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从后面猛的挺进去 给我好好含着玉势

  皇家的丑事从来不缺。

    后有说完全是英茧把子牛推到她父皇怀里,也不完全错。瞧,第一面,英茧可是没少在子牛跟前说她父皇的好话。

    “我父皇博古通今,他亲手还翻译过大量图书,设计建筑学、医学、人体解剖学……”英茧掰着手指头讲,“他看似喜好理工,其实特别感性。我刚过三十那会儿,他跟我说,年轻时总会对某些事特别恐惧,对某些事情又特别渴望,很容易把某种东西神圣化,把想要的东西极端化。这是年轻人的特点。过三十了,你会突然发现,世界上没有太多东西让你恐惧,也没有特别好的东西,好得让你一定非要得到它不可。这时候,会对人的艰辛,对世界上的苦难有更深的理解;会对人的不自由、受到的限制有更深的体会;会体会到更多无奈……确实这样,我就是……”巴拉巴拉,既对子牛交心,又对自己父皇贴心。

    可小子牛的脑袋瓜子里想得可不是这回事。

    子牛年纪小,正经书读的不多,但您瞧瞧她这过往应该也能看到,她见识不见得浅。

    子牛心里噘嘴巴,你父皇伟大是伟大,可也不见得都好。首要的,太恋权,儿子都登基了,还不完全放手……再有,小子牛跟着舅舅可也晓得一些时正:元帝在位期间,查抄过多少臣子的家,多半以言治罪。归根结底,就是太霸横,容不得人反驳他,忤逆他……

    上头,英茧跟子牛贴心聊,

    下面,这群少年人可算接受着此生最重要的一次考验!

    太皇背手走到他们跟前,

    停到谁前面,问一句,且不说你没反应过来,答得支吾,就算答得平常,今后的路子算是黯淡了;若答得妙,甭说你一人,真有可能“鸡犬升天”,一个家族跟着荣光满耀!

    所以说,这里头的孩子,真除了临时“点招”进来的顾未,哪个为“此一次进宫”没做足了准备!

    “你最喜欢谁的书,”

    “回太皇,陀思妥耶夫斯基。他克服了无数在我看来不能克服的障碍,这个太难得了。他个人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同时也面临时代大转折。这两个方面他都做得非常出色。他的时代有两个巨大的变革,整个社会处在分崩离析的状态。需要最敏感的人,最优秀的人来对这个时代的变化做出回答——他认为只有一个办法,通过爱,通过让自己变得更卑微来获得我们所要东西,而不是说像尼采说的,通过强力、强人重新建立秩序。”

    啧啧,这一听,就晓得做了功课的:太皇最近多读前俄作家的书。

从后面猛的挺进去 给我好好含着玉势插图
 

    太皇微笑点点这孩子,“多读,多思考。好。”

    “谢太皇。”男孩儿不卑不亢一颔首。

    走到成渝跟前了,

    “你现在读什么书,”

    “回太皇,我看的书很杂,最近在看中东史。因为我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里有个挺大的盲点—波斯。读了奥马?哈亚姆的《鲁拜集》,吓一跳,11世纪在波斯居然就出现了那样的诗歌,很了不起:劝人及时行乐,既没有地狱、也没有天堂。魔鬼又是天使,天国就在你的心中。完全是托尔斯泰式的言论,但在11世纪已经出现了。我看书是这样,突然对哪个地方感兴趣,就可能会集中找一些书来了解一下。不会去想,这个东西对我有没有用。”

    答得算“剑走偏锋”了!

    太皇一挑眉,“小伙子,‘读书有用’是老生常谈,但如此洒脱随性,也不失一种更为‘有用’的态度。”看来是欣赏的。拍了拍他肩头,“好。”

    收回手背后后,眼往旁一瞧,看到的,就是顾未了。

    “你叫顾未,”太皇这是问,但,也是肯定地答。也难怪,这孩子是他此次“钦点”应诏而来,除了“桂丰劫案”的一鸣惊人,更也是,他是贤因——曾经自己最得力的“左膀”的孙子。

    “是,太皇。”顾未恭敬颔首,小儿子的气度颇有爷爷风范,不骄不躁,涵养得体。但,太皇心中微笑感慨,贤因体胖,能坐绝不站着,哪有他孙子这般灵活矫健。

    “你心目中,好的文学是什么样的,”

    “回太皇,好的文学就是要丰富,方法上最好能够简洁,在基本生存上有一个超越性的东西。像倭本的小泉八云,他的作品读完,能让人心里产生某种向善的要求。或者,有助于去了解欲望的秘密。欲望在今天,还在控制着人心,好的作品能够带领我们穿透这些。”

    何其成熟!

    所以说后生可畏,

    尔今的后生更可畏!

    然而我们“世俗意义”上的“学渣”子牛是没亲耳听到这些,要不——哦,她也不得惭愧,没读多少“救世济人”的大道理书也不是什么可耻之事,她来这个世上的意义本就不是“救世济人”,很可能还恰恰相反……好了,有违天机,这里不多言,嘻嘻。

    但是,还是应该叫子牛听听这些少年人的言辞见解,这样她才该心中有数:今后,看着像“翻云覆雨”的是少帝苏肃神明,亦甚或太皇这样的大人物们,其实,真正影响“大世界未来”的,还是这群少年英雄!他们才是她“驰骋天地”的神兵!

    嗯,“文斗考验”,她隔得远是听不见瞧不着的,但接下来的“武斗”,那才是此一时英茧把她叫来要看的真正好戏!

    俗气咯,就像太皇今后经常说她的,“文绉绉的来不得一点,一到耍猴时段最是精神!”就是形容她只爱看热闹,不喜文雅。可她就是这么个货怎么办,难怪后人评元帝,越往后越“俗艳”,实在也怪不得元帝,他的品味一直在线,无奈,身侧的劫数不好这些,元帝只得跟着随其好……

 元帝一辈子见过世间多少绝色,显然也不会一上来就被这个小东西吸引。子牛呢,更不会往那头想,甚至对他抱有“成见”,总觉得这个“老皇帝”太霸横,甚至“拐得很”。喏,第一面这个印象就加深咯。

    “武斗”很直接,就是一对一单挑。把这些孩子当狼崽子放到空地上,赤手空拳,管你哪家的招数,把对方干地上爬不起来十秒,即胜!

    也是巧,顾未的对手就是成渝。成渝此时是这些孩子里的“隐形杠把子”,顾未又是那么“一鸣惊人”而来的,所以他们的对决格外引人注目!

    一开始绝对势均力敌,谁也讨不到谁的好。

    可就在顾未把成渝逼到湖池边,情势有了变化:感觉成渝出手变得迟缓些,畏手畏脚,紧张起来……

    这头两手撑在栏杆边看得目不转睛的子牛,忽说,“他怕水吧。”英茧惊喜看她,真觉得小子牛好敏锐。你再细看,成渝每每回头看湖边是好像有这个顾忌!

    不过,你想想子牛都能看出来的,顾未会无觉察?这孩子试探几次,一旦确认,真是好机灵加好身手!快狠准将成渝咬牙两手捉住他肩头冲跑推进河里!成渝彻底崩溃,说实话,河岸较浅,成渝要没这么慌张,他站得住。但是,他就是太“畏水”了呀,瞎扑腾,狼狈极了!

    顾未站在河岸边,目视他。

    一来,在等。十秒,是决胜时间。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