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用水冲她的小核 小说大炕拉帮套

 真不怕被抓吗?

    这空空荡荡,一览无余的宴会厅,可不比整个偌大又地形复杂的陆家好藏身。

    而且,这宴会厅里,到处都是他们陆家的人。

    她就算对自己的身手再自信,也不能自信到这种程度吧。

    陆君寒闻言,一点都没废话,嗓音冷冽的开腔:“她的位置。”

    跟了他这么久的陈烁瞬间知道,陆少这是要让他们去逮人的意思了。

    说不定,陆少还准备亲自去。

    也是,被林月逃了四五个月了,不抓她,逼问出小小姐亲生母亲的下落,那还真对不起他们这几个月来的辛苦。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现在马上去问。”

    陈烁收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跟陆君寒汇报了,这事他还真不知道。

    像是怕陆君寒等的不耐烦,陈烁让手下去查林月位置的同时,话并未停下。

    “我猜她肯定是藏起来了,毕竟,我们这几个月一直在找她,她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她真胆大包天,敢来我们陆家的宴会,也肯定不敢凑到您的跟前,现在藏身的位置必定离您很远很远,1区、2区是最最有可能的,我待会会让人重点搜查这里……”

    就在这时,陈烁那边大老远就传来了手下的急促的声音:

    “陈助,查到了,林月她根本就没躲起来,她人现在就在8区,正往陆少所在的方向走呢!”

    陈烁:“……”

    陆君寒幽深的眸光暗了暗。

    陈烁沉默了一会儿,没忍住,掏了掏耳朵,看向手下:

    “等会,刚才我耳朵可能出了点问题,没怎么听清,你再说一遍,林月这会儿正往谁的方向走?”

    手下嗓音洪亮清晰:“陆少的方向!”

    陈烁:“……”

    陆少的方向,就只有陆少一个人。

    那么,林月必定是冲着陆少去的。

    事实证明,这女人,可能真的不怕死。

    鬼门关也敢自投罗网的走过来。

    可能真的是活腻了。

    这时,手下又说了:“她身边还跟着小小姐。”

    陆君寒冷淡的眉眼蹙了蹙。

    陈烁有些意外了。

    看来,这个林月还真没他想的那么笨。

    来找陆少之前,居然没忘挟持小小姐当人质,有小小姐在林月的手上,陆少一旦要做什么,肯定会顾忌三分。

    就是该死!

    居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让小小姐在自家的地盘上被人给抓了。

    要是传了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这时,手下又又说了:“她们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

    有说有笑,那应该不是人质。

    不过想想也是,要是小小姐真成了人质,藏在陆家宴会各处,专门用来保护小小姐安危的那些侍从保镖,恐怕早就出来将林月给制服了。

    陈烁见手下动了动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他没忍住,一脚踹了过去:

    “有话一口气说完!”

    手下一个激灵,赶紧飞快的溜了,临走之前,还不忘说最后一句:

    “小小姐还喂了林月小姐吃蛋糕!!!”

    陈烁还没什么反应呢,就听电话里,他家大boss冷冷的“呵”了一声。

    陈烁:“……”

    ……

    要说陆家这宴会厅呢,那真的是很大。

用水冲她的小核 小说大炕拉帮套插图
 

    阮枝和小姑娘都将一盘蛋糕分完了,还没走到陆君寒的面前。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小家伙腿短,人矮。

    走几步,前面就有个侍从端着酒盘过来。

    小姑娘打算冲过去,而阮枝生怕侍从没注意这小不点,直接把她给撞了,到时候酒水撒她一身,丢脸的,还是小陆梨。

    急忙的伸手拉住了她。

    还教育她,让她走路一定要看路,不然她要是不小心死掉了,她爸爸会哭死的。

    于是,两人跟在马路上等红灯似的。

    等危险的侍从过去了,阮枝才带着小萝莉继续走。

    “阿姨姐姐,你好像我妈妈哦。”

    小姑娘想了想,小小声说:

    “我妈妈也说了,让我走路要看路,不然我爸爸会死掉的,还会死的很惨很惨,”

    她小脸严肃认真,“还有,要是人家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的话,我爸爸他也会死掉的。”

    阮枝:“……”

    我大概知道,你爸为什么要把你妈杀了。

    你妈真是个缺德的货。

    杀了不冤。

    阮枝顺口问:“那你妈妈呢?”

    “不知道,”小姑娘蔫搭搭的垂头:“妈妈都好久好久没来找我和爸爸了,她可能死掉了,回到天上去了。”

    阮枝并不知道,小陆梨所说的“天上”指的是神界,还以为她妈妈真的死了,叹了口气,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没事,你这不是还有爸爸吗?”

    “对哦!”

    小陆梨眸光亮了亮,又重新振作了起来,“走,阿姨姐姐,我带你去找我爸爸!”

    阮枝:“……”

    你这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你还记得你有个可能死了的妈吗?

    ……

    “爸爸!”

    没一会儿,穿着墨绿蕾丝公主裙的小陆梨就穿过人群,走到了角落处。

    她跟头欢快的小鹿似的,屁颠颠的跑到陆君寒的面前,然后,眸光亮晶晶的一把抱住了他的腿,小奶音黏糊糊的说,

    “爸爸,人家好想你哦。”

    陆君寒看了一眼她嘴巴周围一圈的蛋糕痕迹,又看了看自己整洁西装裤沾上的零星白色的奶油印子。

    额头上的青筋猛的跳了跳。

    他磨了磨后槽牙,垂着眼,面无表情的道:

    “你可以擦完嘴巴之后再想我。”

    陈烁:“……”

关于作者: 搞笑哥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