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坐玉势玉珠上吃饭 床震视频带叫声喘声视频

 回廊百转,这段勺园往清元殿去的回廊是宫里最长的一段苑林内廊。

    苏肃随少帝走在其间,身后隔好远才是随行人员们。他们通常有私聊的时候,都是这样。

    少帝双手背后感慨道“真是代有人才出,如此年少,还不满十八呀……”少帝感叹的正是顾未毙贼的事迹!

    这会儿,少帝前去接见的正是顾临父子。

    说起来,顾临这个即将继任中都高检的职儿并不高,远不及少帝亲自接见。给顾临“抬身价”的原因有二:一,顾临出身。他是顾贤因的儿子。顾贤因和杨立检是元帝当年最重要的“左膀右臂”,有称“南顾北杨”,后先后出事,顾贤因正是被贬至中都高检时,又折在34事件上,当年即病亡;杨立检更是得元帝恶,至今关在天字牢里不见天日!

    二,就是顾临这个大有出息的儿子顾未了。顾未此“桂丰银行劫案”的“一鸣惊人”也叫少帝想亲眼见见这位“少年英雄”。

    “人才可遇不可求。小小年纪,这样的胆略,听说成绩也十分优秀,是可造之才。”苏肃微笑说。他确实对顾临也不陌生,毕竟茂渊一直在北州,北州的关场生态都有了解。“有可能,还是把顾临拉过来,这一家子了不得。”苏肃低说,当然他向少帝这样建言也知道有难度。顾贤因就算当年被元太皇一贬再贬,但对太皇的忠心从未改变!顾临至今仍然固守对太皇的“灼灼忠诚”,据说,数十年如一日,送进祈年殿的请安折子没断过!

    果然,少帝无奈摇摇头,“你看看从顾贤因到顾未,他顾家基因里的优秀摆在这里,我不想招揽?”少帝再次叹气,“父皇识人之毒辣世再少有,但他当年有多决心痛心地斩没顾和杨,从前就有多器重他二人!人心肉长,这份‘知遇之恩’断也难从顾家身上抹去,想让他们另报他主,除非父皇……”

    苏肃知道,少帝说不出口——除非元帝崩,顾家忠心不灭!——这就是太皇的厉害,他调教出来的人,犯任何错儿都有可能,但绝不可能“叛”。

    然而苏肃信奉的是“事在人为”,或许顾临受父亲影响,对太皇的忠更根深蒂固些;顾未还小,可就难说……不过,就此也再未发言。

    又走一程,少帝再开口,这次微笑看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可以见见茂渊先生。”

    苏肃心里一提。

    他把茂渊接来家中住,这事儿肯定瞒不了少帝。这里倒不是苏肃有私心,实在茂渊不愿与宫里牵扯,苏肃也提过,或许少帝也想见见他,茂渊从未应允。

    高人一般都有个性,这也能理解,茂渊是“自视清高”还是因从前他师父“有教诲”禁止他再与宫廷扯上联系,都不可知。苏肃也实在不好勉强……

    “我提过,他……”苏肃也为难,少帝明理,晓得这不是苏肃的原因,他摆摆手,笑“他不愿见我,我就不能主动去见他?”见苏肃要张口,他又手一压,“你也别担心,我自是不会跑你家去,你和英茧大婚时,他是客,我也是客,总见得着吧。”说完,狡黠笑,甚是调皮。苏肃也是无奈摇头笑。

    快到清元殿了,苏肃忽接到一则短信,眼见神色一变。他忙走前向少帝告假,顾临都不陪见了。

    所以,这头规矩随父等候在清元殿外的顾未,还想见见这苏肃啥样儿呢,也没见着,不免遗憾……

    按说出再大的事儿苏肃陪驾呢,也不得轻易告假——没办法,子牛的事,说什么也得往家赶!

    给他来短信的是,苏芈园他的大管家绍七,
坐玉势玉珠上吃饭 床震视频带叫声喘声视频插图

 

    短信里说,“舅老爷(家里都这么称呼茂渊)着急呢,子牛又跑不见了,电话也不接。”

    也不怪绍七这事儿也赶着跟苏肃汇报,苏肃交代的,舅老爷那边一丁点动静都得跟他随时讲!

    快步走出回廊,苏肃拨通了绍七电话,这才弄清楚原委:

    也怪不上小子牛“任性又跑了”,苏锦突然又回来了咩,把小丫头又吓得像兔子撵!

    苏肃特别又绕去建禄宫,外头等着,跟宫里的相熟內侍去了个电话,“子牛在不在里头。”怕万一子牛不在,又惊动了英茧个大雷子,可不好!

    內侍特意跑出来回答“不在”,苏肃一点头“没事。大主儿在吗。”又不着意问。“大主儿去太皇那边了。”

    这就好,说明英茧也不可能和子牛在一处,苏肃基本可以断定她跑哪儿躲去了。

    立即回紫华山,都不进家门的,直接在某个岔口下了车,叫司机老齐和近卫先回去——哦,近卫不明白的是,下车前,苏肃要去了他的手枪,近卫还十分担心他的安危,苏肃不过摆摆手,“防范小野猪有啥好担心的。”他自己徒步走去了另一边密林处……

    果然,子牛猫在头回她就躲着的那个大圆管“秘密基地”呢。

    又是走近就听见热闹的漫画电影声儿,

    苏肃依旧怕惊扰了她,跳下来,先在外头跺跺脚,“子牛子牛!”

    里头声儿小了些,

    接着,哗啦啦,枯树叶子被划拉开,里头,露出小姑娘噘嘴翘气的模样。

    苏肃叹口气,第一句就是“我错了。”

    站圆管子里的子牛也跺一下脚,“你错哪儿了!”

    “她回来了。”

    子牛一听,再也忍不住,“你说绝对不叫我再见到她的!”说着就往里跑,苏肃扒开枯叶钻进来一把抱住她,“是我的错,我大意了……”

    哎,说来说去,还是得怪他,苏肃着实没把子牛这点“不愿见苏锦”的小脾气当真。有措施,不是给苏锦按她的意另置办了宅院吗,但是这到底是她娘家,自己亲妹子,脚又长她腿上,不能下死命令说不让她回来吧。——归根到底,苏肃还是没重视起“子牛的小决心”。

子牛推开他,望着他,“你没错,是我太信任你了。”苏肃走近,要说话,子牛一指他,“你来前肯定往建禄宫找我了的吧,我没去是因为我答应要住这儿,我舅舅也在这里;但是你既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苏肃捉住了她指着自己的手,“你搬去建禄宫吧。”他这一开口,子牛倒怔住了嘴。

    苏肃把她拉进怀里,多无奈抚摩她脸庞,“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她,不是我不在乎你说的话,而是我觉得她毕竟是我妹妹,你和她就算做不到和英茧那么好,至少打打照面……”一听,子牛彻底烦了,她双手一把捉紧他前襟,“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不想见到她!什么叫名不正言不顺,我是你哪门子妹妹,我见到她会羞愧!我根本就不想参和进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子牛开始哭,显然是逼急了,她说的这些,一半“强行迷惑他找理由”,一半也是吐真言,她哪里想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建立起联系?她本来就反感苏锦……

    这样一来,苏肃算正视起子牛的情绪了,当然,他的认知是因着子牛“内向”的性格才如此:她害怕接触陌生人;小子牛更有强烈的自尊,莫说苏锦,想想上回也是在这里,她站在那坡儿上,居高临下对他说的话,“你别到处说是我哥,甚至都别说认得我,要不我怎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子牛不在乎他们这些“站在高位的人”,所以也看出,她和英茧好,是真的脾性对头,无关地位。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