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办公室脱了裤子调教 调教到高潮h

   “这个不好说。暂时保密阶段。”

 苏肃当时没再接话,只不过朝她们摆摆手还算温柔地,“你们先去忙你们的,我还有事。”其实,如果是亲近了解他的,该看得出肃小公已临界大怒边缘——可惜,这两儿都还是不了解他的,确切讲,此时“也没想了解他”,姐两儿真挽着又走进去。听见英茧不晓得几兴奋地,“我早把东暖阁都给你腾出来了……”是没见,苏肃都捏拳头了。

    午饭,苏肃还是差人给她们弄了精致餐食。就摆在外头堂屋小桌儿上。

    苏肃进来,请她们出去吃饭时,英茧走在前,掀帘出去,后头,苏肃一把握住子牛的手腕,紧紧地,嘴里却说,“收音机弄好了,你听听。”子牛噘嘴,苏肃再一紧握,子牛只有说“好。”外头,英茧被大管家亲自侍候着吃饭;里头,苏肃已经一把抱起子牛靠在墙边!

    “你住这儿,搬哪儿去!”

    子牛才要张嘴,“我要……唔”苏肃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嘴!

    这个突然起来的吻对苏肃而言也不突然,他怒着呢,她还不悔改,

    这个吻上来就激烈,子牛先是懵的,之后就扳,

    苏肃一手箍着她腰狠劲儿,但这只手抚着她后脑却温柔至极!慢慢子牛娇气下来,苏肃吻得越发不舍……

    “子牛,快来呀,这道糖醋里脊真不错!”一帘之隔,英茧在外头喊她。

    子牛扭,苏肃终于放开了她些,两人都喘得厉害。子牛嘟嘴捶他肩头,苏肃作势又要咬她,低声“不准搬走。”

    子牛又扳“我不想看见你妹妹!”

    苏肃抱紧“那就绝对不叫你看见她!”

    ……

    苏肃掀帘,扶着子牛背后像推她出来,小子牛脸上还有点翘气样儿。
办公室脱了裤子调教 调教到高潮h插图

 

    苏肃扶着她双肩把她安座在座位上后,一手还扶着她肩头,边给她布碗筷,边微笑对英茧说,“刚儿子牛就是闹脾气,多谢大主儿好意啊。”

    英茧一听,放嘴边的筷子一停,赶紧望向子牛,“他威胁你了?”

    苏肃真想掀她的桌子!

    还好,小子牛这会儿又“叛变回来了”,她摇摇头“还是家好。”苏肃不着意还是捏了下她的,又心疼又可气。小东西真贼,这话儿听在英茧耳朵里,是说他这儿好呀,可听他耳朵里,可是告诉他,我家在北州,我家比这儿好!

    英茧看来是真纵着她,失望吧可也不勉强她,就说“都听你的,不过这边要住的不舒坦了,我那儿永远也是你家。”子牛怎的不感动,握着她手,“我再休假了,咱们一块儿找翀心玩去,顺便商量一块儿办生日的事儿。”英茧直点头,一起吃饭又开开心心。苏肃这下大佛一样可祥和不插嘴了,就闭嘴亲手捻菜给她们吃,下人都遣走了。

    晚间,终于把英茧送走了。

    子牛走前头,苏肃背手走她后头,

    忽然,又听到女人哭闹声,子牛敏感地跑着进屋,还转身要把门关上。苏肃一步上来挡住她的合门,用力挤进来,子牛要跑,他后头紧紧抱住她,“你这么怕她干嘛!”

    子牛在他怀里直跺脚“就怕就怕,我讨厌这里!我要走!”哎,舅舅这会儿是出差办事了,要在家她敢这么闹?

    苏肃后头掰过她脸又连着狠亲,“她走了,那就是送她走她才哭闹的!你这边又跟我闹……”无声了,又亲激烈了,

    快没呼吸了,放开,子牛手还抵着他脸,“我也是你妹,没有这么对妹妹的,”

    苏肃热烫拨开她耳边的发贴近,“你是不是我妹你自己心里清楚,不准走听见没有!”

    子牛也是心怀惶恐吧,她开始紧紧搂住他颈脖,“你要真心爱护我就得一直这样下去,不能以后遇着什么事了,就……你要欺负我可以,不要伤害我舅舅!”她抬起头,子牛眼里都是泪。苏肃抹她的眼睑,“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永远不会欺负你,更不会伤害舅舅。”子牛主动脸挨着他脸,眼中充满忧伤,“你不知道……”苏肃抱她抱得更紧,他要什么从来心里都是最有数,他要她,早已不言而喻……

    ……

    世上有这么奇妙的事吗,就是两人头回面见,就有种由衷的“熟悉亲切”感,像照镜子,她不就是我吗!——对,翀心和英茧第一面即如此,还不是简单的“一见如故”,就是照镜子!

    没有年龄之距,没有身份之差,自然而然,我晓得你目之所及想看什么,我知道你耳听八方想闻什么!厉害了!

    翀心和英茧都掩不住心里的惊奇,恨不得立即抱拳拜天地结姐妹了。就是子牛眸子稍显不定,有些惊茫惶惑的样子,英茧多精,晓得子牛或许还有私事要与翀心聊,“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下个周末翀心再来中都,我们去丽山行宫放风筝去。”“好好,子牛,我把家里的风筝都带来哈。”子牛点头,一同送英茧出了咖啡馆儿。

    再坐定,子牛也不瞒翀心,讲了自己在中都的情况,包括住在苏芈园,苏锦也回来了……

    子牛找顾未盯着苏锦,翀心也是晓得,“怎么这么巧!你跟这苏家真孽缘。”

    “我现在就是不清楚神明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子牛一眼忧郁,她不是完全不讲良心,神明与她那样特殊的“师生一场”,不可能无动于衷。神明与凉城不同,凉城如今坐了牢,她况且有时还会想起他,何况神明……子牛的多情与无情参杂,渣是渣,但着实无解。

    “嗯,不如还是叫顾未帮着查查,我也极力去打听……”

    正说着,

    忽,身后一声儿,

    “哼,终于想着我了。”

    子牛回头,顾未脸脖子差点就挨上她!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