉,你知不知道宁欢媛在什么地方?”

    “欢欢姐?”慕棉棉一头雾水的挠了挠头,“哥,我人也没在帝都,你都不知道欢欢姐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可能知道。”

    慕奕熙眯了眯眼,“棉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告诉哥哥?”

    听到他的质疑,慕棉棉黑了脸,委屈道,“哥,你竟然怀疑我撒谎,我可是你的亲妹妹,我怎么可能骗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察觉到她的嗓音中的哽塞,慕奕熙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连忙哄道,“棉棉不气,哥错了,哥不该怀疑你,只是你欢欢姐消失了好些天,哥找不到她,一时心急才会口不择

    言。”

    “棉棉原谅哥哥,好不好?”

    慕棉棉一听宁欢媛消失了,哪里还有时间和他生气,担忧的问,“哥,欢欢姐怎么会消失?是被人绑架了,还是拐走了?还是说……”

    听着这一连串的问题,慕奕熙正欲打断她,慕棉棉却是抢先一步道,“还是说,你做了什么坏事,气走了欢欢姐?”

    这句话,犹如一把利箭“咻”的狠狠射中了他的心脏,使得他无话反驳,因为宁欢媛的离开,的确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

    “哥,你不说话,肯定是你把欢欢姐给气走了,你快点告诉我,你究竟怎么惹欢欢姐生气了?”慕奕熙:“……”他要是知道自己怎么惹宁欢媛生气了,她怎么可能还会离开?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